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006

“叮——”

主球準確無誤地撞擊到4號球,發出一聲清亮的脆響。在林以檸驚訝的視線裡,4號球從藍絨桌面一跳而起,短而窄的弧度,直接撞上7號球。

7號球落袋。

“臥槽,牛逼!”

“你析哥就是你析哥!”

“服不服?”

包廂裡響起一陣讚歎。

林以檸身邊,桑鵲也嘖了兩聲,“校草可以啊,這波裝逼,我給滿分。”

林以檸輕抿著唇,嘴角的梨渦隱現。她覺得桑鵲說話很有趣,更因為晏析打破僵局進球而開心。

一旁,花襯衫的臉色已經很難看了。

晏析抬了下眼,視線裡,吊燈映著林以檸白皙的臉,烏黑的瞳仁清澈明亮,嘴角還有個淺淺的小梨渦。

他微微勾了下唇,眼底有笑意一掠而過,是那種賽場上和隊友心照不宣的對視。林以檸卻被這個笑晃了眼,心口像是突然被揣了只小兔子,拼了命的蹦躂。她努力壓下鬧騰的兔子,再抬眼時,晏析早已經收回視線,全部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球桌上。

一顆。

兩顆。

三顆。

直到九號球穩穩落袋,一杆清檯,包廂裡歡呼聲四起。

晏析緩緩直起身,收了球杆。他倚在球桌邊,後頸微低,頸骨的凸起隱在衣領的邊緣。

花襯衫輸了球,面色難看到極致,人群中已經有人在起鬨,“願賭服輸啊,剛怎麼說的來著?”

“跪下叫爸爸!”有人笑著附和。

花襯衫的臉又黑了幾分。

晏析撩起眼皮,瞥了眼對方,唇角扯出淺淡弧度,“千萬別。”

再明顯不過的嫌棄。

他本就不在意這個賭注,不過是一時興起。包廂裡的一眾人卻鬧騰了起來,耳邊皆是嗡嗡的歡鬧聲。

晏析看了眼時間,將球杆收進盒裡,“走了。”

他的聲音不高,混在嘈雜的人聲裡,可林以檸還是清晰的分辨出來,知道他是在和她說話。

林以檸的視線下意識的掃過牆上的掛鐘,十點零五分,距離他剛才說的“十分鐘”,居然一分不差。

一如他剛才俯身教她如何開球,明明散漫又頑劣的一個人,可該有的分寸卻拿捏得很好,甚至是精準。

見晏析要走,莫西幹趕忙過來攔住,“十一點還不到,就走了?”

“就是,析哥,等會兒咱再換個地方續攤。”有人圍上來,勾住晏析的脖頸,不知說了什麼,男人笑罵了聲“滾”。

偏低的音色。

林以檸走到沙發邊,拿起搭在椅背上棉衣,她嚥了咽嗓子,喉嚨有點幹。

“你這就要回家了嗎?不再玩兒會兒?”桑鵲對林以檸產生了濃厚的興趣,“噯,你要不要喝點飲料?”

林以檸見晏析還被圍在人群中,好像一時半刻脫不了身。

“好。”她點頭。

“行,我給你倒。”桑鵲利落轉過身,從大理石茶几上拎起一個果綠色酒瓶,薄荷色的液體汩汩注入透亮的玻璃杯。

“給。”

林以檸接過杯子,說了聲謝謝,鼻息間有淡淡的卡曼橘香氣,她沿著杯壁抿了一口,果香混著淡淡酒香滑進口腔,清甜裡帶著辛辣。

“咳——咳咳——”林以檸不受控制得咳了起來,她著實沒想到,這飲料還帶著度數。

桑鵲睜圓眼睛看她,愣愣得沒反應過來。

生理性的淚水逼上眼角,林以檸烏亮的眸子蒙上一層水色。

“對不起,我不知道你……”桑鵲後知後覺的反應過來,林以檸應該從來沒沾過酒。她見茶几上有個空杯,忙倒了白水遞給林以檸。

林以檸接過水杯,喝了兩口,才勉強壓下喉嚨裡的辛辣。

這邊的聲響驚動了周圍人,不少人看過來,晏析的視線落在林以檸身上,看見她眼角的薄紅和溼。

他微微皺眉。

身邊的人察覺他的不悅,讓開路,晏析大步走過來,在林以檸面前站定,又抬眼瞥向她身後的桑鵲。

桑鵲早就收了笑,這會兒被晏析盯得脊背發毛。

“不是……我不知道她沒喝過酒。”

林以檸壓著有點發麻的舌根,在晏析疏冷的視線裡軟乎乎開口:“沒事,其實……還挺好喝的。”

