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見春天

首頁 > 網遊小說 > 

我見春天

我見春天小說

我見春天

尤岸
狀態:連載中 分類:網遊小說
更新時間: 2022-06-16 18:05:27
立即閱讀
簡介:

年齡差/祖國花朵×祖國修車工*毫無邏輯!腦洞滿天飛的起筆作*讀初中時候寫的(活脫脫小學雞文筆真的寫的蠻爛的哈哈哈哈哈歡迎批評指正!*主要是想發出來留個念想,也算作是俺寫文小小的初心,希望以後寫不下去能借此督促自己*各位就當看個樂呵,一切看起來腦子有大病的描述/設定都賴俺當初一通猛操作(求輕罵嗚嗚罵兇了我真的會害怕QAQ*也想過要不要改改再放出來(主要怕丟人:)但是相隔好幾年,俺不知道從哪改

章節目錄
檢視更多>
精彩章節

-61-

後來聽孟老爺說,孟月把那百分之四十還了回去,但經過這次的事情,姜、孟兩家相互間的信任已經沒有了,估計很難再談什麼合作。

聞逐右眼旁邊的傷慢慢在癒合,不過運氣不好,痂掉完後,仍然留了些許淺淺的痕跡。

十二月底,快一月的那段時間,姜槐為了準備期末考試,忙得昏天黑地,接連兩週週末都沒有回家。修理廠那邊新接到幾單生意,聞逐也沒時間閒著,每天睜開眼,腦子裡想的全是改裝方案,頭髮刷刷往下掉,頭一次讓他產生了禿頂的恐懼。

林東華偶爾會來修理廠幫忙,而每次來的時候聞逐都在,他不免疑惑,“你這些天,是不是都沒回過家了?”

聞逐正躺車底下搗鼓,聞言,簡單地應了一聲。

林東華在他旁邊蹲下,“姜槐呢?”

“他馬上要考試,”大概是躺著說話的原因,聞逐的聲音悶悶的,“整天跑上跑下,比我還忙。”

林東華把嘴裡的煙拿下來,吐了口菸圈,做出一副過來人的樣子,語重心長地說道:“正常,你和他畢竟各有各的工作和學習,有時候確實會遇到這種,很長時間都見不到面的情況。兩口子嘛,相互包容一下。”

話音落下,不等聞逐說話,先前還在為圖紙摳頭的池越,突然驚疑地抬起頭,滿頭霧水,“兩口子?誰兩口子?華哥,聞逐和誰兩口子?”

“……”林東華眯了眯眼,若有所思打量了池越一番,低頭看向聞逐,壓低聲音問道:“他不知道?”

聞逐笑了笑,“我以前跟你說他反應慢,你還不信。”

林東華:“現在信了。”

池越見他倆還在嘀咕,忍不住催促道:“你們兩個說什麼呢?華哥,誰跟他成兩口子了?”

既然他猜不出來,林東華就打算賣關子吊著他,索性敷衍道:“沒什麼,你聽錯了,我說的是兩螺絲,我讓聞逐再給車底上兩螺絲。”

“不對啊,”池越更不明白了,拿著圖紙看了半天,“這車車底質量已經差到令人髮指,再加上是二手車,可能再開幾年就要報廢,就算給他上十個螺絲也不頂用啊。”

林東華和聞逐對視一眼,都不再說話了。

十二月最後一天,家家戶戶等著跨年。林東華和任穎按老規矩,把所有人都叫到了家裡,準備吃過晚飯就一起看跨年晚會。

聞逐先是就近把池越送到目的地,隨後又往反方向去a大接姜槐。今天一過,明天又是元旦,全體師生放假一天。去的路上,聞逐覺得自己還從來沒有這麼緊張過,就好像自己是剛談戀愛,要和暗戀的人見面一樣。

姜槐三點半下課,不到十分鐘就收拾好東西來到門口,遠遠看見停在路口的那輛車,想也沒想就坐進副駕駛室。兩人就那麼一秒鐘的時間,稍微對視一下,擦槍走火,誰也不讓著誰,幾乎是同時伸手,將對方擁進懷裡,無比熱情地親吻起來。

“寶貝兒,想在這裡做?”

