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第十章

姜梨提行李箱下樓。

她東西不多,很輕便。

商老爺子看到她手上的行李箱,有些不樂意,“一定要跟團住,住家裡不舒服些,你這姑娘就一根筋。”

姜梨將行李箱放在一旁,挽上商老爺子的胳膊往餐廳走,撒嬌道,“外面怎麼都比不上家裡舒適呀。只不過團裡的師兄妹們都陸續到齊了,團長昨天催我回團裡訓練了。”

“這不從小商爺爺就教導我們,什麼情況都不能搞特殊,商爺爺的名言名句姜姜時刻記在心上,我呀,更不能破了商爺爺的規矩。”

商老爺子是捨不得姜梨住外面,各行各業都有規章制度,姜梨的演出是大事,這點他還是很清楚。

傭人開始佈置餐具,商淮舟把手裡的財經報放一旁,搭了把手,姜梨的餐具被他放在對面,還順帶留意兩人的對話。

姜梨輕輕柔柔哄老爺子的話,商淮舟一字不漏地聽全。

商淮舟一直都知道,姜梨從小就嘴甜,會討人歡心。

雖然只在商家待了三年,和老爺子感情極好。

商淮舟搖了搖頭,唇角弧度肉眼可見地上翹了些。

“就你會說話。”姜梨簡單幾句話,不但哄開心了商老爺子還用他的規矩堵他的話,這波操作商老爺子心服口服。他入座餐廳後,擺擺手,“行吧,你們年輕人都有自己的計劃。吃完早飯讓淮舟送你過去。”

聽到商老爺子讓商淮舟送她去團裡,姜梨看向對面的商淮舟,不由自主地想到在樓上他沒頭沒腦的問了她一句,“一定要喜歡溫柔的男人”

她當時還神使鬼差地點頭了,然後就沒了下文。

姜梨莫名就有點尷尬,她淺咳一聲,“商爺爺,不用麻煩了,我叫了車。”她下樓時就跟司機說好,一個小時左右來接她。

商老爺子嚴肅道,“叫什麼車,家裡有現成的人!”說話還不忘狠狠瞪商淮舟一眼。

商淮舟沒接話,也沒反對,動作優雅地吃早餐。

姜梨原本飯量就十分小,又比較注重身材管理,吃得很少。

商淮舟抬頭就瞧見姜梨碗裡的粥沒怎麼動,碟子裡的煎蛋沒吃。

還是跟以前一樣,以後必須得把這個習慣給她改過來!

他皺了皺眉,心裡有想法。

商老爺子興致頗高,儘管一向推崇食不語用餐習慣,但今天商老爺子在餐桌上倒是說了不少話。

商淮舟偶爾會拆一句他的臺,商老爺子滿眼都是對他的嫌棄。

姜梨則是淡淡的笑。

總體,氣氛還算融洽。

姜梨也並沒有提前離席,陪商老爺子繼續用餐,只是一小點一小點吃東西,聽商老爺子聊他們那個年代趣事。

商淮舟慢條斯理地用完早餐。

商老爺子瞧兩隻小的都吃好,讓他們不要顧及他一個老頭子,該幹嘛去就幹嘛去。

姜梨從餐廳出來,故意繞道去客廳裡面的盥洗室。

她一邊慢悠悠洗手,一邊聽客廳的動態。

聽到傭人似乎在送商淮舟出門,姜梨才從盥洗室出來,跟商老爺子道別後,提著行李箱往外走,低頭點開約車平臺看司機的狀態,在別墅區外不遠了。

她按掉手機螢幕,直徑往別院外走去,出門瞧見商淮舟的車停在出門口,他人卻從房內出來。

姜梨回頭,正裝的商淮舟在她身後。

他長步而來,將她的行李拿了過去,“你們組織上安排了三天的自由活動時間,非這麼急著跟團?”

