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師姐手握爽文劇本

首頁 > 網遊小說 > 

大師姐手握爽文劇本

大師姐手握爽文劇本小說

大師姐手握爽文劇本

不問參商
狀態:連載中 分類:網遊小說
更新時間: 2022-12-29 15:29:39
立即閱讀
簡介:

鏡明宗掌教門下有五名弟子,修為最低的卻是他的大弟子。縱然她修為低微,宗門上下還是得依禮喚她一聲大師姐。  大師姐靈根駁雜,修為不濟,便攬下宗門俗務,兢兢業業地替閒雲野鶴的師尊打理門派,督促門中弟子修行。  忽有一日,這位大師姐變了。  雲湖禁地中,她抬手畫符,符成,連破十二重禁制,引動天地異象;  擢仙試上,她越階敗敵,戰力入修真界地榜十一,名震東域;  她隨手修改的陣紋令門中弟子頓悟,而

章節目錄
檢視更多>
精彩章節

玄鐵所制的囚車自江海閣下駛過,路旁擠滿了人,議論聲不絕於耳,周遭投向囚車中女子的目光難掩厭惡與鄙棄。

“就是她用自己親兒子的神魂滋養吞月花,令花妖在蓬萊郡作祟,害死了不少無辜之人!”

“連親兒子也不放過,天下怎麼會有這樣惡毒的母親?!”

“聽說澹臺家的夫人都險些遭了她毒手……”

因為此事,蓬萊郡中百姓惶惶不安,只怕自己就是下一個死於非命的人。

而今抓住了幕後黑手,吞月花妖也已除,眾人自是連聲叫好。

玉書從沒有想過,自己會落到如此境地,就在一日前,她還在蓬萊郡三大世家之一的澹臺家做客,任誰見了,都要稱一句玉書姑娘。

而現在,她不僅一身修為盡失,還被禁錮於囚車中游街示眾,受盡唾罵。

澹臺寒山沒有殺玉書,只是廢了她修為,便是要將其罪行昭告郡中,當著一眾百姓的面,將其處決。

江海閣上,喻夢丘倚著闌干,輕嘖一聲:“沒想到蓬萊郡為禍的妖物,是因這樣一個貌美的姑娘所起,當真是人不可貌相啊。”

他手中歡快地擼著狐尾,白狐不堪其擾,掙扎著想跑,可惜喻夢丘有金丹修為,它如何能逃脫。

太上葳蕤從門內走出,停在他身旁:“紫金坊之事可處置好了?”

喻夢丘手一鬆,得到自由的白狐縱身一躍,踏著闌干遠離了他,向太上葳蕤嚶嚶叫了兩聲。

既然喻夢丘答應了要入小孤山派,自然要隨太上葳蕤一起離開,不可能再留在紫金坊。

“我辦事怎麼會有問題。”喻夢丘揚了揚眉,臉上顯出一點得意,“像我這樣的符道大師,和紫金坊籤的可不是賣身契,想什麼時候走就什麼時候走。”

喻夢丘修為只在金丹,但在符道上的造詣少有人能及,不過他研究簡化符文之事,看在旁人眼中,頗有些不務正業。

“師姐,你從何處帶回的這隻狐狸,我怎麼看它妖丹像是缺了一半?”方才擼了那麼久狐狸,他當然不會什麼也沒察覺。

妖獸踏入修行之後,體內將會形成妖丹,若失妖丹,一身修為便會盡數散去,其重要並不輸於自身性命。

而眼前這隻白狐,喻夢丘方才順手用神識掃過,體內妖丹竟然缺了一半。

缺了一半妖丹還能修為不散,他活了這麼多年也只見過這一隻。

“它用自己一半妖丹,救了一個人。”太上葳蕤平靜回道,臉上不見什麼表情。

謝思渾身氣血為吞月花所噬,就算整個蓬萊郡中,大約也找不到一個醫修能治這樣的傷勢。太上葳蕤剖開白狐內丹,將其中一半置於謝思體內,讓她轉化為了半妖,才救下她一命。

當日太上葳蕤被容玦一箭射殺在天水閣上,便是因為一枚妖丹,才得以轉生為妖,擁有另一條命。

只是白狐缺了一半內丹,自此以後便註定道途艱難。

澹臺寒山欲奉上重禮酬謝,太上葳蕤沒有收。她願意救謝思,不是因為這位澹臺家家主,而是為那隻甘願獻出妖丹的白狐。

在她離開澹臺家時,這隻白狐跟了上來。

在白狐不太聰明的腦子裡,如今它欠謝思的恩情還了,卻還沒有還太上葳蕤救下謝思的恩情。

它要跟,太上葳蕤便也隨它。

“救了什麼人?怎麼救的?”喻夢丘好奇不減,“難道是將妖丹放進那人體內?可如此一來,那人算是人,還是妖?”

太上葳蕤冷淡地瞥了他一眼:“你的話太多了。”

話音落下,裴行昭自迴廊後走來,恭謹地向太上葳蕤一禮:“師姐。”

太上葳蕤見他來了,揮手將白狐送入他懷中。白狐沒有掙扎,相比快把它擼禿了的喻夢丘,白狐顯然更喜歡裴行昭一些。

“走吧。”太上葳蕤開口。

“去哪裡?”

喻夢丘忍不住又問,太上葳蕤卻沒有回答,看著裴行昭已經抱著白狐跟上,他也連忙跟了上去。

囚車已經走遠,人群中的唾罵之聲卻還沒有散去。

謝一言看著這一幕,只覺憋在心頭的一口氣終於散了。雖然他還是很討厭澹臺寒山,但不得不說,這件事他乾得很漂亮。

阿姐險些就被玉書害死,如今下場,是她咎由自取!