聞逐覺得,自己現在就如一條引信,只要姜槐再添把火,他的理智就要被燒沒了。但如果真這樣發展,他是不願意的。做|愛這種事情,屬於兩個人間非常私密的行為,應該留在一個較為安靜、隱蔽的空間裡,而不是在這種人來人往的路邊。

姜槐喘著氣,搖了搖頭,“不是……”

“那就別再繼續了,留在晚上,好不好?”聞逐鬆開他,“我們可以弄很久,然後明天休息一整天都無所謂。”

聽到對方說出後半句的時候,姜槐竟莫名地感到期待,他意識到,他的內心也不是想象中的那樣純潔,至少在這種事情上,他覺得,能和愛的人做,是無比甜蜜的事。

他們廝磨了好一會兒,到的時間比預計的晚,一進屋,飯菜已經擺好了,任穎招呼他們過去坐下。兩人一落座,池越瞧著他倆的嘴唇,一個賽一個的紅,不禁納悶道:“你倆來的路上是不是偷吃什麼東西了,怎麼嘴巴辣成這樣?”

其他人相互看一眼,不約而同地在心裡為池越的遲鈍捏了把汗。

飯桌上,聞逐有意識地少喝酒,就連池越和林東華好說歹說地勸,他也都不聽。眾人很快填飽了肚子,趁著其他人坐在沙發上等晚會的空檔,姜槐偷偷進了廚房,站在聞逐旁邊,問道:“你今天喝酒怎麼喝這麼少啊?”

聞逐看他一眼,“我這不是要保持清醒嗎,不然晚上做的事,第二天什麼都記不住,那不虧了。”

姜槐沒料到他會是這個回答,最開始還愣了一下,不過很快反應過來,忍不住輕笑一聲。

晚會中途,聞棠打來影片電話,和眾人聊了幾句,又說自己在充州準備了很多特產,過幾天考完試就帶回江城。

“任姨,把手機給姜槐吧,”聞棠在那邊笑嘻嘻地要求道,“我都好久沒見過他了。”

任穎將手機遞給姜槐,不等他說話,聞棠就在那邊唧唧喳喳地鬧起來,“姜槐,你和我哥現在怎麼樣啊?他有沒有欺負你啊,別怕,你告訴我,我回來幫你收拾他。”

“沒有,”姜槐看了眼旁邊對自己親妹妹翻白眼的聞逐,“都挺好的。”

“哦,那就行。”聞棠還在繼續說,“那你們現在住一起有什麼不習慣嗎?有沒有給我空一個房間啊?雖然我是電燈泡,但是也不能把我忘了。”

姜槐:“習慣,給你留了一間房,等你回來就帶你去挑傢俱。”

“好啊好啊。”聞棠笑嘻嘻地和他說了幾句,又和其他人打了招呼,最後依依不捨地掛了電話。

“那什麼,”池越經過一番心理鬥爭,斗膽發話,“兩口子……住一起……你倆啊?”

其他人紛紛轉過頭來,用一種“你終於發現了”的表情看著他。

池越徹底懵了,看向林東華:“華哥……”

“嘁。”林東華恨鐵不成鋼似的看著他,“八百年前就有的事情,你現在才發現。”

池越更懵了,“……啊?”八百年前,那這兩個人是多早就搭夥了?

作為今年最後一天,最後一個吃到瓜的人,後面的幾個小時裡,池越呈現出一種掉線的狀態,他絞盡腦汁也想不出,這兩人分明就在自己眼皮子底下,是什麼時候在一起的呢?