姜梨沒想到商淮舟把他們團裡的情況瞭解得這麼清楚。

她牽了牽唇角,就事論事,“團裡的人陸陸續續的到齊了,住在一塊有事安排起來方便。”

商淮舟沉眸在她身上停了會,沒反對她的觀點,轉身走向車尾,開啟後備箱。

姜梨跟在他身後,看見後備箱還有兩個男士行李箱。

很明顯是準備出差。

“你時間上不方便的話,我可以自己過去。”姜梨話雖委婉,並非開玩笑和矯情,商淮舟有正事,她叫了車沒必要浪費時間。

商淮舟將她的小行李箱放在他黑色行李箱上面,轉過頭看著姜梨說,“我十點的航班,送你去劇院那條道順道,不會有什麼影響。”

“哦。”

姜梨沒再說什麼,商淮舟出遠差,機場的方向確實要經過大劇院,她叫的計程車也被他差走了,只能搭他的順風車。

商淮舟沒自己開車,他和姜梨一起在後座落座。

姜梨上車後,前面開車的是一位年輕男士。

男士見她上車恭敬地跟她打了聲招呼,姜梨出於禮貌地點頭。

商淮舟在她身邊低聲介紹對方,“杜禾,我的工作助理。”

“哦。”姜梨沒明白商淮舟為什麼要刻意給她介紹,應了聲。

商淮舟從上車後,聽了一個電話,聽完電話又開啟平板在忙工作。

姜梨怕打擾商淮舟工作,兩人簡單交談了幾句,姜梨戴上耳機聽音樂。

商淮舟心情反倒不錯地繼續看檔案。

之後,兩人全程無交流,四十多分鐘的路程,車緩緩駛入劇院公寓。

姜梨下車後,杜助理幫她行李取了出來。

姜梨跟商淮舟晃了晃手。

“姜姜,”姜梨轉身之後,商淮舟喊她。

“嗯?”姜梨疑惑地回頭,而且他喊‘姜姜’似乎上癮了!小時候三年都是喊她全名好嗎?就這麼幾天怎麼還熟絡起來了!

“這個拿去吃了。”商淮舟從車內遞出一個精美的早餐袋。

“”

吃了?她才不要!

她早餐已經吃了不少,再吃又得長肉。

商淮舟一眼看出她的抗拒,他沉沉地嗓音落下,不容反駁,“必須拿著,趕緊的。”

姜梨對上商淮舟深沉的眼眸,莫名怯怯的,還神使鬼差就聽了他的命令。

她低頭看了眼早餐。

熟悉的商標。

咦——

是那家她最喜歡的研磨豆漿。

是杭市的一家老牌子店,京市開了不少年,當時她剛來京市那段時間,不太習慣京市的飲食習慣。

偶然發現了一家杭市的豆漿,離他們學校兩條街。

可她那時候是個超級路痴,幾公里都找不到回來的路。

還讓商落陪她去買過幾次,商落不跟他們一個學校,也不方便。

再後來,她偶然聽沈哲提起,商淮舟的遊戲公司在那邊,她就像個小尾巴,說幫他公司打雜,實際是惦記店面的豆漿。

美食袋子中除了一杯豆漿,旁邊還有一個蛋撻。

姜梨喜歡吃甜的,礙於怕胖,一直很剋制。

她的身材非常標準,該有肉的地方一分不少,不該有的地方也是一分不多,只是姜梨一向對身材管理比較苛刻。

商淮舟瞧她一臉犯難的模樣,一秒讀懂她的心思,“吃一次,能胖多少?”

姜梨不得不說,她被美食誘惑到了,猶豫幾秒後,語態輕快道,“謝謝。出差順利。”

“嗯。”商淮舟唇角微翹,又補了句,“半個月左右回來,有事可以發訊息給我。”

“行。”姜梨禮貌回答,她應該沒什麼事情需要找他。

商淮舟的車緩緩從她身邊開走,姜梨等他的車駛出公寓大門,她轉身往公寓內走去。

車緩緩駛入主幹道,第一個紅燈路口,杜助理將接下來出差的行程給商淮舟彙報了一遍。

商淮舟沒什麼反應,杜助理習以為常,並沒放心上,繼續開車。

隔了會,商淮舟忽然問他,“杜禾,你有女朋友嗎?”

