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5章 第856章 非要在大喜的日子逼他扇她

“皇上……您……您怎麼能這麼偏心。”寧貴妃捂著臉跪在地上,一臉不可置信地看著皇上。

皇上現在怒氣還未消,看著寧貴妃那故作委屈的模樣,只覺得可恨。

這群女人真煩呀。

非要在大喜的日子逼著他扇她。

不搞事就不會死嗎?

唐綰綰看著皇上這態度,只覺得很可愛。

皇上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幽默風趣,又很能鑑別綠茶呢?

“妹妹你在說什麼呢?我只不過是掉水裡了,換了個衣服,在妹妹的嘴裡就是這麼的不堪入耳……哪怕姐姐平時有什麼做的不對的地方,妹妹可以指出來,也莫要編排一些流言蜚語,詆譭姐姐的名聲呀。”

胡貴妃緩緩的走了出來,楚楚可憐的站在皇上的面前。

皇上看了一眼胡貴妃,二人互相一對視,皇上瞬間就明白了胡貴妃也並非全然無辜。

胡貴妃低垂著眸子抹了兩把眼淚,又不敢演的太過,惹的皇上嚥氣,只能一直低著頭。

她能在宮裡混下去,對皇上的態度摸的一清二楚。

皇上冷哼了一聲,不悅的盯著他們兩個。

“今日目的是農工人的慶功宴,你們二人切莫在攀咬,此事朕會下定奪,散了吧!”

皇上冷冷的開口,說完,打算把此事翻篇。

他朝前走著,想要回到宴會大廳,周圍的眾人又怎敢忤逆皇帝的意思,趕緊跟著皇上離開了。

寧貴妃朝著屋內的方向看了一眼,壓根沒有看到什麼男人,頓時臉色慘白,她狠狠的瞪了一眼那宮女。

不……今日若是不澄清。皇上是要厭棄她的。

她處心積慮積累出來的好名聲,絕不能就這樣壞了。

“皇上都是這宮女陷害我,她在我耳邊嚼舌根,說些有的沒的,我才誤會了姐姐皇上,切莫怪罪。”楊貴妃跪著爬到了皇帝跟前。

“滾。”皇上已經懶得搭理寧貴妃了。

是非對錯,在他的眼中看來壓根不重要。

重要的是他們這些女人之間捕風捉影的汙衊,鬧到了眾人面前,讓皇家沒了面子。

胡貴妃心滿意足的朝著寧貴妃笑了笑。

寧貴妃氣急,又拉著一旁的妃嬪替自己說話。“皇上,安嬪可以為臣妾作證,剛才就是個小宮女,亂嚼舌根,臣妾才帶著皇上您來捉姦,以正後宮風氣的樣,皇上您怎能誤會臣妾!”

“臣妾不知道。”安嬪趕緊開口。

她對寧貴妃必而遠之,笑話,都什麼節骨眼兒上了還胡亂攀咬。

好不好?一會兒倆人全都搭進去。

皇上越聽越煩。

扯東扯西的還嫌熱鬧,沒被別人看夠。

他壓根不搭理寧貴妃,徑直朝著唐綰綰走了過去,“不知愛卿對於璃國之事有何見解?咱們可去書房商討一下官員任命事宜,璃國的事情迫在眉睫也耽擱不可。”

“是。”唐綰綰微微頷首,乖乖巧巧地跟著皇上去了書房。

皇上又召集了另外幾個大臣。

那幾位大臣面如苦澀,好好的來參加個宴會,本想休閒放鬆一下,這下又要忙於公務了。

幾人都不滿的瞪了一眼寧貴妃。

寧貴妃不知不覺之間就被幾個人給怨恨上了,滿臉委屈朝著那宮女的臉上狠狠的扇了幾巴掌。

宮女兒自知委屈,捂著臉不敢說話。

寧貴妃發洩了好大一會兒怒火這才匆匆的收拾行囊離開。

“等著,回去了本宮再收拾你們。”寧貴妃撂下了狠話,幾個小公女兒同時打了個冷顫。

胡貴妃臉上掛著,笑意看著寧貴妃。

“妹妹,多行不義必自斃,又何必想著害別人呢?”胡貴妃!笑得張狂又得意,今日躲過了一劫,莫名被耶律梓相助,此時炫耀的心達到了頂峰。

“你自己做了什麼你自己心裡知道,不過就是你躲過了這一劫,別以為我抓不到你的錯處,你以為現在皇上沒處置你就是皇上不介意嗎!咱們這位皇上只不過是隱忍不發,別以為你能逃過此劫。”寧貴妃說完,故意挺直了脊樑驕傲的離開了。

胡貴妃看著呵呵兩聲,又朝著屋子裡不捨得看了一眼嘆息道,“還好躲了一劫。”

今日的事的確莽撞了。

胡雪婷看著眾人都散去了,不滿的看著胡貴妃。

“貴妃娘娘,您到底在做什麼呀?今天到底有沒有這回事兒?那女人怎麼還能陷害你!!”胡雪婷還想說兩句胡貴妃太蠢了的指責的話,到底還是忍了忍。

貴妃娘娘的身份她得罪不起,之後貴妃若是當了太妃……

她如果嫁給現在的太子,日後當皇后,一定要好好整治整治的後宮,讓這些女人全都老老實實的,再也不敢造次。

“不該你管的事情不要多管,在這後宮裡最怕的就是管不住嘴的。”胡貴妃再一次冷臉對著胡雪婷說道。

她今日是冒失了一點兒,但是胡雪婷有什麼資格和身份去指責她?

胡雪婷從沒見貴妃娘娘對她這麼生氣,撇了撇嘴,老實的跟在了她身後。

“我錯了。”胡雪婷時時務者為俊傑,莉莉所說的道歉,這一道歉把胡貴妃給噎的沒話說了。

二人朝著宮內走去,胡貴妃越想越氣,還是忍不住的嘀咕兩句。

“管好你那張嘴,否則你早晚會因為你這張破嘴惹是生非,我連我自己都沒辦法護住,以後也沒辦法護住你,在宮裡邊待著就好自為之,想耍小聰明,你真以為自己聰明的能活到最後,在宮裡能活下來的那一個不是人精,呵呵。”

胡雪婷低垂著眼眸,眼底盡是不滿,但嘴上還是乖乖巧巧的嗯了一聲。

耶律梓遠遠的看著胡貴妃這導致演的這一齣戲反倒讓寧貴妃丟了寵愛,嘖嘖兩聲。

她壓根不想幫寧貴妃呀。

若不是為了那呆子。

耶律梓突然想起那呆子被她丟到了草叢裡。

她終於找到了草叢,把程子言拽了出來,看到他英俊的臉上滿是紅包。

耶律梓假裝沒看見,又把他丟到河裡涮了涮。

“清醒了沒?差點小命都沒了,還暈著呢?”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