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甜顧祁年

首頁 > 其它小說 > 

葉甜顧祁年

葉甜顧祁年小說

葉甜顧祁年

龍貓的跳跳
狀態:連載中 分類:其它小說
更新時間: 2022-05-29 21:32:35
立即閱讀
簡介:

內容簡介:顧祁年深愛葉紫妍,這件事整個A市無人不知。一開始葉甜對此也深信不疑,所以藉著顧祁年這份心思對他作天作地。“給我錢,不給的話我就去找葉紫妍麻煩!“給我專案,不給的話我就曝光葉紫妍的醜聞!”“給我攝影大賽名額,否則我就去告訴葉紫妍你是我老公!”顧祁年正準備答應,聽到這話嘴角微微勾起:“你說話算數?”“當、當然!”“馬上召開記者會,就說顧氏集團要公開少奶奶身份!”

章節目錄
檢視更多>
精彩章節

當晚,葉甜剛抵達酒吧,就被經理叫了過去。

“你一會兒先唱,然後把這些酒端到二樓的1號豪包去。”

葉甜掃了眼吧檯後已經放好在托盤裡的酒,有些奇怪。

“經理,我不是專在大廳裡賣酒麼?”

經理似乎有些不耐煩,瞥了她一眼,態度有些差。

“現在店裡忙得不行,人手根本用不過來,你還休息了那麼久,讓你去你去就行了,問那麼多幹嘛?”

“哦。”

她在心底翻了個白眼,面上還是老實的答應,卻不忘記問,“那這酒水的提成……”

經理自然知道她問的是什麼,眼底劃過一抹譏誚,漫不經心的回她,“歸你。”

緊接著,他突然挑起一抹似笑非笑。

“樓上的提成雖然高,但是要求也相應的要多一些,客人讓你做什麼,你就做什麼,要是惹得客人不高興了,那可是要付違約金的。”

這話說得莫名其妙,葉甜還沒來得及問是什麼意思,經理已經離開了。

她微微蹙眉,卻聽有人通知她上臺,便不再多想。

上臺唱了兩首歌之後,她剛下臺,就被經理催促著上樓,只好小心翼翼的端著托盤上去。

說起來,這還是她第一次來二樓。

只見二樓的走廊寬敞,四周都是擦得明亮的大塊瓷磚,頭頂是奢華精緻的水晶吊燈,明亮的燈光照得瓷磚越發的亮。

她匆匆打量了一圈,很快就找到了一號豪包。

象徵性的敲了敲門,她推門走了進去。

“您好,您要的酒……”

她的話還未說完,聲音卻戛然而止。

只見包廂裡五彩的燈光耀眼,舒適的真皮沙發上坐著一圈人,其中的兩人竟是任媛樺和葉紫妍!

而彼端,這兩人看到她時,立即揚起譏諷的笑,沒有絲毫意外的神情。

須臾,葉甜就明白了,自己分明是被這兩人指名道姓的點上來的。

她們這麼做,多半是想要藉機羞辱一下自己。

果不其然,任媛樺突然笑了起來,精緻的眉驕傲的挑起。

“呦,這是誰啊!這不是我們那個大攝影師嗎?怎麼淪落到在酒吧當起陪酒女來了?”

葉甜面無表情的掃了她一眼,走過去將托盤放下,旋即重新看向她。

“任媛樺,賣酒和陪酒,是兩個概念,語文沒學好,就趕緊回爐重造,不然小學生會鄙視你的。”

任媛樺一直都知道她的伶牙俐齒,今天倒是沉住了氣。

“我語文好不好有什麼關係?你就算再能言善辯,不還是要服務於我麼?我是客人,現在就是你的上帝,我讓你往東,你不能往西,不是麼?”

葉甜冷笑,“你就這麼篤定?誰給你的自信?”

任媛樺和葉紫妍對視一眼,得意的笑。

“當然是你那病床上的爺爺嘍,你為了給他治療,可是急需要錢吧,怎麼辦?這工作雖然不怎麼體面,可掙得也不算少,你捨得丟掉?”

任媛樺一語中的,葉甜暫時還捨不得放下這份兼職。

即使顧祁年承諾了會負責治好爺爺,可她卻不能不留後手。

在這個世界,她始終清醒的知道,自己孤立無援,唯一最能依靠的,就是自己。

思及此,她冷聲質問,“你想怎樣?”

任媛樺打了個響指,笑的更加暢快。

“跟聰明人說話就是痛快,其實也沒什麼,咱們都是朋友,怎麼說也是從小就認識的,之前或許有些誤會,這麼著吧,今天你把這瓶酒全喝了,我們之前的誤會就一筆勾銷,以後我再也不會找你的麻煩。”

葉甜順著她塗著鮮紅指甲油的手指看去,視線落在了那瓶最烈的酒上。

“任媛樺,你在開什麼玩笑?這麼烈的酒,你一瓶灌下去試試?”

這擺明了就是刁難,葉甜是腦子秀逗了才會順了她的意。

可任媛樺今天卻學精了,恰如其分的拿捏著她的軟肋。

“你不喝?呵,那可由不得你!你若是不喝,我現在就投訴了你!到時候我看你怎麼辦!”

怎麼辦?還能怎麼辦?大不了就一走了之啊!

可是想起病床上的爺爺,想到在這裡的豐厚報酬,葉甜猶豫了。

她清楚的知道,任媛樺今天變得這麼聰明,全是因為葉紫妍作祟。

可她有顧慮,而且這裡也不是公司,人龍混雜,保不齊會鬧出更大的麻煩。

思及此,她眸光冷然的看了眼對面的兩人,咬牙道,“喝就喝!”

這時,一直看戲的葉紫妍突然笑了,故作姿態的說道,“葉甜,你也不用這麼生氣,媛樺都說了,不過就是為了解除以前的誤會罷了,不過是喝酒,你又沒有什麼損失,何樂而不為呢?”

您可拉倒吧!

葉甜懶得理她,忍住翻白眼的衝動,速戰速決的拿起酒瓶,仰頭就灌。

這酒濃烈,才一入口,辛辣味頓時蔓延至喉嚨,嗆的她狠狠皺起了眉頭。

一旁,一直看熱鬧的人們此時不由紛紛拍手叫好,故意起鬨。

葉甜充耳不聞,她閉著眼,只想趕緊離開這裡。

可她本身酒量就不大,才喝了不到三分之一,就灌不下去了。

“別停啊,繼續。”

任媛樺和葉紫妍對視一眼,眼底都佈滿了輕蔑。

葉甜喘了口氣,酒意頓時湧了上來,直衝頭頂,頓時有些頭暈。

她咬著牙忍耐,硬著頭皮繼續,眼見著喝到一半,整個人一個踉蹌,打斷了她灌酒的動作。

而喉嚨和胃部,此時像被火把點燃了一樣,灼燒的厲害。

她拿著酒瓶,此時臉頰已經紅的不像話,頭也暈的厲害。

“我不喝了……”

打了個酒嗝,她費力的抬手擺了擺,難受的很。

可任媛樺卻不肯輕易放過她。

“不喝可不行,既然你喝不下去,那我找個人幫你灌好了。”

說話間,她眼底閃過一抹不懷好意,側頭對著其中一個男人使了個眼色。

那男人會意,立即站起來走過去,一把摟住了她的肩,奪過她的酒瓶就要往她嘴裡灌。

葉甜心裡頓時一緊,頭暈眼花的躲,酒水頓時灑了她一身!

----

-----

書友點評
釋出書評
同類推薦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