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008

是夜,酒吧。

晏析到的時候,卡座裡,桑鵲和孫非遙已經開始划拳了。幾人算是從小一起長大的,孫非遙比晏析長兩歲,桑鵲最小。

桑鵲人如其名,走到哪兒都嘰嘰喳喳。

“不玩了不玩了,你耍賴。”

“我耍賴?桑大小姐,你摸著你的良心問問——”

孫非遙說著,手已經探過去,卻被桑鵲一把拍掉,“少耍流氓!”

孫非遙瞥了眼桑鵲身前的二兩肉,輕哼了聲。

“哼什麼?你什麼意思?!”

“我什麼意思你不懂?”

“……”桑鵲一時沒接上話,瞪著孫非遙,半晌學著他的語調,重重地哼了聲,小臉一繃,誰也不理了,低頭刷手機。

晏析從進來就一言不發,聽著兩人吵吵鬧鬧,一杯酒跟著見底。

孫非遙見狀挑眉,“怎麼,心情不好?”

晏析扯了扯唇,沒答。

“我聽rola的老闆說,晏槐今兒晚上過來了,怎麼?你還真把人給揍……”孫非遙本想繼續問,瞥見晏析手背上貼著的白色紗布,喉頭一滯。

紗布沒什麼可驚訝的,驚訝的是這紗布上的畫兒,一個笑眯眯的兔腦袋。

孫非遙不說話了,以一種“活久見”的目光打量著晏析。

晏析抬眼看他,捏著玻璃杯的掌骨微微動了下。

看出晏析的不自然,孫非遙終於笑出聲,“這可真是太陽打西邊兒出來了啊。我猜——”

他頓了下,試探性地打聽道:“這小兔子……是你那鄰居妹妹畫的?”

晏析沒應。

孫非遙輕嘖了聲,“看樣子,這個妹妹不太一樣哦。”

桑鵲聽著孫非遙張嘴一個“妹妹”,閉嘴又一個“妹妹”,心頭小火苗直燒,“你除了每天找妹妹,還能不能做點對國家有貢獻的事兒?!”

孫非遙:“?”

桑鵲瞪了他一眼,孫非遙卻被桑鵲這話逗笑了,“有貢獻?那夜店女王桑大小姐讓我看看,你給國家做了什麼貢獻?gdp?哦,要不你翻翻你朋友圈,一百條內,但凡能翻出一個正經的,算爺輸。”

這話無疑火上澆油,桑鵲不服氣,點開朋友圈,刷刷就開始翻。

可惜,她的朋友圈基本都是和她一樣的富二代,日常各種happy,偶爾有些正經人,也基本處於隱身狀態。

“這都是什麼垃……看!”

桑鵲昂起下巴,直接將螢幕懟在了孫非遙面前,“看到沒有!”

螢幕上是一張合影照,背景是蘇市二院,年長一點的男人是桑鵲的舅舅,如今京大附屬醫院的副院長,另一個年輕男人穿著白大褂,溫文爾雅。

桑鵲將合影放大,故意給孫非遙看帥哥。

孫非遙愣了下,“這誰?”

桑鵲哪知道這是誰,但她看到了她舅舅的配文——小齊醫生,未來的青年才俊[贊]

於是,她非常驕傲的給孫非遙科普:“蘇市二院的齊醫生!”

“哪個齊醫生?”

“關你屁事。”

兩人又開始鬥嘴,晏析的視線卻落在桑鵲未暗下去的螢幕上。

齊醫生——齊衍。

這個名字,他知道。

翌日,天朗氣清,京市連綿了幾日的陰霾一掃而空,雖然氣溫不高,但湛藍如洗的天空還是讓人的心情都跟著明朗起來。

春節在即,晏家別墅也處處被裝點一新。晏老太太不喜人多,平時家裡照顧的只有李嫂一個,這會兒李嫂正帶著幾個幫傭在打掃房間。

見到林以檸,李嫂笑眯眯地招呼道:“昨晚晏析少爺收拾出來一個箱子,說是讓我今早轉交給你,我現在讓人給你搬到房間裡?”

林以檸有點意外,“給我的?什麼東西?”

“不知道,挺沉的。”

林以檸太好奇了,又不敢在李嫂面前表現得太明顯,匆匆吃了兩口早飯,就蹬蹬蹬跑上了樓。

房間的空地上放著個大紙箱,林以檸開啟箱子,整個人就愣住了。

滿滿一大箱的書和筆記,全都是臨床醫學方面的,最上面的一本就是區域性解剖學,被一個a4大小的黑色本子壓著,只露出她熟悉的書名。

林以檸拿起本子翻開,純白紙頁上一張張清晰的手繪圖,按照局解的課本目錄依次繪製,線條清晰流暢,一旁標註著各個部位的名稱,仿若一本人體畫冊。

林以檸這才後知後覺地反應過來,這滿滿一箱書,都是晏析之前的課本和筆記。放下本子,她又拿起那本嶄新的區域性解剖學。

書頁乾乾淨淨,幾乎沒有任何字跡和標註,只偶爾有幾頁有些摺痕。

忽的,一個粉色的信箋掉下來,林以檸彎腰撿起,信封上寫著極漂亮的鋼筆字:晏析(收)

這是……一封情書?

