第3章 第3章 報到

八點半,陸漸紅便到了東陽市分公司大樓。公司是一幢三層半的小樓,辦公樓的右面有一排瓦房,大約六七間,從房門來看,這屋子有些年代了,蒼老得很。院子倒是很乾淨,中央有一個不大的花園,裡面有菊花和月季,菊開得正豔,黃的白的都有,月季早沒有了花,只剩下些破敗的葉子,周圍栽得都是冬青,花園的中間建著一個一平方左右的小臺。

陸陸續續來了一些人,都是生面孔,沒有人過問陸漸紅,在來的人群中陸漸紅也看到了昨天選崗到東陽市的人,不過並沒有打招呼,畢竟都不熟悉。

跟著人群進了三樓的會議室,裡面坐了不少人,陸漸紅走到後排靠近角落的地方坐了下來,此時離九點開會還有十幾分鐘的時間,臺上沒有主事的人,會議室裡就顯得亂轟轟的。

陸漸紅看著窗外,心道:“都說東陽的條件差,說得也不盡然,來時坐車,路修得不錯,街道的住房也還行,並不如想象中那麼差,如果真說差的話,也就是離家太遠。”

九點整,兩個穿著筆挺西服的人拿著筆記本魚貫走入,會議室頓時安靜了下來。陸漸紅一看主席臺,就樂了,其中一個人高波他是認識的,而且是老相識了。

陸漸紅的文字功底不錯,人也靈活,所在的公司原先是辦事處,但是他進公司的第一年就很刻苦,銷售排名依據超過了分公司的其他銷售人員,排在三甲內不過這引起了高河銷售副經理高波的注意,在此期間,兩人打過幾次交道,後來聽說高波調出,沒想到七轉八轉,陸漸紅又成了高波的部下。

會議時間不長,最後的時候,高波說:“請新調入的員工留一下,別的人散了吧。”

會議室很快變得空蕩蕩的,只剩下新來的六個人和高經理。

高經理清了清嗓子說道:“歡迎各位加入東陽市這個集體中來,下面我把人事安排一下。”

陸漸紅關心的是自己會被分在什麼部門,都是窮位置,不分彼此,福利待遇最差。本以為熟悉的高波在東陽幹經理會對自己有所照顧,當陸漸紅從高波的口中聽到自己被分到下面的辦事處的時候,他的心便如冬天吃雪糕一樣拔涼拔涼的,有點五雷轟頂的感覺,他怎麼也想不到自己居然會分到辦事處這個雞不生蛋鳥不拉屎的地方,以致於高波後面說了些什麼他根本都沒聽清。

接下來的時間便交給了帶他們來的那個女的,女的是這個公司的副經理,三十來歲,叫朱檢,老家也是平橋的,所以憑空多了幾分親切,他帶著陸漸紅到辦事處去報到。辦事處的辦公地點不在這個辦公樓內,朱檢帶著他走了十來分鐘,到了街道上,在一所小屋子上掛著東陽樂悅金融公司的牌子,這還是租來的。進了裡面,撲鼻而來的是一股沉重的黴味,屋子裡很亂,最醒目的是一張床和一張不知是哪個世紀的辦公桌,桌子上全是灰塵,上面亂亂地放著著報紙,除此以外便是雜亂無章。看著這間所謂的辦公室,陸漸紅的心沉到了谷底。

辦公室裡有兩個人,正在整理,朱檢介紹道:“黃二,楊經理,這是新來的陸會計,東陽公司的杜會計馬上過來,和陸會計一起對你們的賬目清理一下。”然後朱檢便離開了。

陸漸紅強忍著心中的悲痛與兩人打了招呼。黃二名叫黃勇,三十九歲,東陽人,排行老二,所以大家都叫他黃二。楊經理叫楊風,四十三歲,是辦事處的經理(還是代理的),沒想到是高河人,早年便在過高河下面的公司做銷售組長,由於得罪了經理,被趕出了公司。在外面混了兩年,吃不飽餓不死,後來去求高波,跟著高波一起來到了東陽市在這個下面的辦事處做代理經理。

辦事處最臃腫的時候,有十一個人,這一次改革後人員減下去不少,只有三個人員名額了,現在三大元帥聚首,陸漸紅是新來的,有些拘謹,不過楊、黃二人並不欺生,看上去都是老實人,幾分鐘後三人便沒有了陌生感。陸漸紅幫著將辦公室收拾了,心情也慢慢平復下來,既然自己選擇了,就不要怨天尤人,況且這一次變動之後,工資全部打卡,在哪個公司都一樣,無非條件差的公司少發些福利而已。

過不多時,杜會計駕到,陸漸紅以前沒幹過會計,會計知識全部來源於書本,趁此機會學習一些會計業務,杜會計是老會計了,輕車熟路,麻利地將公司改革之前封存的帳目核對清楚,將收入、支出和盈餘列出了明細,算是大功告成。陸漸紅看著明細,心還是有些發涼,收低支多盈餘為負,還欠了不少債務,又是個爛攤子。

中午的時候,四人在一起吃了飯,既算是招待杜會計,也算是為陸漸紅接風,陸漸紅喝了大約一斤酒,卻沒有醉意,讓三人大是欽佩。飯後杜會計提議打麻將,反正下午也沒什麼事,四人一直搓到天黑,陸漸紅贏了三百多塊錢,全部拿到飯店消費了。這讓三人對陸漸紅好感頓生。

到了晚間,黃勇說:“陸會計,晚上是回去還是住在這?”