答案沒想出來,晚會倒是準點結束了。

回到家,姜槐來不及將客廳的燈開啟,就被聞逐按在門板上狠狠地親吻。

起初,他還在一陣眩暈中沒回過神來,可幾秒之後,他以同樣熱烈的方式去和眼前人宣洩愛意。

他們從客廳吻到沙發,再從沙發吻到臥室,期間,姜槐的小腿撞到了茶几,不疼,他也就沒管。兩人滾到床上的時候,衣服已經一件不剩,早就在方才親吻的過程中,不知不覺脫完了。

姜槐太清楚接下來要發生的事,但卻不覺得害怕。

他看著聞逐的眼睛,有如深深的水底,讓人忍不住想要探索。

大概心底的衝動總能推動一個人,他像著了魔,從床上微微支起身體,閉著眼,主動覆上那片溫暖的嘴唇……

就像聞逐說的,今晚,他們可以肆無忌憚,就算筋疲力盡,明天也有整整一天的時間供他們休息。

第二天,姜槐睡到早上八點才醒,而桌上早飯還冒著熱騰騰的氣。他挪到桌子邊坐下,頓了好半天,就是沒動。聞逐猜到他大概是疼,於是起身坐到他旁邊,舀起一勺海鮮粥,“來,我餵你。”

姜槐抿嘴笑了笑,頗為享受地享受著這種待遇,胃口也好起來,吃完了一大碗。

到了下午,姜槐覺得身上不舒服的感覺消散得差不多,便打算把自己剩下的那點作業寫完。他從包裡拿出電腦,又開始翻找裝進包裡的那疊資料,結果找了半天,愣是什麼都沒有。

他想,應該是落在寢室裡了,於是轉身要回學校拿。

正當他彎腰換鞋時,聞逐也收拾完垃圾,準備下樓扔。兩人對視一眼,一拍即合,乾脆一起出門。

a大在放假期間對人員流動的管控比較嚴,出入學校的,不管是外人,還是學生老師,都必須在門口保安處做登記。

兩人很快填寫完相關資訊,然後並肩走進校園。

男生宿舍樓在校園的最裡面,要穿過一片綠油油的小樹林。他們像散步一樣慢慢地往前走,到了寢室,姜槐讓聞逐在樓下等,自己便乘著電梯上樓。

姜槐用鑰匙開啟宿舍的門,很快在自己的書架上找到了那疊資料,因為擔心聞逐在樓下等太久,他一拿到資料,便又匆匆離開。

電梯在走廊拐角處,他猛地一轉彎,不小心和一個負責打掃寢室衛生的清潔工撞上,資料險些散落一地。他很不好意思地道歉,“對不起,我剛才跑太急了。”

那名清潔工看起來有些歲數,皮膚黝黑,身上長了些肉,傷疤也多,光是手臂那截露出來的,少說都有三四個。他憨厚地笑了笑,擺擺手,看著姜槐說,“沒事,年輕人嘛,有朝氣。”

電梯來了,他和清潔工一起進去。

不一會兒,電梯到了一樓,姜槐率先跑出去,拉著聞逐要走。聞逐注意到身後的那名清潔工,對方微微低著頭,他無法看清那人的長相。

等還想再看時,清潔工卻已經拖著深藍色垃圾桶,消失在了宿舍門轉角處……

清潔工將垃圾拖到了空壩子後的回收廠,本想忙裡偷閒,悄悄抽一支菸,結果煙拿出來,打火機卻沒法用了。他有些無奈,一揚手,就把打火機丟得遠遠的。

他起身,準備把垃圾桶放回宿舍樓,就在這時,突然有個人朝他跑過來,是在食堂工作的阿翔。

阿翔渾身肥肉,跑得氣喘吁吁,“叔,可算找到你了……”

被稱為“叔”的清潔工瞧他一眼,臉上沒什麼表情,“怎麼啦?”

“就之前說的,你不是想找兒子嗎,”阿翔終於緩上一口氣,“我託了個朋友,他認識電視臺的記者,說是可以為您在電視上尋子。”

叔的表情微微一動,“……真的?”

“是啊。”阿翔點頭,“但是他們需要一張您兒子的照片,儘量大一些的,有嗎?”

“有。”叔摸了摸自己破了個洞的褲包,拿出那張有些陳舊的照片,“這張照片……忘了多少歲了,能用不?”

阿翔看了看,有些拿不定,“我去問問吧。”

“行。”

“對了叔,你兒子叫什麼名字啊?”

“聞逐,追逐的逐。”

書友點評
釋出書評
同類推薦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