林以檸沒敢多看,又將信封胡亂夾回了書頁。

整整一天,林以檸都沒在家裡看到晏析,想到他手背上的傷,林以檸有點擔心,也不知道他有沒有按時換藥。

至於昨晚出現在家裡的男女,李嫂告訴林以檸,那是晏析的父親晏正昭和繼母梅萍。晏析的母親姓秦,在晏析六歲的時候就過世了,而那個時候,梅萍給晏正昭生的孩子已經四歲了,叫晏槐。

難怪晏析昨晚會說那樣的話:我媽就我一個兒子,我哪來的什麼弟弟?

再多的事,李嫂不願多說,但林以檸從李嫂哀怨的神情中也勉強能猜出幾分。

傍晚的時候,林以檸收到了一個從蘇市寄來的快遞,同樣一個大紙箱。和快遞幾乎前後腳到的,是齊衍的訊息。

齊衍:【前兩天回了一趟洄水鎮,外婆讓我幫忙寄些吃的給你】

齊衍:【快過春節了,我還額外買了點特產,你可以拿來送朋友】

關於寄住在晏家這件事,林以檸沒告訴外婆,怕她擔心,齊衍卻是知道的。

林以檸拆開快遞,一半是外婆做的各種家鄉的食物,有魚乾、醃肉、醬鴨、桂花糖……每年過年,外婆都會準備許多。

還有一半便是齊衍說得蘇市特產,他這人做事一向妥帖周到。

晏家人不多,林以檸按份分好,又留了幾袋便於儲存的小零食,打算帶給新的室友。

晏析進門的時候,正好看到林以檸往司機劉叔手裡遞了個紅色的手提袋。

“劉叔,這是家裡哥哥寄來的蘇市特產,都是些小東西,您帶回去嚐嚐。”

劉叔笑呵呵地應下,“謝謝以檸小姐,您太客氣了。”

“沒關係,謝謝您這段時間的照顧。”

兩人站在客廳寒暄,晏析瞥見放在沙發邊的大箱子。箱子側面還貼著快遞單,寄件人一欄印著“齊衍”的名字。

門口傳來響動,林以檸和劉叔才看到晏析回來了。

劉叔:“晏析少爺。”

晏析輕嗯了聲,視線越過劉叔,落在林以檸身上。

林以檸一時接不上話,抿了抿唇。

和劉叔道別,林以檸走到沙發邊,將堆在茶几上的另外幾個手提袋整理好。

手機螢幕亮起,是齊衍叮囑她一些自制的肉類要冷凍儲存,還有一些小零食是他特意買給她的,其中有兩包茶餅,保質期短,要趁新鮮吃。

這個茶餅是洄水鎮的小吃,別的地方買不到,林以檸從小吃到大,特別喜歡。

彎起笑,林以檸回覆:【好的,謝謝阿衍哥哥】

齊衍:【不客氣】

齊衍:【好好照顧自己】

晏析從身邊經過的一瞬,林以檸倏然抬眼,男人的背影落進視線,徑自走向樓梯口,帶著明顯的低氣壓。

林以檸不明所以,想去看他手背上的傷口,可他的手抄進了褲包,看不到。

回到房間,林以檸左思右想,猶豫了好半天,才拎起一個手提袋,又將齊衍寄來的茶餅塞了一包在袋子裡。

她走到晏析房間門口,抬手敲門。

熟悉的腳步聲由遠及近,晏析開啟門,倚在門邊,垂眼看她。

他換了身淺灰色的寬鬆居家服,整個人看著愈發懶散,跟沒骨頭似的。

林以檸嚥了咽嗓子,將手裡的袋子遞到晏析面前。

“這個是蘇市特產,家裡人寄來的,你……拿去嚐嚐?”

幾乎和劉叔一模一樣的說辭。

晏析扯了下唇,黑眸匿著光,“不是哥哥了?”

“啊?”

林以檸沒反應過來,怔怔望向他。

手上的重量忽而輕了,晏析已經接過了紙袋。

林以檸瞥見他的手背,創可貼還是昨晚她標記了的那一張,他果然沒有換。

見她不動,晏析清了清嗓子,“還有事?”

“沒……沒了。”

男人抿唇。

“東西收到了?”

“嗯?”林以檸抬眼,觸上他茶黑的眸子,反應過來,他說的應該是今早的那箱書。

“收到了。”林以檸頓了下,“謝謝。”

晏析低著眼,看她毛茸茸的發頂,纖濃的眼睫像把小刷子。

剛剛經過她身邊的時候,他看得很清楚——謝謝阿衍哥哥。

“就只是謝謝?”他開口,視線凝在她身上,嗓音沉沉。

林以檸緩緩眨了下眼,突然想到了什麼,“你……你等一下。”

話落,林以檸急急轉回自己的房間。片刻,又小跑了過來,手裡還拿著一個粉色信封。

“這個……”林以檸頓了頓,將信箋遞到晏析面前,聲音也跟著小了下去:“給你。”

這種私人的東西,還是物歸原主比較好。尤其還被晏析夾在了書裡,應該是很重要的吧。

想到這裡,林以檸心尖就澀澀的,像被泡進了一杯檸檬水裡。

晏析低頭,看見遞到自己面前的粉紅色信封。

這個場景他不陌生,這樣東西,他也見過很多。只是這些年,一封都沒拆開過。

清楚自己不會給出回應,所以也沒有探究內容的慾望。

可眼下,女孩子細白的指尖緊緊捏著信封邊,纖長眼睫遮了烏亮眼底。晏析看不清林以檸眼中的情緒,卻聽出了她聲音裡的異樣。

他輕嗯了聲,接過了信封。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