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第007章 闖禍

直到李輝頭上頂著一團拳頭大青光步入法器閣,這才反應過來,程子桓真的給了他一次選取法器的機會。

儘管只能選取一件三道靈紋低階法器,對他來說也極為難得了。

這種名額往往需要一定數量的宗門貢獻,熬年頭也要熬上三四年。六兜鏈已經使他得到三倍回報,再加上一件低階法器,回報怕是超過十倍不止。

這讓李輝心生感慨,覺得自己往後應該待人以誠。進入宗門以來,太過攻於心計,太過錙銖必較,導致心性一點點偏頗,修行也是修心。

至於頭頂上這團凝聚不散青光,它就是取得法器的名額。

“銅錢劍?”

李輝眼前一亮,只見前方巨大石桌上懸立著三十幾把銅錢劍。

這些銅錢劍需選取特定古錢,由眾多銅錢串聯編制而成,尺寸由五寸到兩尺不等。通常來說它們沒有多少攻擊力,卻可防範陰魂和毒蟲。

在眾多銅錢劍中央,懸停一把銀錢劍。

這把銀錢劍只有四寸來長,上面每個銀錢僅指甲蓋大小,卻牢牢吸引住李輝的目光。

“居然有一把銀錢劍,光是賣掉上面的古銀錢就能換來五張銀錢符,五張銀錢符呀!都夠給初霞山那些小傢伙補一個月身子了。”

李輝深吸一口氣,好不容易挪開目光,繞過巨大石桌向前走去。

這裡是法器閣第一層第一區,僅存放三紋以下低階法器,制器另有其他房間,附近兩名外門弟子離開後變得格外安靜,就剩下他一人。

制器並非玉符宗重點,制符才是主業,所以法器閣也放著好多符籙。

接下來李輝看到許多靈符飄浮在空中,只是符籙屬於一次性消耗品,就算少數符籙能夠多次使用,卻總讓人覺得沒有法器妥帖。

其實符籙有符籙的好,比如激發容易,威力巨大,攜帶方便,功能多樣,對於使用者的修為要求極低。

儘管李輝知道施展法器對使用者的修為有要求,可是在離開宗門前仍然希望得到一件,就算留作紀念品也好,等日後修為提高上去肯定有用。

符籙暫不去看,只見周圍石臺上飄浮著一張張金屬大網。

這些金屬大網在玉符宗有些名頭。

面積稍小銀網叫“囚人”,主要用來羈押俘虜。面積稍大銀網叫“困鎖”,展開之後可以自動追擊敵人。

此外還有兩種金網,面積稍小金網叫“天羅”,可以化作金霧穿越障礙兜住敵人。面積較大金網叫“蔽日”,專門用來遮掩行蹤,數十人躲在網下不易被發覺。

“好寶貝,囚人,困鎖,天羅,蔽日,真好!”李輝看得心潮澎湃,口中忍不住讚歎,真想有朝一日輕輕揮舞衣袖放出數十張金網銀網,單單想想那時的賣相,整個人就激動不已。

他腳步不停,繼續向前走去,即便僅能挑選一件法器,也要趁機長長見識。

前方石桌上,依次排列著鏡,盾,印,不過看上去有些粗糙,完全沒有金網銀網的賣相。

遊逛半個時辰,期間沒有見到一名弟子,李輝大飽眼福。

最後他站到一座三角石臺前,眼睛直勾勾看向劍身烙有三團鮮紅火焰紋路的鐵劍,緩緩伸出手去,彷彿害怕這柄鐵劍隨時跑掉。

“器紋鮮明!這把大劍絕對屬於這裡的精品。”

李輝覺得自己發達了,哪怕就此離開宗門,只要有這把三紋鐵劍作為壓箱底寶貝,遇到困難至少可以變賣熬過難關。

腦子裡轉著美妙念頭,可是當右手觸及鐵劍的剎那,盤踞在手腕上的銀蛇手鐲似乎動了一下。

腦子裡轉著美妙念頭,可是當右手觸及鐵劍的剎那,盤踞在手腕上的銀蛇手鐲似乎動了一下。

“咦,這是?”不等李輝反應,銀蛇手鐲好像活了過來,張嘴輕輕一吸,只見幾點鮮紅亮光離開三紋大劍。

這些鮮紅亮光僅針鼻大小,如細小煙花,不停向外濺射零散碎光,轉瞬間投入蛇口消失不見。

“活的?”

李輝嚇得趕緊收手,只是當他看向銀蛇手鐲時,沒有發現異狀,手鐲還是手鐲,剛才的情景如同幻覺。

“見了鬼了。”

幾息之間,李輝還在錯愕,萬萬沒想到插在石臺上的大劍出現大量裂紋,之後更以肉眼可見速度崩解。

前一刻這把鐵劍氣勢不凡,賣相絕佳。

下一刻已經崩潰破碎,掉在石臺上成了殘渣。

“不,這與我無關。”

李輝哭喪著臉,趕緊掃視左右,還好很少有弟子進入法器閣第一層,周圍沒有半道人影。

“趕緊離開此地,肯定有人害我。”

想到這裡,李輝轉身就跑,可是當他即將走出法器閣時,這才發現頭頂上那團代表選取名額的青光並未消散。

“等等,冷靜,必須冷靜!”

“名額還在,我就這樣出去,程師兄肯定生疑。不管暗中是誰給我套上這隻古怪手鐲,肯定在找我的把柄。”

“再選一件,隨便選一件。”

李輝強迫自己冷靜下來,之後就近跑到存放銅錢劍的石桌前,特意伸出左手抓去。

“嗡……”當手指就要觸及銅錢劍的剎那,指尖生出詭異銀芒,李輝眼睜睜看著一點微光從銅錢劍上飛出。

“這?”針鼻大微光自動飛向銀蛇手鐲,片刻間消散無蹤,銅錢劍上出現細微裂痕,只一眼就看出已經失去靈性。

“天啊!這是怎麼回事,為什麼會這樣?”李輝抓狂,有些不信邪地伸手抓向另一把銅錢劍。

結果沒有差別,就在他的手指即將碰觸劍身的同時,瞬間吸走一點青色微光,銅錢劍則遍佈細微裂痕,顯然不能再用。

“是誰?到底是誰在害我?”

李輝感到頭痛,哪曾想眼前突然出現幻覺,地面和牆壁上出現一個個巴掌大字元,如同魚群快速遊動。

驀地,千萬字元向他襲來,嚇得他趕緊大叫拍打:“不要,不要過來。”

這一胡亂拍打可不得了,桌面上三十幾只銅錢劍,包括中央那柄銀錢劍,全部貢獻出一點或幾點微光,之後土崩瓦解。

在李輝的視覺中,字元越來越多,有古篆字,有甲骨文,還有一個個旌旗般楷書,如同妖孽蹦跳猛竄,總有種被吞沒就不會再醒來的感覺。

;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