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悍蘇祈

首頁 > 社會都市 > 

王悍蘇祈

王悍蘇祈小說

王悍蘇祈

河神也是神
狀態:連載中 分類:社會都市
更新時間: 2023-11-27 07:44:24
立即閱讀
簡介:

攪動國際風雲的王悍隱於市井,送起了外賣,一次酒後貪歡,讓蘇家千金懷了孕,平靜的生活再起波瀾,激流洶湧之時,隱龍出世,攪天動地![河神也是神]

章節目錄
檢視更多>
精彩章節

“草什麼草,沒大沒小的。”老頭子罵罵咧咧的聲音傳來。

“我剛才都給人保證了明天還,你這不是透支我的人品嗎?”王悍無奈道。

“你說啥?人品?你小子啥時候有人品了?”老頭子質問道。

這一次輪到王悍罵罵咧咧了,“沒事的話我先掛了。”

掛了電話。

王悍出了夜總會。

騎著心愛的電動車,在小區門口,碰到了一個戴著頭盔騎著摩托的快遞員,王悍把裝著佛頭的布袋子扔了過去。

一回家。

就看到果果在地上玩積木。

姜唐上身穿著寬大的居家短袖坐在沙發上剪指甲,衣領特別大,以至於王悍能夠清楚的看到這娘們兒裡面是真空的。

下身穿著只穿著內褲。

王悍沒好氣道,“你能不能好好穿衣服?”

“當著你的面我穿衣服都是多餘。”姜唐拍了拍手。

“還有孩子。”王悍換了鞋。

姜唐瞥了一眼果果,這才住了嘴。

沒有開小黃車。

“蘇祈呢?”王悍走進了廚房。

姜唐抱著腳丫子,“那是你老婆你問我幹嘛?”

王悍恨得牙根癢癢,給蘇祈發了個訊息出去,“晚上想吃點什麼?”

“清淡點的。”

“得嘞。”

做飯的時候。

就聽到有人瘋狂砸門。

王悍掉頭朝著客廳的姜唐喊了一聲,“阿姜!去開一下門!”

“看不到老子沒穿衣服嗎?”姜唐吼了一嗓子。

王悍放下手頭的東西,快步去開了門。

一開門。

王悍眉頭就皺了起來。

自家的大門上被潑滿了雞血鴨血,臭味燻得人腦瓜子疼,兩個流裡流氣的人正在牆壁上寫欠錢不還天打雷劈的字樣。

地上一片狼藉。

攏共四個人,為首的是一個穿著背心,披著舊西裝,戴著大金鍊子金手錶的寸頭中年人。

中年人正坐在樓梯上玩鬥地主。

聽到有人開門。

中年人扭過頭看了一眼。

操著濃重的方言口音道。

“嗷吆,這個騷寡婦還找了男人噶。”

王悍聽得一頭霧水。

“你們什麼人?”

一個長頭髮拿著刷子,刷子上面還沾著油漆,刷子指著王悍的鼻子。

“你管老子們是誰,讓那個騷寡婦出來。”

王悍沉著臉,“這裡沒有你們要找的什麼騷寡婦。”

坐在樓梯口的中年人摸了摸腦袋,看著手機,"嗷吆,怎麼還有個炸彈了噶,狗日滴,又輸球了。"

中年人從樓梯上站了起來,抖了抖披在肩膀上的西裝。

朝著王悍走了過來。

“朋友,讓那個騷寡婦出來,她欠了我們錢,我們來要賬。”

這人一張嘴,嘴裡一股濃重的味兒,就像是常年抽菸還不刷牙的那個味道一樣。

“你們是不是找錯地方了?”王悍拉著臉。

“別尼瑪廢話,我都聽到裡面有小娃娃的聲音了。”中年人踮起腳尖往裡面看。

只看到了抱著果果進臥室的姜唐背影。

“騷寡婦,穿的還挺騷的噶,床上叫的肯定很歡。”

男人說話間就要進門。

王悍一把摁住了男人的脖子往後推了一把。

“給老子把門口清理乾淨就滾,老子就不跟你們計較了。”

男人摸了摸腦袋,衝著幾個小弟笑道,“嗷吆,還是個楞頭噶,怪不得這個騷寡婦換地方住了,原來是找到靠山了噶。”

說著話,男人朝著王悍一腳蹬了過來。

但是他出手哪裡有王悍出手快。

王悍一腳就給男人踢了個四腳朝天。

這一腳用了一點內力,男人蜷縮在地上,一張嘴哇的吐出來了一口酸水,晚上吃的東西都吐出來了不少。

拿著刷子的長頭髮把刷子扔了過來,“草!打我大哥,你找死呢吧你!”