她聲音很小,乖得像兔子,水亮的眸子裡卻帶著隱隱的興奮。

循規蹈矩了這麼多年,今晚發生的事,讓林以檸覺得非常刺激。

“是吧。”桑鵲一秒笑彎眼,不怕死的補了句。在晏析二度興師問罪前,果斷躲在了另一個男人的身後。

晏析的視線重新落回林以檸身上,在確定她只是有些被酒嗆到,眸底幾不可查的慮色才悄無聲息地褪去。

他提著杆箱,從林以檸身邊繞過,伸手去拿桌上的杯子,才發現自己原來放杯子的地方空著。

再看林以檸,乖乖站在原地,手裡正捧著個玻璃杯。

“臥槽!”桑鵲拍了下腦門,“我……我沒注意。”

晏析有潔癖,像杯子這種私人物品,他從來不會和人共用,關係再好也不行。

和他相熟的人都知道。

瞥見他微微蹙眉,桑鵲抓著身前男人的手臂,又往後躲了躲。

林以檸也終於反應過來,她手裡的杯子是晏析方才用過的。尷尬和羞赧交織,白皙的臉頰瞬間爬上霞色,“我……對……”

“沒事。”

晏析開口,極淡的兩個字。

桑鵲:誒……?

林以檸道歉的話沒能說出口,只捧著杯子,怔怔看著眼前的男人。杯子裡裝了冰過的白水,卻讓她覺得有些燙手。

只要一想到這個杯子是他方才用過的,臉頰就跟著手心一起,不可控制地開始發燙。

而晏析那句不計較的“沒事”,更是讓身邊的一圈人頗感意外。有人曖昧的吹了聲口哨,“一家人,就是不一樣。”

林以檸凝白的臉頰更紅了。

晏析抬眼朝那人看過去,笑意散漫,“要不,你也跟我來一局?”

吹口哨的男生連忙擺手,“析哥,我錯了,不敢了。”

晏析哼笑了聲,視線掠過林以檸,“走了。”

這回林以檸一點不敢耽擱,放下手裡的玻璃杯,連忙跟上。身後響起桑鵲的嬌嚷聲,“林妹妹,有空出來玩兒啊。”

離開密封的環境,林以檸長長舒了口氣,臉頰薄紅未褪,後背還浸著層薄薄的汗。

晏析側頭瞥向她,女孩子凝白的耳尖從頭髮裡鑽出來,顯而易見的紅。

林以檸雖然低著眼,可還是察覺到了他的視線,這樣的注視,讓心口原本已經消停的小兔子又活躍了起來。

她嚥了嚥了嗓子,下意識放慢腳步。

晏析看她整個耳廓紅透,眼睫還顫了下,收回視線。

兩人一前一後的走著,走廊的燈在他們身後拉下一雙影子,交疊在一起,有點親暱。

林以檸低著頭,一步一步,盯著地上的影子走。

曾幾何時,她也偷偷做過這樣的事。只是那個時候,他們之間沒有任何交集,大多時候都是她遠遠看著他,偶爾不經意的靠近,就能讓她心悸許久。

她把心思藏的嚴嚴實實,連陸晶晶都沒能發現。

驀地,一道輕浮不屑的男聲響起:“老太太喜歡他有什麼用,都八十多了,一隻腳踏進棺材的人,等她死了,晏家還不是我媽說了算?”

身前的人突然停下步子,林以檸差點沒反映過來,撞在他身上。越過晏析,林以檸看到了從轉角處走過來的兩個男人。

二十歲上下,和他們年紀相仿。

對面的人顯然也注意到了他們,其中一人看到晏析,面色忽得又紅又白,憋了好半天,才憋出了一個字:“哥……”

晏析不語,林以檸明顯察覺到他身上偏低的氣壓,她偏頭去看,男人茶黑的眸子裡封了一層霜色,是她從未見過的寒冽。

林以檸有點害怕,怕他一衝動就要跟人動手。她正要去扯晏析的手腕,他卻輕笑了聲。

晏析抬起眼,眸色涼薄,盡是譏誚。他就這麼不動聲色低看著對方,唇角勾著薄笑,像是聽到了什麼滑天下之大稽的話。

對面人的臉卻已經漲得通紅,眼中盡是尷尬和不甘。

無聲的對視。

“我哪說錯了!”終於,對面的男人像被崩斷的弦,歇息底裡的吼出來。

“那老不死的都已經快九——”

砰——

林以檸都來不及反應,便見對面的男人像塊破布一樣被砸在牆上,沿著暗紋的銀色牆紙滑坐在地上,血線蜿蜒。

“你……你……”男人呲著牙,想罵罵不出來,疼得直哼哼。

跟他一起來的男人顯然也被嚇傻了,生怕自己成為被殃及的池魚,“晏……晏少……”

晏析的眸子掠過男人,男人惶恐得睜圓眼睛閉了嘴,“我滾!我自己會滾!”

