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6章 第857章 這話可不興說

程子言嗆了好幾口水之後,意識到自己剛剛險些歷經一劫,倉皇整理衣服,感激的看著耶律梓。

“多謝公主,出手相救,程某……程某感激不盡,不知……”程子言頓了頓,也不好意思把剛才齷齪的事再重複一遍。

他結結巴巴,不知該怎麼阻止措辭。

“無妨,我可不需要你以身相許,去尋找你該找的人吧,可別再被別人算計了,傻了吧唧的。”

耶律梓無所謂的聳了聳肩。

頗有一種事後拂袖去,深藏功與名的即視感。

程子言衣冠不整,自然不好就這樣回到宴席。

路上巧遇了四皇子。

四皇子撇了一眼程子言,一副不想搭理但是更不想耶律梓過來多管閒事。

還是別的男人的閒事。

他冷哼了一聲,“跟著本皇子吧,本皇子帶的有一身尋常衣物,你我身量相當,今日本皇子樂於助人。”

程子言就這樣稀裡糊塗的跟著四皇子到了一處寢殿。

他可沒那麼大臉覺得四皇子會害他,憨憨傻傻的笑了笑,“今日之事,多謝四皇子和耶律梓姑娘,改日你二人大婚,下官定前去祝賀。”

四房子原本臉色還有點兒陰沉,但聽完程子言說的這話,臉上掛了上了一絲滿足的笑容。

這還算是上道兒。

想起來大婚,他腳步更快了,語氣也溫和了一些。

“梓兒這丫頭平日裡就是有一些不著調,但是人也好心,你要是沒點心眼被別人算計了,你的好日子就到頭了,想娶的人也娶不上。”

程子言這個聽到這話心頭一愣。

不……他要娶公主,無論遇到怎樣的坎坷困難,都一定要娶公主。

公主此刻正在這所寢殿等著他們,身後的宮女雙手奉上了一身尋常衣物。

程子言看到公主下意識的想躲避。

他這麼狼狽出現在公主面前,多尷尬呀。

四皇子卻直接把程子言推到了前面。“左右以後要經常見面,既然想成為夫妻那就風雨同舟,以後什麼樣見不到呀,落個水都害怕被公主姑姑看見?既然想追求了,就不要怕對方看到自己狼狽的那一面,正好也可以看看公主的心意。”

公主也聽到了四皇子說的這些話,尷尬的別過了臉。

這孩子怎麼說話這麼實誠?

“那就多謝賢侄。”程子言看出了公主對自己的稱心,也看出來四皇子是有意撮合他們,頓時想捉弄四皇子一番。

“……”四皇子愣了一下,現在就應該把這小子給趕出去。

這人蹬鼻子上臉的速度也太快了。

“我剛才……”程子言走到公主面前,突然心生膽怯。剛才差點被算計的事情,怎麼能當著心愛的人的面說得出口。

公主只是笑了笑,並未埋怨。

“世人都有犯錯的時候,更何況在這深宮裡,就算你不想犯錯,也有的是人盼著你犯錯,何必放在心上。”

“你都知道了。”程子言緩緩說道。

“能有什麼不知道的,從前那誰就是那麼喜歡你,現在依舊心意沒變,那我就替你說和說和,省得我家在中間當個罪人,壞了你們兩個的好事兒。”公主裝作陰陽怪氣的開口。

“你胡說什麼啊?從始至終我心裡只有你一個人,我又怎會愛上他人。剛才的事情都是誤會,也是那女人陷害我,我和她……你知道的。”程子言急切的解釋著。

“我不知道。”公主煩躁的開口。

“……”程子言情急之下被懟的啞口無言,竟然不知該怎麼反駁。

公主看著他那緊張的樣子突然笑了。

這人呀,傻了吧唧的還有點好玩,要真被別人算計了,張十張嘴都說不清。

“從今往後會不會多帶點兒心眼兒,下次要是再被別人這樣算計了,我可就不管你了。”公主冷哼的開口。

“我就知道你最好了,從今往後我一定要小心謹慎,遠離是非。”程子言巴結似的回應,心裡美滋滋。

她這個態度,明顯是有所鬆動啊。

“這還差不多。”公主驕傲的看著程子言,看他頭髮溼漉漉,亂七八糟封粘在臉上,別提有多滑稽了。

“我就知你心中有我。”說著,程子言直接把她攬入了懷中。

公主嚇了一跳,這人動作怎麼這麼莽撞。

“你別這樣,小四還在這看著呢。”公主倉皇的想要推開程子言。

四皇子愣了一下,好像覺得自己有點兒礙事兒了。

他的咳嗽一聲趕緊尋了個由頭出去了。

“我什麼都沒看見,你們繼續。”

程子言這下理直氣壯堂而皇之的抱著公主。

“礙事兒的人都已經走遠了,你還不情願。”程子言皮了一下。

“……”公主只覺得這氛圍好像是有那麼一丟丟的不對,但又說不上來。

怎麼稀裡糊塗就被拐了呢?

“不對呀,我想要的求偶的劇情不是這樣子的,你怎麼跳了那麼多環節。”

程子言不吃也都沒忍住,笑出了聲。

他的公主,真可愛。

“你覺得還差什麼環節?日後我都一一補給你。”

“還補什麼補!都已經出來這麼久了,該回宴會大廳了,皇上說有重要的事情要宣佈,不知要給哪家倒黴孩子賜婚了。”公主推開程子言,一點不顧什麼風花雪月,急切的推開程子言就要走。

還沒走遠的四皇子,隱約覺得公主在暗含他。

沒錯,他就是那個要即將被賜婚的倒黴孩子。

“有娘子真好。”程子言的言下之意是有人護著。

四皇子腳下一滑,早知道就應該把他們都殺了。

全都丟出去。

一個不留!

不過想起一會兒在大廳上即將發生的事情,他又忍不住的笑了,又加快了腳步。

出去賞花的人陸陸續續回到大廳。

皇上的歌舞也看膩了,清了清嗓子。

臺下的眾人頓時安靜了下來,知道皇上是有事要宣佈。

眾人耳觀鼻,鼻觀心,暗自猜測是不是要給耶律梓和張啟明賜婚。

張啟明被旁人盯得有些不自在。

他煩躁地哼了一聲。“這些人也不知道怎麼想的,那麼愛給別人撮合物件,也不知道自己過得幸福不幸福。”

“這話可不興說。”張大人趕緊捂住了兒子的嘴。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