謝思看著遠去的囚車,溫聲對他道:“我們走吧。”

“阿姐,我們現在回家嗎?”

謝一言口中的家,自然指的是謝家。

如今謝思已經和澹臺寒山沒有關係了。

她醒來之後做的第一件事,便是與澹臺寒山和離。

她前半生都不得自由,為了謝家,為了自己父親的期望,她只能困居於內宅之中,做個華貴溫婉擺設,見那方寸天地間的日升月落。

在生死之間走了一遭後,謝思終於能放下了。

謝家也好,澹臺寒山也好,她都可以放下了。

對於謝思提出的和離,澹臺寒山在沉默一瞬後便應下了。他心中對於謝思有愧,如此簡單的請求,自然不會不應。

緣深情淺,終是難得眷侶。

“父親現在大約是不願見到我的。”謝思笑了笑,她對自己的父親還是足夠了解的。

若是知道她主動與澹臺寒山和離,父親只怕立刻就會親自將她送回澹臺家,向澹臺寒山請罪。

謝一言知道她說得沒錯,神色有些茫然:“那我們如今該去哪裡好?”

“方禹州這般大,從前我都不曾去過幾處,如今想四處走一走。”謝思望向碧藍無垠的天際,日光落在她臉上,現出很久都不曾出現過的真切笑意。

高樓之上,澹臺寒山負手而立,青衣侍女從他身後走來,俯身一禮:“家主,夫人和謝家公子,已經離開蓬萊郡了。”

澹臺寒山望著高空飛過的雲舟,淡淡嗯了一聲。

此去山高水遠,但願故人平安。

在謝家姐弟離開蓬萊郡時,太上葳蕤也帶著裴行昭,喻夢丘,還有白狐踏上前往北域的雲舟。

雲舟能日行數萬裡,從蓬萊郡到北域,也不過需兩三日罷了。

裴行昭倚著船舷向下望去,雲舟穿行過雲霧之間,下方城池湖海逐漸變小,來往行人渺小如螻蟻。

蹲在他肩上的白狐不自覺地張開了嘴,活像是隻沒見過世面的鄉下狐狸。裴行昭面上神情雖然沒有表現得如它這般明顯,但眼中還是控制不住地洩露出了一點驚歎之色。

神色萎靡的喻夢丘身上貼了好幾張符,就連臉上也一左一右貼著兩張,可惜還是沒能改變自己暈船的狀況。

喻夢丘暈一切在高處的工具,包括雲舟和飛劍。

“還有多久能到北域?”暈船暈得不知今夕何夕的他苦逼地看向太上葳蕤,總覺得自己好像是上了賊船。

“兩日。”閉目修行的太上葳蕤沒有睜眼,淡淡吐出兩個字。

喻夢丘哀嘆一聲,重重向後仰倒。

他們所乘的這艘雲舟足有百里長,其上行客過千,太上葳蕤一行在其中並不顯眼。隨著距北域越來越近,雲舟上的人也漸漸減少。

北域荒僻混亂,各大妖族勢力林立,魔修橫行,前往此處的人族正道修士向來不多。

長百里有餘的雲舟落在夜遊城中的乘雲渡內,這是雲舟商會在北域的三大據點中,地處最深的的一處。

若是想再深入北域,便只能自行前往。

喻夢丘扶著牆走出乘雲渡,雙腿還在隱隱發軟,要是這雲舟再不停,他真的覺得自己要折壽了。

見他如此,太上葳蕤看了一眼天色,開口道:“今夜便在城中暫歇一日。”

喻夢丘眼含熱淚地看向她:“師姐,你真好。”

看來她也不是那麼魔鬼嘛。

雖然喻夢丘的年紀比太上葳蕤大上許多,但這聲師姐叫得是越來越順口了。

不過太上葳蕤在城中暫歇,並非只為他。現下已是黃昏,入夜之後,北域大荒之中妖獸橫行,危機四伏。如今已經身處北域,倒不必急於一夜。

衣衫襤褸的乞兒蹲在街口,見有人前來,端著破碗上前。他一隻手還是灰狼的利爪,形貌可怖。

妖族想完全化為人形,並不容易。

裴行昭猶豫片刻,還是取出了靈石。

當日若不是淪為乞兒的虎子將他揹回破廟,他早就丟了性命,何談如今踏入修行之路。

就在他躬身之時,乞兒臉上揚起詭異笑容,利爪破空而來。

裴行昭全未想到這般變故,他修行不過數日,如何會是狼妖的對手。

太上葳蕤拂手,一道氣浪揮出,狼妖還沒來得及近裴行昭的身,便被扔了出去。

他摔在地上,掙扎著爬起身,知道自己不敵,飛身逃竄而去。

裴行昭站在原地,有些羞慚:“師姐,對不起,我……”

“這裡是北域。”太上葳蕤淡淡道,“大荒弱肉強食,在擁有足夠的實力前,多餘的善心只會讓你丟了性命。”

“是。”裴行昭應聲道。

同一時間,燕愁餘很是懊惱地穿行在荒野之中。

五師傅讓他解開北荒枯冢外的封印,沒告訴過他,被封印的這位前輩已經失了神智啊。

多虧他眼疾手快,在這位前輩身上留下了一道追蹤符,這才沒跟丟了人。

洞虛境界的大能,偏偏還神智混亂,若是放任不管,只怕會生出大麻煩。

五師父當真是一如既往地不靠譜!

玄黑城牆屹立在夕陽的餘暉下,城門外的巨石刻了三個銀鉤鐵畫的赤紅大字,夜遊城。

燕愁餘感知著漸遠的氣息,在夕陽落下最後一道餘暉之前,踏入了夜遊城。

書友點評
釋出書評
同類推薦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