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009

為了讓自己不再因為今晚的事情分心,林以檸按部就班地練舞、洗漱、溫習功課,努力分散自己的注意力。

可腦子裡時不時就會浮現出一些高中的畫面,她遠遠地看著他,看別的女孩子送情書,大膽地和他表白。

每每這個時候,陸晶晶總會讚一聲:“酷~”

和喜歡的人告白的確是件很酷的事情,她就不敢。

陸晶晶曾經問過她,如果有喜歡的男孩子,會表白嗎?

林以檸腦中映出少年清晰的樣子,耀眼又散漫。

她搖搖頭,“不會。”

因為直覺告訴她,不會有回應。

渾渾噩噩拖到入睡的時間,林以檸收到了桑鵲發來的訊息。

那晚在rola,她們互換了聯絡方式。

桑鵲人如其名,不但自來熟,還是個話癆,一點大小姐的架子都沒有。這會兒巴拉巴拉在微信上發了四五條語音,聲音脆脆的。

“林妹妹,你睡了嗎?在嗎?”

“你和晏析是鄰居吧?你能不能幫我去他家看看,他回來了沒有?”

“我剛剛給他打電話,一直沒人接。”

“方便的話,幫我問一下,我放在他車裡的片子他看到沒有?片子是我舅舅讓我轉交的,貌似有一點點重要……”

林以檸聽完語音,猶豫了一瞬,給桑鵲回了個“好”字。她拿過椅背上的薄衫披上,人都已經走到了門口,又折了回來。

她俯身從櫃子裡拿出藥箱,檢查了一下需要用的藥品,才開門往隔壁走去。

走到晏析房間門口,林以檸輕輕敲了兩下,沒人應。她又敲了敲,裡面還是很安靜。

走廊裡靜寂無聲,有風穿過,時間被拉長。

晏老太太和李嫂已經睡下了,別墅裡僅亮著暖色的燈帶,樓下的落地老鍾滴答滴答繞過一圈,林以檸攏了攏身上的外套,第三次敲門。

房間裡響起腳步聲,門從裡面拉開,男人穿著碳色的浴袍,腰間帶子虛虛繫著,正在擦頭髮。

林以檸的視線不偏不倚,落在晏析胸前的一小片冷白皮膚上,凸起的鎖骨上,有一顆深色的小痣,皮膚上還沾著薄薄的水氣。

一滴水珠滑過緊繃的喉結,貼著冷白調的皮膚,沒進浴袍裡。

林以檸倉皇低眼,她萬萬沒想到,會是這麼個香豔場景。

晏析也沒想到,來敲門的會是林以檸。

男人頓了下,才開口問道:“有事?”

林以檸低著頭,嚥了咽嗓子。

“桑鵲說,她一直打不通電話,讓我來問問你,片……片子收到了嗎?”

“嗯。”

該說的話好像一次性全都說完了。

走廊上重歸安靜,林以檸幾乎能聽見自己砰砰的心跳聲。

“那我先走……”她抬眼,看到晏析沾水的手背。

“不是說不要沾水麼!”大約是專業使然,她有點急,先前的尷尬被瞬間拋在腦後,連說話的聲音都拔高了些。

面對不聽話的病人,醫生似乎都這樣。

林以檸地抓住晏析的手腕,眉頭皺起,紗布被浸溼,上面畫著的小兔子也被暈染開,變成了水灰色的一片。

晏析低著眼,女孩子的眼睫纖長,卻難掩眸子裡的焦急和擔心。

“你這樣不行,必須要處理一下。”林以檸沒了方才的忸怩,一手拎著小藥箱,一手拉著晏析,直接將他拉到沙發邊坐下。

她利落的打開藥箱,取出裡面的酒精和紗布。

“可能會有點疼,你忍一下。”

林以檸去揭紗布上粘著的膠布。

溼甸甸的紗布被扔進紙簍,男人白皙手背上一道淺粉色的傷口,因為被水浸泡,微微有點紅腫。

她抿著唇,眉頭皺得更緊,手下處理傷口的動作倒是有條不紊,看得出,是經過了專業訓練的。

重新換了藥,林以檸才抬起眼,焦急和擔心的情緒還沒有褪去,她繃著一張漂亮的臉蛋,“你自己也是醫學生,難道不知道手對一個醫生來說有多重要?”