他當然有女朋友了!

他們都在談婚論嫁了,只是還沒跟他老闆這隻單身狗講而已。

杜禾誠懇回答,“有,我和我女朋友是大學同學。”

商淮舟抬了下眼皮衝前面駕駛座的杜禾看了眼。

杜禾正好從後視鏡看到商淮舟衝他抬了抬眼皮。

誒,老闆什麼眼神?

他有女朋友很奇怪?

他不能有女朋友???

商淮舟接著問,“你女朋友有跟你講過她喜歡的型別嗎?”

杜禾深吸了口氣,這個問題還需要問嗎?

淡笑回答,“老闆,我女朋友肯定是喜歡我這樣的!”

商淮舟不屑哼了聲,“你還挺自信。”

杜禾立拍馬屁,“跟在老闆身邊,自信是首要的宗旨。”

“行了。”商淮舟受不了他,揉了揉額頭,又問,“所以你很溫柔?”

“!?”

這又是什麼問題?

難道姜小姐給老闆說,喜歡溫柔的?

那他家老闆跟溫柔確實不搭邊。

商淮舟一記眼神從後視鏡橫了上來,杜禾淺咳了聲,正了正身形,一板正經道,“商總,您剛剛遞姜小姐的早餐,已經很溫柔了!”

至少老闆還是第一次大清早專門給他打電話,讓他帶早餐,還是指定牌子,起先,他還以為是他老闆自己要吃。

來了才明白是給姜小姐帶的。

姜梨和商淮舟的事,杜禾知道一些。

前不久,商老爺子打電話來說這事,他正好在他老闆的辦公室,他家老闆沒刻意避。

他家老闆當時言語挺抗拒,似乎不滿意商老爺子安排他跟姜梨的事。

說來別人可能不信,他當時聽他老闆那語氣,僅僅是言語不滿,實際他感覺他老闆挺享受的。

之前是猜測,今天他見到老闆對姜小姐的態度。

他算是明白了!

哪裡不滿意,分明很喜歡姜小姐,眼神都透的光都是喜歡的不得了!

商淮舟聽杜禾這麼一說,臉色稍微好看了那麼一丟丟。

繼續問他,“杜禾,你說一個在樂器上沒什麼天賦的人,有沒有什麼辦法速成?”

杜禾納悶。

誰要學?

姜小姐?

不對。

姜梨在藝術圈很有名氣,公司不少喜歡古典舞的女員工都關注姜梨v博。

他偶爾也聽過幾句藝術圈的事,姜梨漂亮不用多說,絕美的,主要個人‘戰績’優越,大學期間已經是滬市舞蹈劇院的首席舞者,很諸多優秀舞蹈作品,還精通很多種樂器。

剛畢業就被京市古典歌舞劇破格聘為首席舞蹈演員。

老闆為了姜小姐走文藝路線並非不可能。

杜禾拉回思緒,笑眯眯地問,“商總怎麼忽然對這方面感興趣了?”

商淮舟莫名心虛地淺‘咳’了下,平展的眉心微皺了下,“我能有什麼興趣,家裡一個親戚的小朋友想學。”

杜禾聽到是小孩,他否決剛才的想法,他想也是,老闆應該不會去學樂器。杜禾瞬間有了經驗之談,“速成基本不可能。可以從零基礎學,我侄子學了幾個月,好幾首音符歌彈奏非常流暢,還怪好聽的。”

“”商淮舟揉了揉鼻樑,氣息微沉,“我們講的是一回事嗎?”讓他跟小孩子一樣去學習彈奏學兒歌,虧他想得出來!

杜禾不懂了,零基礎不都這樣學嗎?

還分什麼一回兩回事兒?

杜禾不怕死的多了句嘴,“老闆講真的,基礎課不簡單的,沒天賦的基礎能不能學會都不一定。”他看著挺難的。

“”商淮舟頭疼,不想提這事兒,他高大的身軀往後背靠了靠,緩了緩氣息,“把你剛說的行程再說一遍。”

“”杜禾。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