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3章 第854章 能看見才怪

皇上早已經年邁,哪怕她再年輕,對皇上再有吸引力,以後也難再生一個皇子。

畢竟……年紀在那擺著。

有些東西不行就是不行。

四皇子已然樹大,她即便生出來個皇子也無抗衡之力。

但這深宮之中若沒有皇子,以後只有垂垂老矣的份兒,她不想自己這一生都要這樣荒蕪。

有了孩子,日後也能留個念想。

如今正是能要到孩子的好時機,更何況是自己所愛的人的孩子,她甘之若飴。

“這被抓到了,可是要殺頭的,貴妃娘娘三思啊。”宮女兒嚇得哆哆嗦嗦。

是啊,貴妃娘娘不害怕。

但是出了事兒,第一個要打死他們的就是這些不起眼的小人物呀。

她背後的母家也會盡全力保護胡貴妃。

求求了,她真的想活下去。

“四皇子有自己的孃親,日後咱們連個孩子都沒有,以後只能在冷宮裡孤寡孤獨的過著,難不成你要眼睜睜的看著我孑然一身?做大事哪有不冒險的,今日就算冒了險,以後有了孩子,也是我日後的仰仗,不至於在深宮裡沒人看望我,我若不得是你,以後也要跟著我一起守在冷宮裡,就咱們倆人,孤獨到老。”胡貴妃摸了摸自己的臉龐。

她的年紀已經不小了,再不想生的話,以後都生不了了。

小丫鬟看胡貴妃已經想好了,索性閉了嘴,默默嘆息一聲。

個人有各命,跟著他們這個主子,這就是他們的命。

這邊,耶律梓在宴會大廳上待著無趣,也在後花園裡溜達。

在看到程子言和胡貴妃發生爭執的時候,她就躲了起來。

耶律梓坐在樹上,饒有興致的盯著他們。

本想避一避風頭,沒曾想還吃到了瓜。

程子言落水時她本想下去營救,然而看到胡貴妃找侍衛把程子言救上來又拉到了一旁的寢宮,耶律梓面色凝重了起來。

一個是當朝寵妃,一個是皇帝的得力干將。

兩人就算有什麼前程往事,也絕不能牽扯在一起。

程子言和公主的事情她也略有耳聞。

若程子言和胡貴妃發生了什麼,皇上為了遮掩醜聞,一定會把程子言尋個個由頭處死。

耶律梓悄悄的跟上了他們再確定房屋位置的時候,就在周圍環視了一圈。

果然深宮之中到處都是別人的眼線。

胡貴妃這個蠢貨,在宮裡呆了這麼久竟然不知隔牆有耳。

恐怕她如意算盤打錯了。

現在敢和程子言孤男寡女,共處一室。

一會兒別的妃嬪立馬就能去皇上面前告狀。

“蠢貨。”耶律梓暗罵一聲,轉身立馬找唐綰綰。

不管怎樣,絕不能被別人看到。

她去找唐綰綰的時候,別的幾個小宮女兒撞見胡貴妃的好事,也全都去稟報給自家娘娘。

眾人全都出動,牽一髮而動全身。

很快一傳十十傳百。

唯有胡貴妃這個蠢貨還計劃著貼貼。

耶律梓生怕自己跑晚了一步再惹是非,想了想,還是回了剛才的屋子,直接把胡貴妃打暈。

守在門口的宮女突然看到一個女人出現在自己的面前嚇了一跳,整個人哆哆嗦嗦的看著耶律梓。

完了完了!

怎麼這麼快被抓了?

宮女回頭看了一眼房間內,發現貴妃衣服還完整,只是孤男寡女,倆人都被打暈了,還躺在床上,有點……

“看什麼看,你都快要被你家貴妃娘娘給害死了,還在這蠢了吧唧的守門呢,別人早就去告狀了,一會兒就有人過來,還不趕緊處理。”

耶律梓恨鐵不成鋼的看著那小宮女。

小宮女哆哆嗦嗦,害怕耶律梓是在詐她。

剛才明明四處觀望了,附近沒有人呀。

耶律梓心裡著急的要死,看著宮女還在那迷迷瞪瞪,伸手直接拽住了胡貴妃。

“愣著幹什麼呀?我的天吶,真是不著急呀!”

耶律梓真正的體會到了什麼叫做皇帝不急太監急。

她急匆匆的打暈了胡貴妃,像是拉死豬一樣的拎著一隻腳又拎到了河邊兒。

緊接著把胡貴妃扔到了河裡,沾了沾水。

小宮女兒嚇得臉色一變,本以為耶律梓要害貴妃,看著她又把貴妃給撈了上來,懸著的一顆心終於放下。

“你……你怎敢這麼對著貴妃娘娘。”小宮女哆哆嗦嗦的開口。

“不這麼對她,一會兒她就要被搞死了。”

說完,耶律梓毫不客氣的看了一眼宮女兒,有抬腿直接把小宮女也踹到了湖水裡。

“來人啊,救命啊!”

小丫鬟不會水,在水中撲通了一陣兒,也忘了不能大聲喧譁會引來人的事情,一直在喊著救命。

耶律梓皺了皺眉頭。

計劃還沒完成,這兩個小蠢蛋兒,怎麼就會害別人呢?

她走到河邊,把那小宮女也拉了出來。

她伸手在胡貴妃的臉上拍了幾下。

胡貴妃幽幽的轉醒。

看到耶律梓的時候就像是看到了鬼一樣。

“你怎麼在……這……”胡貴妃慌張的想看剛才的房間。

剛才的醜事,這女人看到了多少?

耶律梓冷哼了一聲,“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為,我可沒那心情跟你唧唧歪歪的掰扯,主要是怕你害了程子言,從現在開始就當沒見過程子言,一會兒別人來害你,你就一口咬準了,什麼都不知道,他們就是在陷害你,聽到了沒。”

耶律梓急匆匆的說完之後,也不管胡貴妃到底聽明白了沒有,又對小宮女說道。“一會兒無論誰陷害你家貴妃,都要一口咬定了,你家貴妃是不小心掉進了河裡,所以你們兩個衣服溼了,不得不躲了起來,亂說你倆都死了。”

她漸漸地聽到了腳步聲,趕緊躲開。

胡貴妃能在宮裡面活這麼久,自然帶了幾分腦子。

她慌張的拉著自家宮女回了屋。

然後又吩咐著另一個宮女回寢殿幫忙取衣服。

剛吩咐好這一切,只聽見外面喧譁的聲音。

寧貴妃身後跟著呼呼啦啦,許多人朝著這間房間走了過來。

不遠處的宮女對著她點了點頭,示意房內的人還沒出去。

耶律梓站在不遠處冷哼了一聲。

她好歹是草原上長大的,剛才把胡貴妃打暈丟水裡是在後窗戶。

這小姑娘能看見才怪了。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