同樣的話,那晚在車裡,她也說過,只是沒有如今的疾言厲色。

晏析一直安靜地看著她處理傷口,薄薄的唇抿著,以至於林以檸這突然抬頭的一句話,他凝視的目光沒有收回,整個人有一瞬的微怔。

林以檸觸上他眼底的怔色,才恍然意識到,她的口氣居然這麼差。

而且,她現在正在他的房間裡,半蹲在他面前。

清醒過來,這樣的仰視,無端就讓氣勢弱了下去。

餘光裡,男人的房間收拾得整潔乾淨,冷色調的佈置,沒有半點多餘的雜物,和他這個人時而流露出的清孑感如出一轍。

“我……”

“我知道了,下次會注意。”晏析開口,偏低的音色,語氣裡竟然有難得的服軟。

林以檸被他這突然聽話的樣子弄得不上不下,同樣怔怔地看著他。

晏析方才的注意力都在林以檸的手上,這會兒兩人僵持,女孩子只穿著件單薄的外衫,裡面一件裸粉色的吊帶睡裙,視線裡一片細膩,白得像淋了層牛奶一樣。

晏析收回視線,幾乎是一個下意識的動作,將拿在手裡的寬大毛巾蓋在了林以檸頭上。

毛巾垂下,遮了女孩子鎖骨周圍的一片細白。

眼前驀地一黑,林以檸腦子裡空了一秒,毛巾有些微潮,沾著點白雪松木獨有的浮木香,和這間房間裡的味道一樣。

是沐浴乳的味道,晏析身上的味道。

林以檸完全忘了追究晏析這突然的神經舉動,只覺得熱意自耳根發酵,她慢吞吞地扒拉下毛巾。

沙發裡早已經沒了男人的影子,林以檸轉過頭,看見晏析正站在書桌邊,身上的浴袍帶子繫緊了些,手裡正拿著張胸片。

林以檸瞥見他桌上的粉色信封,被極隨意地丟在角落裡,這不應該是很重要的東西嗎?

還是說,他其實根本不知道書裡還夾著一封情書?

無論是哪一種猜測,都讓林以檸心中一黯。

如果今天這封情書是她寫的,看著自己的心意被漠視,知道自己並不被喜歡,她一定會很難過很難過。

所以,她從來都不敢踏出那一步,不敢去探究結果。

努力將視線從粉色的信封上挪開,林以檸看著晏析手裡的胸片。

“這是什麼?”

“胸片。”

“……”

她難道不知道這是一張胸片麼……

“我……能看看嗎?”

林以檸雖然好奇,但也知道醫生有保護病人隱私的職業操守。

“能看出是什麼問題嗎?”晏析沒有迴避她,聲線平和的和她解釋道:“京大附屬醫院一直有醫療援助專案,這個病人是專案庫裡的患者,在縣城和市級醫院看了一年多,情況卻一直不見好轉。”

林以檸凝神看了半天,有點尷尬地搖了搖頭,只指著片子上的一處道:“這裡有斑片狀陰影,肺紋理變細。”

她只能看出這麼多異常,至於其他,確實沒那個本事。

晏析點點頭,將片子重新放回袋子裡。

林以檸想,這大概就是桑鵲說的那個片子。

“你剛才說的醫療援助專案是……”

“面向一些貧困偏遠地區的醫療援助。”

晏析解釋的簡單,林以檸卻聽明白了。對於那些貧困偏遠地區的人,想要接觸到最先進最優質的醫療資源,其實是很難的。

生命面前,不分貴賤,每一個人都想得到最好的治療。

這個援助專案,大抵為那些貧困偏遠地區的重病患者開了一扇窗。

“有點像現在的線上諮詢?”

“類似,但也有不同的地方。後天院裡的專家會就這個病人的情況進行第二次綜合會診,如果能確定初步方案,過完年,他應該就會過來做一個更全面的檢查。”

“可是……”

林以檸有疑惑,晏析將片子妥帖地收好,聽出她的困惑,不疾不徐地繼續解釋,“專案有對口的專業醫療慈善基金,會承擔大部分的費用。”

原來如此。

“那——”林以檸烏亮的眸子忽而亮起光彩,“想要加入到這個援助專案,有什麼要求?或者說,需要什麼條件?”

晏析看著她,半晌,薄薄的唇角勾起,“想參與?”

林以檸點頭。

醫者,濟世救人。這是她很小的時候,林橋就告訴她的。有意義的事,她的確想參與。

“好好學習。”晏析開口,茶黑眼底染著笑。

他音色沉磁,林以檸望進他湛黑的眼眸,有一瞬的晃神。

“哦。”

刺啦——

整個別墅驀地陷入一片黑暗。

林以檸本能驚叫,下意識去抓身邊的晏析。

指尖剛剛觸上男人的手臂,手腕卻被反握住。男人的掌心溫熱,熨帖著腕間的皮膚,紛亂的畫面湧進腦中,她的身體幾乎不受控制地輕顫起來。

黑黑的屋子,沒有一點亮光,她哭嚷著求媽媽開門,直到嗓子喊啞,她縮在房間的角落裡,幼小的身形一點點被黑暗吞沒,只腳邊有一道淺淺的月光。

落在手腕上的力道微微收緊。

“林以檸。”

有人喊她的名字,似在耳邊。

“別怕。”晏析開口,簡單的兩個字,沉而有力。

驚慌一點點退潮,黑暗裡,林以檸聽見身邊的男人又輕聲補了一句,帶著極盡的安撫。

他說:“我在。”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