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4章 第855章 文學水平不錯

而另一個角落裡小宮女走了出來在一個不起眼的嬪妃跟前說了幾句,那女子瞭然,瞬間就朝後退了幾步,遠離包圍圈。

寧貴妃還在拉著皇上的胳膊撒嬌,“皇上,臣妾剛才看到了一個女子拉著一個男子走到了這屋裡,您說,宮裡面怎麼能容忍這種醜聞呢?是不是要把人抓了,好好的審問個清楚,也免得敗壞了咱們宮裡的規矩。”

“朕倒要看看是誰那麼大膽。”皇上隱隱猜到自己是被算計了,但他也不想就這麼稀裡糊塗地任由人在宮裡胡作非為。

他看了一眼寧貴妃臉上帶著笑容的表情,有一種不好的預感。

“胡貴妃呢?”皇上淡然的問著。

這裡發生的事情,許多人都朝著這間屋子來了。

“這宮裡人多事兒多,大家都以姐姐為尊,說不定姐姐被誰給羈絆住了,正在與人深入交流呢。”寧貴妃說這話的時候,臉上帶著笑。

耶律梓聽得一陣齜牙咧嘴,這些女人的戰場真是不見硝煙呀。尒説書網

分分鐘就能搞死人。

這一語雙關,嘖嘖,寧貴妃的文學水平不錯。

耶律梓也終於看到了姍姍來遲看熱鬧的唐綰綰,對她招了招手,臉上掛著我什麼都懂的表情。

尤其是眼角的餘光,看到公主的時候,不斷的對公主眨眼。

公主看耶律梓這表情只覺得奇怪。

好像沾染上什麼是非了。

耶律梓湊了過去,在唐綰綰耳旁耳語了兩句。

公主隱隱約約聽到了程子言幾個字。

顧明陽跟在唐綰綰的身旁,他向來耳朵好使,聽完的話直接變了變臉色。

還以為程大人能配得上公主孃親呢,就這腦子和智商,一點算計都扛不了,以後也是個天天惹事兒的。

程子言不知自己因為這一點點的小錯誤差點被pass掉了。

公主臉色也變了變,想問詢的時候發現寧貴妃眼角的餘光在看著她。

她只好裝作什麼都不知道,一臉平靜的盯著前方。

寧貴妃看皇上替她撐腰,心中越發卻越糟,就像扳倒胡貴妃了,這個蠢貨敢在宮中密會他人。

哈哈,她的春天要來了。

“還愣著幹什麼?還不趕緊把屋裡的人給抓出來。”寧貴妃狐假虎威。

“皇上,是妾身在屋裡。”胡貴妃在屋內小聲的開口。

這低沉的語氣,在旁人看來就是心虛。

“姐姐在屋裡做什麼,剛才就聽到了我們的聲音,怎麼不早早出來?”寧貴妃看熱鬧不嫌事大,諷刺的開口。

胡貴妃在屋裡久久不回應。

皇上臉色一沉。

他早就注意到了公主和耶律梓幾人在交頭接耳,尤其是在聽到胡貴妃這故作心虛的語氣,頓時猜明白了。

胡貴妃要真有鬼就不會說話了。

正是因為開口說話這樣的語氣,典型是想要逗一逗寧貴妃。

“原來剛才看到的私通的人竟是姐姐和……”寧貴妃裝作口無遮攔的開口,說到一半又慌忙的捂住了嘴,“可能是我看錯了吧,姐姐在屋裡一定有自己的原因,怎麼可能會與別的男人私通呢,哪個侍衛有這麼大的膽子敢在宮裡苟合。”

皇上此刻也意識到了什麼,面色平靜的盯著寧貴妃,心中卻帶了幾分諷刺。

這蠢貨到現在還想著誣陷別人,也不怕自己被算計了。

後宮裡這麼多女人,什麼時候能平靜一點?

他真的好煩。

“罷了,回去吧。”皇帝幽幽的開口。

寧貴妃滿臉問號。

怎麼皇上不按套路出牌!

平常男人得知自己被綠了不得氣的要殺人,何況是九五至尊的皇上。

可皇上對於後宮這些爭寵陷害的戲碼早已經看了好幾十年。

這兩個女人內鬥還嫩的很。

他在農工人的慶功宴上,不屑於處理這種捕風捉影的小事。

何況是一把年紀,還要被後宮家眷們看熱鬧,皇上不想丟這個人。

寧貴妃卻不知皇上心中所想,只不想錯過這個機會,心中更是怨恨胡貴妃這個賤人就是得寵,鬧出這麼大的醜聞,皇帝竟還想遮掩掩兒。

她今天就要胡貴妃死。

“皇上,都怪臣妾,看錯了胡姐姐,那麼喜歡皇上,又怎會和別的侍衛有什麼牽扯,諸位也快回去吧,今日的事兒切勿外傳,以免影響了胡姐姐的名聲。”胡貴妃故意裝作自己大方又大度的語氣,虛偽有綠茶的替胡貴妃遮掩。

唐綰綰嘖嘖兩聲。

口口聲聲是維護,卻句句不忘陷害。

後宮裡的女人果然沒有一個好東西。

公主在一旁帶著淺淺的笑意,想要看熱鬧。

正說話間胡貴妃的宮女抱著兩套衣服,匆匆的走了回來。

“拜見皇上,貴妃娘娘以及各位大人。”小宮女手捧著衣服跪在了地上。

“你這是……”寧貴妃有一種不好的預感。

“我們家娘娘剛才不小心掉到了池子裡,被丫鬟救了上來之後,因為不體面,所以先躲進這個屋子裡了,貴妃不小心失足落水,讓各位見笑了,我替我家貴妃賠個不是。”

寧貴妃聽完之後,整個人的臉色都變得不好了。

什麼。

她失足落水了。

“屋裡的男人呢?”

“什麼男人,寧貴妃怎麼天天想男人。”宮女兒故意裝作自己非常耿直的樣子,此話一出,鬨堂大笑,寧貴妃的臉色羞紅,下意識的就要扇那宮女一巴掌,那宮女又跪地朝著皇上磕了個頭。“皇上,奴婢先把衣服給貴妃娘娘送過去,免得貴妃娘娘著涼。”

說著他端著衣服打開了個門縫就進了屋。

“皇上……臣妾剛才就是看到了胡貴妃帶著一個男人進了……”

“放肆。”皇上又狠狠的朝著寧貴妃的臉上扇了一巴掌,“宮裡面什麼時候允許你們這種捕風捉影的猜測了,更何況今日在宴會上你竟然挑動著我們來看熱鬧分明是心懷不軌之心,胡貴妃有協理六宮之權,即便是你不爽,胡貴妃也不可這樣栽贓陷害!”

寧貴妃整個人都已經被扇懵了。

她連房門都沒開啟,皇上就這麼相信胡貴妃那個賤人。

還當著文武百官的面打她,她以後還要不要面子了?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