長頭髮一拳砸了過來。

啪!

王悍一把捏住了長頭髮的拳頭。

手腕一擰,長頭髮疼的一聲怪叫,彎腰轉過身,王悍在長頭髮腿彎就是一腳。

長頭髮當場就跪在了地上,王悍手中使勁,擰著長頭髮的手腕,直接卸了長頭髮的一條胳膊,長頭髮疼的呲牙咧嘴滋哇亂叫。

腳步聲從樓下傳來。

王悍朝著下方看了下去。

當看清楚之後。

雙方都愣了一下。

竟然是抱著女兒回來的田莉莉。

長頭髮看清楚之後也是愣了一下,“墩子哥,咱們好像來錯地方了,這不是騷寡婦的家。”

墩子哥從地上爬了起來,朝著田莉莉就衝了過去。

田莉莉驚慌失措,轉頭就要跑。

卻被墩子哥一把抓住了頭髮拽了回來,墩子哥二話不說就是兩個耳光打了過去。

“狗日滴,還偷偷搬家了噶,你那個半死的媽還在醫院躺著,你能躲到哪裡去?”墩子哥對著田莉莉又是兩個大嘴巴子。

王悍見狀,一腳踢開長頭髮,腳下一踢,長頭髮扔在地上的刷子直接被王悍踢了出去。

啪的一聲。

不偏不倚砸在了墩子哥的腦袋上。

油漆也濺了墩子哥一腦袋。

“打女人算個什麼本事?”

墩子哥抹了把臉,拽著田莉莉的頭髮,怒視著王悍,“狗日滴,我弄死你!”

王悍一個箭步,飛身而下,照面就是一個膝撞。

墩子哥順著樓梯滾了下去。

王悍拉著田莉莉手腕,把嚇得渾身顫抖的田莉莉擋在了身後。

墩子哥從地上爬了起來,“狗日滴,找死是吧?很能打是吧?打電話叫人,老子弄不死你們!”

田莉莉顫抖聲音傳出,“錢都給你們還了,你們還想幹什麼?”

墩子哥從地上爬了起來,“還的都是本金,利息還沒有還。”

“利息我也還了。”

“你還的是昨天的利息,今天的利息還沒有還。”

墩子哥一邊說話,一邊掏出來了一把小刀子,臉上冒著兇光。

田莉莉聲音顫抖,手忙腳亂的掏出來手機,“你們再這樣,我就報警了!”

墩子哥冷笑,掏出來一張欠條晃了晃,“報警噶?老子有欠條!警察來了也是老子佔理!”

田莉莉面色蒼白,玲瓏嬌軀都在顫抖。

墩子哥指著欠條上面的字,“看到了噶?你那個死鬼老公摁的手印,連本帶息,你還欠我三十萬。”

“這上面欠你的錢都還給你了。”田莉莉聲音無助。

墩子哥朝著這邊走來,“沒錢你就去賣噶,你這個騷寡婦出去賣,肯定能價格好。”

田莉莉面色蒼白,神色緊繃,嬌軀止不住的顫抖著。

墩子哥已經走了過來,帶著三個手下把王悍和田莉莉堵在了牆角,刀尖指著王悍。

“還有你個狗日的,今天把老子打成了這樣,老子今天不卸了你,老子以後還怎麼出來混!”

沒等王悍說話,田莉莉一咬牙就把王悍擋在了身後,“你們有事情奔我來,跟他沒關係。”

書友點評
釋出書評
同類推薦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