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第七章 龍遁樁功

當西門老頭提著一直野鹿回來時,頓時看到周禹與丁梓凝兩個小孩子正盤坐於地吐納,不禁輕手輕腳走近東方老頭身邊,微聲道:“不錯不錯,是兩個好苗子!也不枉老夫親力親為去捕獵,往後啊,我們倆老骨頭的名聲可就由這個小子來繼承咯……”

東方老頭沒好氣的瞪了一眼西門非魔,“別說話!他們好不容易才入靜,莫要驚擾了他們……老鬼,你快去收拾這小鹿,倆孩子恐怕都餓極了……”

西門老頭一滯,惱怒的看了東方老頭一眼,旋即無奈到一邊去剝皮生火,嘴裡還唸唸有詞道:“老夫真是苦哇……一把年紀了居然還得拉扯孩子,真是造孽!唉……”

……

西門老頭剛烤熟了一大塊鹿肉,那香味頓時讓周禹的鼻子動了動,旋即徑直起身,眼睛也不睜就順著香味走,西門老頭一看不禁罵道:“禹小子,你屬狗的吧!老夫剛烤熟你就醒過來了,還不把眼睛睜開,哎呦,別摔倒了!”

東方老頭一捋長鬚,不禁露出一絲微笑,想來以後的生活會很有趣……

丁梓凝此時也被勾起了饞蟲,摸著小肚子跑到周禹身邊,西門老頭一看小凝兒過來,立馬眉開眼笑,不知從哪裡摸出一把精緻的匕首,輕輕一割便割下來一塊鹿肉,“凝兒丫頭,跑了一夜,又坐了那麼久,早就餓壞了吧,來,吃點東西……”

這明顯的差別,周禹聞言不禁翻了個白眼……

飽餐一頓後,周禹與丁梓凝明顯有了一些些改變,如今有兩大高手貼身保護,小凝兒也不用再把自己弄得髒兮兮的,雖然穿著破爛衣服,卻掩不住明眸皓齒,一看就是個美人胚子……

“禹小子,剛才第一次入靜感覺怎麼樣?順不順利?”西門老頭沒看到兩人入靜的樣子,此時有些好奇,不由得問道。

周禹靦腆一笑,“嘿嘿……主要是雜念較多,好在後來東方師父教了個小竅門,總算成功摒棄了雜念,後來就如同神遊天外一般,即使跑步跑了一夜,身體也似乎不是很累了,只是感覺特別餓……”

西門老頭笑道:“老夫就知道!你在這一關表現肯定不如凝兒丫頭,丫頭心地純良,自然容易進入物我兩忘之境,而你心思多,自然障礙重重!好在第一關過了,後面要入靜就容易多了……接下來,就該開始煉體了!要練武,沒有強勁的體魄可不行,之後老夫辛苦些,每天飯食管飽,大不了之後進了鎮子去劫富濟貧一番,這一路上,除了入靜之外就是馬步站樁!”

周禹與丁梓凝對視一眼,西門老頭又補充道:“凝兒丫頭就不用站樁了,女孩子家家,練出來一身肌肉可不好!”

丁梓凝不由得掩口一笑,好像,有這樣的師父也不錯,也不知道以後自己去了清靜谷,會不會遇上這樣有趣的師父呢?

小丫頭不由得雙手食指纏繞在一起,心頭期待著……

……

“背挺直!兩腳與肩同寬,默立,調心調息調身,放鬆身體,平穩呼吸,心態平和。稍微屈膝似蹲似坐,雙手上拉抱球,兩手與肩同寬,,五指撐開,手心向內,略向內旋,內抱外撐,腳似紮根。沉肩墜肘,含胸拔背。上吊百會,下墜會陰。肩膀要放鬆,不要聳起來。肘大概低肩膀三指寬,也可以與肩同高對拔。目視前方,以一念代萬念。此乃練武最基礎的站樁精要,你可記住了?”西門老頭道。

周禹聞言點點頭,此時他才發現自己的記憶力格外強大,周禹猜測可能是因為自己兩世為人,精神力遠超常人的原因吧,記下了西門老頭傳授的《龍遁樁功》口訣之後,又輕鬆記住了站樁精要,而後逐步微微調整,按照精要要求的標準調整自身姿勢。

東方老頭在一邊看著,不由得暗自點頭,雖然年紀尚小,但這樁功扎的似模似樣,不愧是有著絕佳的練武資質,“可惜啊,要是生在大富之家,從小藥浴泡著,此時恐怕都可以修煉真氣了……嘿,不過也好,這一段磨難正是你最難得的體驗,有這段經歷,你日後只要持之以恆,成就絕不會在我二人之下!那樣,老夫兩人也能後繼有人啦……”東方非正心道,“昔年,老夫與西門老頭一見投緣而結為兄弟,此後互相扶持,江湖上正魔兩道那麼多的天境高手,哪個不對老夫兄弟倆客客氣氣的,又有誰敢將我們涉入正魔之爭!嘿,想想當年都不由得有些熱血沸騰,可惜……唉……”

且不提東方非正心中思緒迭起,周禹此時感覺卻是度日如年!這樁功不愧是西門老頭壓箱底的絕學,號稱天下最頂級的築基站樁功法,才站了一會,周禹就感覺腿部已經痠麻,似乎有萬千螞蟻在經脈中鑽來鑽去……

周禹頭上開始冒汗,大顆大顆的汗珠順著臉頰滑下,奇癢無比,讓他想要動一下,然而每當他想要動的時候,就看到對面西門老頭似笑非笑的老臉,頓時讓周禹熄了動一下的念頭,“堅持!當年老子大學軍訓的時候盡偷奸耍滑了,這一次,就拼一拼,絕不能再放棄!再堅持一會……就一會……”周禹心中怒吼道。

……

半刻鐘過去了……周禹沒有動,雖然渾身已經被汗打溼,卻依舊一動不動……

一刻鐘過去了……周禹還是沒有動,此刻連西門老頭都驚訝了,作為他自己最得意的築基樁功,沒有誰比他更瞭解其中的奧秘了,初次站樁,能堅持一刻鐘已經極為難得了,看周禹此刻雖然汗如雨下,卻依舊咬牙堅持的樣子,西門老頭終於從心裡認可了這個徒弟……

三刻鐘後,周禹終於再也堅持不住,一下子癱倒在地上。西門老頭驚歎道:“不得了,不得了,這次挖到寶了!禹小子,你又一次讓老夫刮目相看哩!老夫這《遁龍樁功》極為困難,初次站樁的人沒有一個能像你這般堅持這麼久的……好小子!”

周禹此刻連動一下手指的力氣都沒了,聞言心中一鬆,知道這是自己第二次戰勝自己,不由得露出了笑容。

第一次,就是在破廟中戰勝對武者的恐懼,以一個孩子之身暗算黃竇!要知道,他前世只是個手無縛雞之力的普通青年而已,別說殺人了,連殺雞都驚懼不已……

這其中的思想糾纏,唯有他自己知道!

而如今,繼戰勝了恐懼之後,又一次磨練了毅力!雖然僅僅過去一天,周禹卻與昨天夜裡之前的自己有了本質上的改變……

;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