陸漸紅撓了撓頭,楊站說道:“黃二你傻呀,陸會計家在平橋,這麼晚怎麼回去,這樣吧,你家的房子多,騰出一間來讓陸會計住下,算是辦事處租的,到年底結賬。”

黃二笑呵呵地說:“還結什麼賬,空也空著。”

陸漸紅也就不客氣地住下了,晚上他的手機被打爆了,都是以前的同事問他現在的工作地點和公司,他雖然已經想開了,但還是有些羞於啟齒,一連線了七八個電話,煩不勝煩,乾脆將手機關了,躺在床上卻無法入睡。當初父親給他起名陸漸紅,隱有漸漸紅起來的意思,誰知事與願違,先是失戀,後是到了個窮得不能再窮的單位,這哪是漸紅,簡直就是漸黑了。

在後來的兩個月裡,陸漸紅無所事事,每週一到週五早上去東陽公司點名,剩下的時間便是每早和黃勇一起去跑業務,業績不行,算起來都不夠開支,所以兩人都沒多大勁頭,除此以外,有人的時候就打打麻將,三缺一就三人詐金花,輸贏不大,都餵了肚子。十一月底,陸漸紅接到東陽公司的通知,要上報一個季度的財務報表。

在沒有變動之前,各個分公司的財務報表都是半年交一次,年底再交一個綜合利潤收支報表,當時都是分公司統一的墊支工資,現在公司改革之後,就是要自己養活自己了,各個分公司下面的所屬公司自己有了專屬會計,獨立賬目。這讓陸漸紅愁眉不展,這一萬多塊錢的工資從哪來拿出來?這兩個月辦事處基本上沒有錢進賬,他也根本沒什麼餘錢,正是缺錢的時候了,兩個姐姐的生活並不富裕,從她們老是借錢也不是辦法,至於朋友,借錢就說沒有。

只要捱到春節前,還有一萬多的年終獎,他來了這裡後,起碼也有一半才對,原來公司還有一半,加起來錢不少呢。於是陸漸紅也就安下心來,照常過著日子,週六週日回家,週一至週五上著無事可幹的班。

天漸漸冷了起來,這個週五下起了大雪,雪罕見的大,足有三十毫米,路上的車全停,家是沒法回了,正好杜會計過來,四人便湊了一桌,操練起麻將來。打了一圈開始結賬,桌上零錢不夠無法週轉,正好陸漸紅的煙抽完了,便出去買菸,順便換些零錢。

外面的雪飄飄灑灑,一時半會沒有停下來的意思,不少店鋪都關門了。陸漸紅頂著風雪走進一個副食店,買了包十塊錢的紅金龍,他拿出一張百元幣,店老闆也沒有零錢找給他。副食店的隔壁是一個手機店,店主還設了一個彩票點,陸漸紅便拿著錢去買彩票,這裡絕對有零錢可換的,隨機打了五注彩票,揣著兩包煙回到了黃勇家繼續戰鬥。這一晚他的手氣很爛,戰到天亮,連連被別人吃糊,輸了七八百塊,陸漸紅氣得罵*,其餘三人自然是喜笑顏開。天亮的時候戰局結束,大贏家楊風帶著三人去了小吃鋪吃水餃,還沒出門,便聽到屋外響起長而響的鞭炮聲。

四人狐疑,不過年不過節的,是誰家一早起來炸鞭?出了門一看,原來是彩票點炸的鞭炮,門前全是鞭後的碎紙屑,門前還拉了一條條幅:本彩票點喜中特等獎一注。

四人不由眼熱起來,特等獎可是五百萬,除去稅收也得有四百萬,也不知是哪個*日的走了狗屎運。四人心中俱作此想。

吃了熱氣騰騰的水餃,肚子好受了一些,不過陸漸紅心中的懊惱卻是一點也沒散去,才領的工資輸得七七八八,全身上下只剩三百塊錢,這三百塊是留給老孃的,她一人在家,也愛打打小麻將打發時間,這錢是必須備好的。想到老孃,陸漸紅升起一股愧疚的感覺,同時他也在審視自己,難道自己的將來就是在辦事處混下去嗎?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