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是否準備

<div>

“鮮血已徹底融合你的身體,因此你才有此等健壯體魄。”

聽聞蒼老聲音說出此話,大概意思是任由他怎麼折騰,都無法將其分離。

因此張浩不在就結鮮血的問題,充滿疑惑道。

“你在哪裡,為何能聽到你的聲音,卻見不到你?”

“小子,想見我?閉上眼睛即可。”

按照蒼老聲音吩咐,張浩猶豫片刻,才閉上雙眼。

等在緩過神,張浩頓時愣住,發現身處於某黑暗的空間。

張浩好奇打量四周,卻不見任何人影。

“你在哪?為何還是看不到你?”

“就在你面前,抬頭看看。”

當張浩仰頭看去時,頓時眼中露出恐懼神色,一對血紅色的巨眼,正盯著他。

“怪,怪物,你是怪物…”

頓時張浩一聲驚呼,嚇得拔腿就跑,沒有絲毫猶豫。

見到張浩此等反應,模糊巨型身影愣原地片刻,瞬間化作人形模樣。

一名白髮老者,擋在張浩面前,平靜說道。

“小子,不用害怕,剛才是我的本體。”

黑暗空間裡想逃跑的張浩,見到前方的白髮老者,回頭檢視,才發現剛才龐大怪物已不見蹤影。

“你,你說什麼,什麼是本體…”

問出此話時,張浩的語氣依舊帶著顫抖。

“呃,不必擔心,剛才的怪物,已被我擊殺。”

猶豫片刻,白髮老者平靜說道。

聽聞方才的怪物,已被擊殺,張浩臉上恐懼神色,才逐漸褪去。

聽聞方才的怪物,已被擊殺,張浩臉上恐懼神色,才逐漸褪去。

“小子,你想不想變強?成為強者?離開此小村莊?”

本來白髮老者自信滿滿問出此話,卻沒想張浩的回答,令他感到意外。

“不想,我不想成為什麼強者,不想離開趙家村。”

“在趙家村有得吃,有得穿,我為什麼要離開趙家村?”

張浩的回答,出乎他預料,白髮老者皺著眉頭,疑惑道。

“小子,外面很廣闊,難道你不想看看?”

白髮老者似乎忘記,眼前的張浩,不過七歲的小男孩而已。

對於變成什麼強者之類的事,張浩並沒有什麼想法。

等張浩在睜開眼時,發現已離開黑暗空間。

任由蒼老聲音,如何在腦海,連拐帶騙想勸他修煉,張浩完全不理會。

張浩漸漸習慣腦海中蒼老聲音,但沒將腦海中蒼老聲音的事,告訴趙家村任何人。

畢竟張浩很清楚,就算告訴旁人,也不會有人相信此事。

張浩完全將蒼老聲音,當成無話不說的朋友來對待而已。

蒼老聲音也逐漸明白,張浩雖失去母親,卻仍舊是蜜罐裡的孩子,趙家村眾人都疼愛著他。

對於他而言,什麼修為,什麼強者,根本沒有什麼概念。

因此蒼老聲音,沒在勸說張浩修煉,平時就跟張浩說說話而已。

時如過隙白駒,眨眼間兩年,張浩已經九歲。

某天夜幕即將降臨,似乎發生什麼事,趙家村的成年人,全部出去尋找。

趙家村的眾人回來,卻傳來趙婆婆撕心裂肺的哭喊聲。

撕心裂肺哭喊令張浩無比恐懼,聽聞趙家村的成年人交談,才得知事情原委。

上山採藥的趙爺爺,早晨出發,傍晚未歸。

趙家村的眾人前去尋找,僅帶回採藥的竹簍,以及被鮮血染紅的破碎衣物。

趙家村的眾人前去尋找,僅帶回採藥的竹簍,以及被鮮血染紅的破碎衣物。

趙爺爺在採藥的過程,遇到猛獸襲擊,連骨頭都被啃食,遺骸都沒留下。

透過門縫,見到趙婆婆抱著破碎衣服哭得撕心裂肺,張浩已淚流滿面。

趙爺爺慈祥的微笑,一幕幕記憶,不斷湧現而過。

即便母親去世時,三歲的他,什麼都不懂,並不知道去世是什麼意義。

但九歲的張浩,已懂得許多東西,明白死亡,就意味著消失,在也見不到。

淚流滿面的張浩,內心無比難受,就像被大山壓得,喘不過氣,快要窒息。

此時趙婆婆,跪地求著趙家村的眾人,為趙爺爺報仇。

卻聽聞,趙家村的眾人,很無奈說話聲。

將人連骨頭都吞下,起碼是開光期妖獸所為,趙家村眾人都沒有辦法。

畢竟趙家村的成年人,修為不過築基初期,築基中期的修為而已。

遇到開光期的妖獸,築基期的任何人,都難以擋得住。

張浩握著拳頭,咬著嘴唇,嘴唇都被咬出血,緩緩站起身,準備推門而出。

趙爺爺,從小疼愛他,要為趙爺爺報仇!

一股前所未有的憤怒情緒,蔓延而來,完全覆蓋恐懼情緒。

“此衣物上殘留的氣息,初步判斷,它是開光後期的妖獸。”

“找到它,又如何,你打不過它。”

張浩剛站起身,腦海中傳來蒼老聲音。

“打不過,我也要打!”

張浩咬牙切齒,臉色猙獰低吼出此話,推門而出。

“想報仇?必須得變強,你是否準備好了?”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