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第六節:未來的路,會很精彩

空竅玄妙異常,雖然寄託在方源體內,但是卻不和五臟六腑同處一個空間。你可以說它無限大,又可以說它無限小。

有人稱之為紫府,有人稱之為華池。不過更多人稱之為元海空竅。

整個空竅呈球形,空竅表面流動著白光,是一層光膜。就是先前的希望蠱炸裂開來,凝聚的一層光。

正是因為有了這層光膜,才支撐著空竅,不會塌陷。

空竅之中,自然就是元海。

海水平滑如鏡,呈現一片碧青之色,卻又濃稠無比,帶著銅的光澤。

這是一轉蠱師才有的青銅真元凝結,俗稱青銅海。

海面不到空竅的一半高度,只有四成四。這也是丙等資質的侷限。

每一滴的海水,都是真元,代表著方源精氣神的凝結,象徵著他十五年來積蓄出來的生命潛能。

蠱師就是用這真元來催動蠱蟲,也就是說,從此刻起,方源就正式邁入一轉蠱師的行列。

空竅已開,再沒有希望蠱匯入方源體內。

方源收起心神,只覺得前方的壓力堅厚如壁,也不能再進一步。

“一如前世啊。”對這個結果他淡然一笑。

“不能再走了嗎?”學堂家老抱著萬分之一的希望,隔岸喊道。

方源直接轉身往回走,以實際行動回答了他。

這下子,就連那些少年們也反應過來了。

頓時,就聽嗡的一聲,人群炸開了鍋。

“什麼?方源走了二十七步?”

“原來他只有丙等資質?!”

“難以置信,他這麼天才,只是個丙等?”

人群中掀起軒然大波。

“哥哥……”在人群中,古月方正抬起頭來,震驚地看著趟河回來的方源。他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幕,自己的哥哥居然只是一個丙等?

他一直認為,哥哥會是個甲等資質。

不,不僅是他,舅父舅母還有族中的許多人都這麼認為著。

但是現在,結果居然是這樣!

“可惡,居然只是個丙等!”古月族長暗捏雙拳,深深地嘆了一口氣,失望之情溢於言表。

暗中關注的家老們,有的皺起眉頭,有的低頭談論,有人仰天長嘆。

“會不會測試有誤?”

“怎麼可能?這方法準確無比,況且有我們一直盯著,作弊都難。”

“可是,那他先前的表現和才情,又怎麼解釋呢?”

“元海資質越高的少年,的確會表現出超越常人的特性。比如聰穎、悟性、記憶力、力量、敏捷等等。但是反過來,這些特性並不代表資質一定就高,一切還得以測試結果為準。”

“唉,希望越大失望越大。古月一族是一代不如一代了。”

……

冰涼的河水,浸溼了足襪,冷得有些刺骨。

方源依舊面無表情地走著,距離越來越近,他可以清晰地看到學堂家老沉重的表情,可以敏銳地覺察到上百位少年投來的目光。

這目光中有驚詫,有震動,有嘲諷,有幸災樂禍,有恍然,有冷漠。

一模一樣的情境,讓方源不由地想到了前世。

那時自己感覺天都塌下來了,過河時失足摔了一跤,渾身溼透,失魂落魄。卻沒有一個人攙扶自己。

這些失望、冷漠的表情和眼神,像是尖刀凌遲著自己的心。思緒紛亂無比,胸口更是隱隱作痛。

就好像是從雲端摔到地上,站得越高,摔得越狠。

不過,今生。

重臨這樣的場景,方源的心卻平靜無比。

他想到了那個傳說,當困境來臨時,要把心交給希望。

如今這個希望,就在自己的體內。雖然這希望不大,但已經好過那些毫無修行資質的人。

別人因此而失望,那就失望吧,又能如何呢?

別人的失望與我何干?重要的是自己心存希望!

五百年的生涯,讓他明白了一個道理:人的一生之精彩,在於自己追逐夢想的過程。不必苛求旁人的不失望或者喜歡。

走自己的路,讓旁人失望和不喜歡去吧!

“唉……”學堂家老深深地嘆了一口氣,又喊道,“下一位,古月方正。”

卻無人應答。

“古月方正!”家老大喝,聲音在溶洞中嗡嗡迴響。

“啊?我在,我在!”方正從震驚的情緒中掙脫,連忙跑出,不幸腳下一個踉蹌,頓時摔了個跟頭,噗通一聲,恰巧滾落到河裡。

頓時,鬨堂大笑。

“方家兄弟,不過如此。”古月族長冷哼一聲,對古月方正也產生了一種厭煩。

“這下丟人丟大了!”方正在河水中奮力撲騰了幾下,奈何這河底甚滑,根本站不起來。努力的結果,反而顯得他更加笨手笨腳。耳中聽到一陣陣的鬨笑聲,這讓他心中越加慌亂。

但就在這時,他忽然感覺一股大力把他拽住,腦袋終於脫離了水面,身體也重新掌握了平衡。

狼狽地抹了一把臉,再定睛一看,卻是哥哥方源提著自己的衣領,將自己提了起來。

“哥……”他張口欲言,換來的卻是水嗆到的結果,繼而又引發了一陣劇烈的咳嗽。

“哈哈,方家的難兄難弟!”岸上有人嘲笑出聲。

鬨笑聲愈加響亮,學堂家老也沒有站出來阻止,他深皺著眉頭,心中充滿了失望。

方正手足無措,就聽到耳邊傳來哥哥的聲音:“去吧,未來的路,會很精彩呢。”

方正不由地驚訝地張開嘴,此時方源背對著眾人,因此岸上的人都看不清楚。但是方正卻清楚地感覺到方源的平靜,說話的時候嘴角甚至都微微翹起,流露出一抹玩味深沉的笑意。

“明明只是個丙等資質,為什麼哥哥還這麼平靜?”不由地,方正的心中充滿了疑惑。

方源再沒有多說,拍拍方正的背,轉身就走。

方正表情愣愣的,走向花海。

“想不到哥哥竟然這麼平靜,要是我的話,恐怕……”他低著頭,無意識地向前走著。卻並不知道自己正上演著一場奇蹟式的表演。

等到他驚醒的時候,他已經站在花海的深處,一個先前並未有人達到的距離。

四十三步!

“天吶,甲等資質!!!”學堂家老失態地大叫著。

“甲等,竟是甲等?!”

“三年了,古月一族終於又出現了甲等資質的天才!”

暗中關注的家老們,也同時叫喊著,大失風範。

“嗯,方之一脈本來就是從我們赤脈分出去的,這個古月方正就由我赤之一脈收養了。”古月赤練當即宣佈道。

“怎麼可能?你赤練老鬼何德何能,誤人子弟的本事倒是不錯。這個孩子還不如交給我古月漠塵撫養。”古月漠塵像觸電一般,立即咆哮起來。

“誰都別爭了。這個孩子誰栽培,都沒有本族長親自栽培的好。誰有異議,就是反對我古月博!”古月族長雙眼赤紅,一掃先前的失望頹廢,整個人都癲狂了。

(ps:新書真心需要大家鼎力支援啊,多點選一下,都是好的。雖然說隔了兩個月才開新書,人氣有點斷,隨著時間流逝,人氣就會回升。但是……目前在衝新書榜的說,急需大家支援呀。混貼吧的同學都來起點支援一下,公眾章節是不收費的。)

最快更新,無彈窗閱讀請。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