說完,也不顧還歪倒在牆邊的男人,轉身狼狽跑開。

晏析重新看向牆邊的人,走上前,在他面前蹲下。

那男人哆哆嗦嗦往後退,“你……你敢,你看爸……嘶——”

下頜骨被掐住,男人疼得五官幾乎都變了形。

晏析死死盯著男人,眸中盡是戾氣,安靜的空氣裡發出骨骼移位的脆響。

“晏析……”林以檸開口,輕輕軟軟的兩個字。

她蜷緊手指,原本染著薄薄緋色的臉頰盡是蒼白,烏亮的眼中掩不住的驚懼。

晏析周身的戾氣一點點如潮般退去,他鬆了手,起身。不再看地上的人,邁著大步往外走去。

林以檸是真的害怕。從前上學的時候,也聽陸晶晶說過男生打架,如何得不要命。

可真的見到一拳將人牙齒打掉的場面,她還是嚇得連小腿都有些發抖,整個人被釘在了原地。

害怕,卻更擔心。

顧不上發軟的小腿,她慌慌張張地跟上去,因為步子不夠大,到最後不得不小跑起來。

一路追出門外,林以檸在一輛黑色的超跑邊看到了晏析。

男人倚在車邊,一身黑,幾乎要和這夜色融為一體。

他咬著煙,淡白煙霧散開,一點猩紅燙在寒涼的夜色裡。

林以檸頓住步子,不敢靠近。

晏析點了根菸,只抽了一口,待灰燼燙上手指,他才察覺到一點疼。

視線裡出現一雙灰色的雪地靴,女孩子的小腿纖細勻亭。

他抬起眼,對上林以檸烏亮的眸子,驚色還未完全退去。

晏析用指腹掐滅了菸頭,猩紅逝滅,夜涼如水。他穿著件單薄的黑色襯衫,戾氣已收,在這冬夜裡顯得越發清孑料峭。

男人扯了下唇,將手中的杆箱扔進車裡,“上車。”

冷冰冰的兩個字,說完,便繞到了駕駛艙的一頭。

林以檸指尖拎著個塑膠袋,手指蜷著,咬咬唇,還是拉開了車門。

車門關上,空間變得狹窄。

晏析把著方向盤,黑色的襯衫袖口挽著,冷白的手背上還沾著血跡。血跡已經乾涸,指骨凸起的地方破了皮,看著觸目驚心。

“你……要不要處理一下傷口。”趕在車子發動前,林以檸終於鼓起勇氣開了口。

晏析捏著鑰匙的手指一頓,側頭看她,薄薄的唇線平直。

林以檸抿抿唇,從身側慢吞吞地扯出個袋子,“我買了碘酒和創可貼……”

她又看向晏析的手背,“醫學生的手很重要的,你還是先處理一下吧。”

林以檸想起那晚在混亂的事故現場,沉穩有力的那雙手,修白沾滿血色,他在和死神搶人。

晏析定定看著她,看她烏亮清潤的眼睛。黑白分明的一雙眼,毫不掩飾的擔憂。

他想起方才她軟軟糯糯的嗓音,還有他餘光裡她嚇得發抖的樣子。

“不是怕我?”

男人唇角微提,眸子卻是涼的。

林以檸嚥了咽嗓子,“有點,但是……”

她頓了頓,收回視線,從袋子裡拿出一包消毒溼巾。

溼巾的封口被扯開,還有女孩子輕輕軟軟的聲音:“但我知道,你不會無緣無故打人。”

晏析看著她,看她抽出一張溼巾,明明是害怕的,卻還是逼著自己觸上他的手背。

他不動聲色,不回應也不拒絕,就這麼安靜的看著她慢吞吞的動作。

血跡已經幹了,不太好擦,林以檸有點急。

耳邊倏然響起男人的輕笑聲,薄薄的音色,帶著澀意,林以檸抬眼看他。

視線交疊,菸草混著淡淡的血腥味,還有一點檸檬的馨香。

“你不是學醫的,怎麼這麼不專業?”

一句話,沉磁裡染著笑,讓林以檸驀地紅了臉。

“不是,我……”

不是她不專業,她只是太緊張了,怕自己會弄疼了他。

畢竟是那麼好看的一雙手,千萬不能留下一點疤。

但他似乎說得也沒錯,她是醫學生,應該要專業。

定了定心神,林以檸大著膽子握住男人的手腕,“你忍一下,可能會有點疼。”

晏析微哂,很想問問她,是不是學的兒科。可話還沒說出口,林以檸就已經一手握著他的手腕,一手扶著他的手指,將他的整個掌心都貼在了她的腿上。

她人靠過來了一點,身上帶著淡淡的檸檬馨香。

隔著一層薄薄的牛仔布料,晏析清晰地感知到掌下的纖細,甚至應該是溫熱的、細膩的,如凝脂般。

他側頭望向車外,喉結繃起性感的弧度,輕輕動了下。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