囚婚蜜愛:霍總又雙吃醋了

首頁 > 其它小說 > 

囚婚蜜愛:霍總又雙吃醋了

囚婚蜜愛:霍總又雙吃醋了小說

囚婚蜜愛:霍總又雙吃醋了

龍貓的跳跳
狀態:已完結 分類:其它小說
更新時間: 2022-05-27 01:19:14
立即閱讀
簡介:

囚婚蜜愛:霍總又雙吃醋了人人都知道霍家大少霍霖紓是全球有名的禁慾男神,可只有席姻知道,這x狠起來,會把幾年的禁慾人生在一晚上連本帶息補回來。為了表達自己心中那濃濃的不滿之情,老公,今天不小心把你卡刷爆了,你辛苦一天白乾了。

章節目錄
檢視更多>
精彩章節

首發:~【www。remenxs。org】第六十九章霸王硬上弓

她覺得自己變了。

她討厭變成這樣的自己。

她可是席姻啊,金牌經紀人,灑脫不羈,無拘無束!

一罐酒下肚,她不過癮,又開了一瓶,還沒等喝,門口便傳來砸門的聲音。

“誰?”

本以為會是霍霖紓,門口卻傳來容景的說話聲,“夫人,是我。我們總裁要見您,他有話要和您說。”

“讓他滾!你也滾!”

“夫人,您真的誤會總裁了,她和蘇韻什麼事情都沒有,今天下午也是事出有因才,”

席姻現在聽不得這件事,一聽到火氣就蹭蹭蹭的往上竄,容景說個沒完,她拎起手中的啤酒罐直接砸到了門上,發出咣噹一聲巨響。

酒罐掉到地上,裡面的啤酒撒的到處都是。

可容景並沒有罷休,“夫人,您把門開啟,我們帶來了電鋸工人,您若執意不開我們直接據門了。”

席姻站起身,衝著門板冷笑一聲,毫無畏懼,“據門?好啊!有本事你儘管據,你前腳進門,我保證,警察後腳就到!不怕霍霖紓那個孬種被抓走,你儘管據啊!”

席姻納悶,霍霖紓難道啞巴了嗎?為什麼說話的人一直只有容景?

可轉念一想,這和她已經沒有關係了。

本想坐回原位繼續瀟灑喝酒,這次不管容景怎麼砸門叫囂她也絕不會理會。

可怎知,這屁股還沒坐穩,刺耳的電鋸據門聲便傳了過來。

鋒利的電刀割破了門板延伸進來,帶進來堆成山的粉末,席姻眼珠子差點飛出來!

“霍霖紓!你有本事就知道衝女人使是嗎?居然據我家的門,你當真以為我不敢報警?”

她努力叫喊,可聲音完全被電鋸聲淹沒。

眼看著這夥人就要破門而入,席姻不想妥協,她更不想在這個時候見到霍霖紓,幾乎毫不猶豫的,她抓起沙發上的外套便衝上了陽臺。

小公寓在二樓,陽臺是特殊設計的,距離一樓地面大概兩米的距離。

席姻想都沒想,手握住欄杆縱身一躍便跳了下去。

她稍微有些恐高,兩米左右的距離已經算是要了親命,為了躲霍霖紓算是豁了出去。本想落地後閉著眼在地上打了滾在起來,受傷與否她都認了,卻不成想她竟直接跌入了一個溫暖的懷抱。

猛地睜開眼,霍霖紓禍國殃民的臉映入她的視線。

他的笑容中分明透著得意,“我這一招聲東擊西,夫人可還滿意?”

“霍霖紓?居然是你!你放我下來!”

好不容易抓到她,霍霖紓怎麼可能輕易放過,抱著她便踏入公寓內。

他微彎著腰,在她耳畔輕語道:“你最好安分些,否則我就在樓道里直接辦了你,到時候監控錄影被摘取出來上了熱搜,保證比和蘇韻的新聞更加勁爆。”

這麼沒羞沒臊的話他說的面不改色,惹的席姻臉色爆紅,“霍霖紓,你還能再卑鄙一點嗎?”

“能,你想看嗎?”

“能,你想看嗎?”

“我不想!麻煩你放我下去。”

上了二樓,容景帶著據門師傅已經等在門口,防盜門上那道被據開的口子格外刺眼。

霍霖紓道:“你們守在這裡,沒有我的允許誰也不準進來。”

“是。”

席姻有一種不祥的預感,不等進門她就拼命掙扎,“你要幹什麼?你放我下來!霍霖紓你這個變態,你放我下去!”

一路進了主臥室,霍霖紓將席姻放到沙發上,人也跟著撲了過去。

席姻被壓的喘不過氣,渾身每一個細胞都抗拒他的靠近,“霍霖紓,你敢碰我,我殺了……”

後面的話沒有說出口,已經盡數被吞入腹中。

無休無盡的纏綿,霍霖紓用盡辦法折磨她,不讓她有任何申辯的機會。

糾纏到中間,席姻翻身而上坐在霍霖紓的腰間,抓住枕頭遮住他的臉,懲罰般的壓住,“說!你為什麼這麼犯賤?招惹了蘇韻為什麼還要來招惹我?”

霍霖紓極其享受她在床上的狂野和妖嬈,她越是這樣,越是刺激著他渾身的細胞。

抓開枕頭,抱住席姻的蠻腰將她壓在身下,他愈加瘋狂。

良久之後,又是良久,霍霖紓將席姻抱在懷裡,薄涼的唇瓣付在她耳畔,小聲解釋著白天發生的所有事情。

席姻聽著,只剩下咋舌,“你說蘇韻得了抑鬱症?”

“大夫是這麼說的。”

席姻半信半疑,“我覺得你還是找個專業的醫生好好看看吧,她和我打電話的時候我怎麼都看不出來像是有抑鬱症。”

霍霖紓抬起頭,“她威脅你了?”

“那倒沒有,總之看上去不像是個有抑鬱症的,反正我話放在這裡了,查不查隨你。”

瞧她說話的態度,顯然就是還沒有消氣,霍霖紓笑道:“這麼小氣,還吃醋呢?”

一句話惹得席姻炸毛,“誰吃醋了!你要不要臉啊,放開我!”

“還不承認?”霍霖紓將她圈在懷中,“非要我採取非常手段才能逼出你的真心話是嗎?”

“霍霖紓!”不管職場上多強悍,席姻終究還是個少經人事的女孩,遇到霍霖紓如此明晃的調戲還是紅了臉,“你再敢碰我我一定剁了你的手!”

“好好好,不碰了,我錯了。”霍霖紓收回了自己的手,老老實實的抱著她。

“席姻。”他溫柔的叫她的名字。

席姻沒好氣道:“有話就說,別噁心吧啦的。”

霍霖紓絲毫不介意她的態度,“你要對我有信心有一點,既然娶了你,我就不會再對旁人有非分之想。今天去救蘇韻只是因為她所站的位置是我們霍家公司的樓頂,如果出事,影響兩家關係不說,也會對公司造成很不好的影響。”

從他撲倒自己到現在,霍霖紓已經解釋了無數次了,她能感受到他對自己的重視。吸引也不得不承認,被他這麼一解釋,她心頭的陰霾全都消散了,這會兒的心情好的不得了。

忍不住落井下石道:“要是蘇韻聽到你這些話,估計會真的得抑鬱症。”

書友點評
釋出書評
同類推薦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