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2章 第853章 敬謝不敏

程子言聽著小孩子這麼說,臉上也稍稍正正色了一些。

“此生若是能娶到公主,我定珍藏之,小朋友不必擔心我對公主的真心,程某從未婚配,家中老母也早逝,內宅更沒有亂七八糟的女子,程某孑然一身,只為等公主一人,她若回眸,程某自是珍視之,若能娶到公主,此生絕不負她。”

程子言表達著自己的一腔真情,哪怕眼前只是一個小孩子,他也不想應付。

哪怕全天下都知道他愛慕公主,那又如何?

哪怕最後公主沒有選擇他,那又如何?

這一次他絕對不會再放棄,也絕對不會任由公主悽苦一生。

他要一輩子默默的守候著公主。。

顧明陽默默的看著程子言看了許久。

這男人看著還算是順眼年紀和阿孃相仿,也不是什麼花言巧語的人,更不像外面那些人一樣,長得大腹便便,還一個比一個醜。

最近皇上給公主拿來的那些畫像裡的大人們長相極醜。

他也打聽了幾個,發現那些人表面上看著光鮮亮麗,實際上背後是秦樓楚館的常客。

他仰起了下巴,勉強的算是同意了程子言的事情。“那你就先好好表現吧,如果你說的是真的我會在公主面前替你美言,可你若是說的假的,等我長大了,我會收拾你的。”

程子言聽著小孩子說的這些沒由來的笑了笑。

“既然程某真心求娶,又怎會看著公主受委屈,程某說到做到,必不會食言,快回去吧,一會兒你爹孃就要找你了,宴會廳上也不怕跑丟了。”

程子言看著顧明陽,莫名的從他的身上看到了一些金城主的風格,他啞然。

金城主……

莫非……

顧明陽已經八歲了,算是個半大的孩子,他又跟著唐綰綰練武,身材要比一般的孩子魁梧許多。

平日裡他總是板著一張臉,沉默寡言,看著倒不像是隻有八歲的心性,反倒與十幾歲無異。

顧明陽嗯了一聲,也沒再多說什麼,轉身就走了。

他在心裡接受了程子言。

畢竟這位可比大廳上那些男人好的太多。

就是不知道孃親是怎麼想的。

程子言默默的看著這小孩子離去的背影,回到涼亭裡,靠在一個柱子上,又喝了一壺酒,明顯興致不怎麼高。

有些人一旦錯過就是一輩子,他也不知道自己能否求娶到公主,但那兩個小孩怪有趣的。

他一邊喝著坐在涼亭裡面開始賞月,沒一會兒一名女子看到了程子言。

她心中一喜,快步走了過來。

程子言明顯也看到了她,微微站直了身子眼底有一絲不悅。

女子激動的說道,“程大人怎麼獨自在這兒喝酒,前廳那麼熱鬧,程大人久居邊疆今日回京,還不好好認識一下京中的同僚,日後在朝為官,好歹也能相互照應一二。”

“不必。”程子言能從對方的口氣裡聽出明顯的擔憂和關切。

他敬謝不敏。

“喝酒喝多了傷身,你又何苦折磨自己呢。”女人再次開口。

她伸手從程子巖的手中奪過來了酒杯,看著他的樣子,怒氣不爭。

京城裡的傳聞,她不是沒聽過。

只是沒想到這個男人會為了公主做到這一步。

她以前就輸了一步,現在更是輸的滿盤皆輸。

女子垂在身側的手狠狠的掐住了手心。

程子言接連後退了好幾步,聲音裡盡是冷漠和淡然,“孤男寡女,共處涼亭,不太合適,貴妃娘娘還請恕在下無禮,先行一步。”

來的女子正是胡貴妃,她剛才譴退了宮女,想和程子言單獨相處一陣。

可是程子言這冷漠的態度實在是刺傷了她。

“程子言,你別等了。”胡貴妃高聲地喊著,此刻的他歇斯底里,已然忘了她的身份。

吼完了之後才一陣後怕,這深宮裡想看著你死的人不盡其數,若是今日被人聽到,日後傳出些許口舌。.m

胡貴妃想著身上就佈滿了寒意。

她一定要爬到那個最高的位置,一定。

程子言微微站定了腳步,奇怪的看了一眼胡貴妃。

胡貴妃臉上帶著諷刺的笑容,“你以為那兩個孩子和她無親無故嗎?那兩孩子就是金城主的孩子,要不然公主之軀怎會帶著別人家的孩子,你還想著娶公主,斷然不可能。”

程子言聽到這話也是一愣,他是萬萬沒想到那兩個孩子竟然就是公主殿下的親生兒女。

一想到那倆孩子的容貌,他很快就反應了過來,冷淡的看著貴妃。

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貴妃向來不喜歡公主。

他不傻,也不想給公主惹來是非。

“此事與貴妃娘娘無關,多謝貴妃娘娘提醒,陳某先行告退。”

程子言落荒而逃。

胡貴妃頓時就著急了,急忙呵斥著,讓侍衛來攔住他。

他在御花園裡跑來跑去,成何體統。

因為喝了太多的酒,腳下都有些虛浮,還沒跑兩步就被貴妃娘娘身旁的一個侍衛給推到了池子裡。

程子言在池子裡撲騰了一陣,頓時覺得一陣悲涼,腦子一熱,喪失了想要上岸的想法。

貴妃本來只是想攔住他,看侍衛把他推到池子裡之後便不再想出來,一心求死,頓時著急了。

“愣著幹什麼?還不快去救他啊,人但凡有個好歹,本宮拿你們試問。”胡貴妃急切的催促著侍衛

濃濃夜色之中,程子言嗆了幾口水,暈厥了過去,很快被人救了起來又遮上了個衣服,匆匆被帶到了後花園的一處暗室。

胡貴妃臉色也有些不好看。

今日御花園人員眾多若是傳出什麼好歹,她……

胡貴妃只好囑咐自己的貼身丫鬟前去打探訊息,生怕傳出一些有的沒的。

她派了許多的侍衛在門外把手,看著躺在床上的程子言,喃喃自語,“我心中慕你多年,可是奈何要入宮為妃,這些年我們都錯過了,還好你還在。”

她貼身的小丫鬟早就嚇了個半死,“貴妃娘娘這要被抓了,恐怕……”

“怕什麼。”貴妃娘娘冷笑了一聲,既然都已經走到這一步,還有什麼可怕的。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