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婚後,高冷女總裁後悔了

首頁 > 社會都市 > 

離婚後,高冷女總裁後悔了

離婚後,高冷女總裁後悔了小說

離婚後,高冷女總裁後悔了

陸塵李清瑤
狀態:連載中 分類:社會都市
更新時間: 2023-11-29 07:52:22
立即閱讀
簡介:

她與他結婚三年,當她飛黃騰達後,卻嫌棄他懶散無用,最終提出離婚;殊不知,她的一切,都是他給的。[陸塵李清瑤]

章節目錄
檢視更多>
精彩章節

李浩整個人都愣住了,有點沒反應過來。

“你沒開玩笑吧?這傢伙怎麼可能當老闆?!”

張翠花也是一臉不可置信。

“怎麼不可能?狗眼看人低的東西!沒見過你們這麼囂張的,竟然還在這喧賓奪主!”經理一臉不善。

剛剛在包間裡,他可是看得清清楚楚。

前老闆王東,已經將整個雲頂酒店,轉讓給了陸塵。

“不、不會吧?這傢伙一窮二白,哪來的錢開餐廳?”李浩滿臉震驚。

“我哪來的錢,就不需要你操心了,你只要知道,現在這餐廳是我的就行,所以,只有我趕你們的份。”陸塵平靜的道。

一副吃了屎的模樣。

本想仗著黃金VIP,在陸塵面前威風一把,沒料到對方搖身一變,竟然成了餐廳老闆。

這簡直就是赤裸裸的打臉!

“陸老闆,要不要把這幾個鬧事的轟出去?”經理問道。

“算了,來者是客,好歹是黃金VIP,咱們應該好好招待,給他們送一瓶紅酒,算在我頭上。”陸塵淡淡的道。

“是!”經理恭敬點頭。

“拽什麼拽?還不是靠女人上位?”

“就是!一個吃軟飯的小白臉罷了,有什麼了不起的!”

張翠花與李浩兩人小聲嘀咕,明顯很不服。

“送酒就不用了,君子不受嗟來之食!”

這時,呂玉堂突然開口了。

英俊的面容,高貴的氣質,配上那迷人的微笑,看得周圍不少女人春心蕩漾。

張翠花精神一振,立刻炫耀道:“姓陸的!實話告訴你,玉堂剛剛從國外留學回來,不僅出生名門,而且還極有才幹,比你強了不止百倍!”

“沒錯!就你那點小資產,給玉堂哥提鞋都不配!”李浩跟著附和。

他們剛剛丟掉的面子,因為呂玉堂的出場,瞬間就找了回來。

買個餐廳了不起麼?

還不是靠女人上位?

哪能跟名門貴族相提並論?

“張姨過譽了,我也只是運氣好而已。”

呂玉堂淡淡一笑,眉眼間,卻帶著幾分抹不掉的傲然。

“看看!看看人家的修養與態度,再看看你自己,這就是差距!”張翠花狗仗人勢。

對此,陸塵都懶得多言,隨便敷衍了一句:“幾位慢慢享用,我就不奉陪了,告辭。”

說著,就準備離開。

“等等!”

李清瑤突然追上前幾步,問道:“這間餐廳真是你的?你哪來這麼多錢?”

“我沒錢,朋友送的。”陸塵道。

“朋友?不會是曹宣妃吧?”

李清瑤眉頭一皺,有點酸酸的味道。

“是誰就不用李總您操心了,您還是跟自己的學長,好好喝酒談心吧!”

陸塵哼了一聲,徑直離開。

“你......”

李清瑤張了張嘴,有些惱火。

只是請客吃飯而已,而且還有母親跟弟弟在場。

至於這麼小心眼嗎?

大男人,真是一點氣量都沒有!

回到包間後,陸塵有些悶悶不樂。

不知道怎麼回事,看到李清瑤跟呂玉堂站在一起,他心裡就十分不爽。

風度翩翩,有錢有顏,而且曾今還差點走到一起。

難免不叫人懷疑。

關鍵,李清瑤態度不明,讓他根本捉摸不透。

“陸先生,你這是怎麼了?一進來就垮著臉,跟誰欠你錢似的。”

這時,旁邊的曹宣妃調侃了一句。

“沒什麼,外面遇到了幾個熟人。”陸塵勉強笑了笑。

“熟人?難道是李清瑤?”曹宣妃挑了挑眉。

“是她,而且,還有個叫呂玉堂的傢伙。”陸塵倒也沒隱瞞。

“呂玉堂?”

曹宣妃露出了玩味的表情:“陸先生,這個人可不簡單吶!”

“你認識他?”陸塵有些意外。

“不認識,但聽說過。”

曹宣妃喝了口紅酒,笑著道:“呂玉堂這個人,在南省的富婆圈子很有名,是職業的小白臉,有顏值有氣質,出手還特別闊氣,非常討女人喜歡。”

“怎麼,你對他也有興趣?”陸塵試探著開口。

“呵呵,這種中看不中用的小白臉,我可不喜歡;再說了,有你在旁邊,哪個男人,能入得了我的法眼?”曹宣妃曖昧的眨了眨眼。

見陸塵不敢接招,她又嫵媚一笑。

“其實吧,呂玉堂以前家世還不錯,但近些年沒落了,所以他就成了一個落魄貴族。”

“正所謂由儉入奢易,由奢入儉難,為了維持自己的富貴生活,呂玉堂最終成了一個,靠騙女人為生的小白臉。”

“南省不少富婆,都被他騙得傾家蕩產;他慣用的套路,就是利用上次行騙的錢,去哄騙下個富婆,不停的進行套娃。”

“而且,他城府很深,會使手段,導致很多女人被賣了,還心甘情願的為其數錢。”

“如果他盯上了你的前妻,那麼你最好警惕一點,到時候她被騙財騙色不說,興許,連命都會搭進去!”

聽到這話,陸塵不禁微微皺眉:“原來是個騙子。”

“反正這個人,你最好還是提防一二,以免陰溝裡翻船。”曹宣妃道。

“多謝提醒。”

陸塵若有所思的點點頭。

“陸先生,你這麼在意李清瑤,不會還想著死灰復燃吧?”

曹宣妃的表情,突然變得有些幽怨。

“我只是念及舊情,不希望她受到傷害而已。”陸塵搖頭否認。

“哼哼......這樣最好!”

曹宣妃勾了勾嘴角,十分霸氣的道:“當然,你如果真的餘情未了,我也不介意跟別的女人爭一爭,反正我看上的男人,誰都搶不走!”

說完,還挑釁的抬起下巴,一副老孃我吃定你的模樣。

書友點評
釋出書評
同類推薦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