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7章 第858章 君心難測

他兒子這張渾不記的嘴,說的這些亂七八糟的東西,若有人聽到可是要遭殃的。

張啟明卻是全然不在乎。

“一會皇上要是賜婚,就算不滿意,你可千萬不要當著眾人的面去反駁皇上,拂了皇上的面子,否則的話咱家可是要被殺頭的啊!兒子啊,咱家經不起皇上的怒火呀。”張大人還不忘叮囑著。

張啟明也知道分寸。

大不了今日皇上要是再賜婚,回去就絕食以死相逼。

怎麼也不能娶那個彪悍的耶律梓。

他朝著耶律梓方向撇了一眼。

耶律梓一眼默默的撇了一眼張啟明,眼神裡很是嫌棄。

皇上在大廳裡又笑呵呵的說了一些什麼。

翻譯成大白話就是今天陽光明媚,心情頗好。

看京城裡面適齡男女頗多,他感慨於這些年輕人的風華正茂,也樂於做個媒人。

眾人一番恭維之下,皇上小臉兒都快要笑爛了。

也有一些適齡的女子們,一聽皇上要辭婚,整張小臉兒都皺了起來,他們有一些早已有了所屬之人。

皇上不分青紅皂白的賜婚,也不知要拆散多少的小鴛鴦。

眾人心中忐忑不安,小心又謹慎的看著皇帝的方向。

好在皇上這次賜婚是做過充分的調研。

起初賜婚的那四五對兒都是早已經先看好就差過個明路了。

皇上賜婚之後,兩家人都高高興興。

小兩口也開心的謝主隆恩。

皇上臉上的笑意更甚。元寶小說

他就說他很有眼光吧。

又連著賜婚了五六對兒,大廳裡都安靜了下來。

寧貴妃和胡貴妃的臉色都不太好,唯有四皇子的生母臉上帶著和善的笑容。

她早已打聽過皇上,今日有重要的事情宣佈。

對於江山社稷來說,重要的事情能是什麼。

當然是立太子啊。

四皇子捧著一張臉,有些謹慎的看著父皇。

他向父皇求娶多次,這些時日又在修築堤壩事情上履立奇功。

其他事情上也謹小慎微,生怕出了差錯,惹得父皇生氣,等了多天,今日就要見到成效了。

父皇可別一激動,也給他賜了個亂七八糟的的人。

緊接著皇上又開始細數朝堂之上的事情,聊著聊著說起了這次修築地壩和解決南方水患,以及北方蝗災,甚至四皇子早有籌謀,籌備了糧食,災後也積極重建。

鑑於四皇子於朝廷社稷有功,特賜封為太子。

朝堂上眾人驚呼。

沒一會兒,又不少人開始叩見太子殿下。

四皇子一躍成為了太子,連他自己都覺得有些受寵若驚。

還以為父皇仍舊在生氣,沒想到父皇還能這般寬容大度。

君心難測。

皇上前幾天還在埋怨他不懂事兒。

轉眼間又把他賜為太子了。

四皇子激動萬分,但也不忘了該有的禮數。

“兒臣叩謝皇上,定不辱使命。”

他四字鏗鏘的站在朝堂眾人的面前表達自己的忠心。

皇上揮了揮手,明顯不想聽這些亂七八糟的廢話。

你的兒子什麼樣他又不是不知道。

說的那些廢話都是給旁人聽的。

耶律梓一臉期待地看著剛封為太子的四皇子,眼角的光頓時又黯淡了。

他他優秀的人,她配得上嗎。

太子生母原本是平靜的坐在那裡,直到自己的兒子被賜為太子的時候,她臉上終於浮現出了一絲淺淡的笑意。

爭奪了這麼多年,終於到手了。

後宮裡,誰還敢與她爭鋒。

皇上撇了一眼坐在一旁從始至終一句話都沒說的耶律梓。

這倆人還挺能沉得住氣的。

他遠遠的看了一眼張家那小子。

張啟明都已經快要衝上來求著賜婚了,皇上也一愣。

皇上似乎刻意起了捉弄他們的心思。

目光從這幾人的身上轉了又轉,就是不發話。

張啟明心裡急得要死,怕皇上開口賜婚的人不是他想要的,又不能當著眾人的面兒拂了皇上的面子。

他身為府上的庶子,能夠出席這樣的宴會都是奢求,又怎敢貿然開口。

皇上不是不知道張啟明的心意,又看了一眼對他帶有威脅的目光的農工人,頓時就有點害怕了。

算了算了。

還是不要逗他們玩兒了。

搞不好農工人要跟他翻臉了。

“聽聞農工人手下有一奇女子,精通商賈之術,也為了此次太子治理水患,修築堤壩捐了不少的銀子,這才能使咱們大軍戰勝璃國,此女子也是咱們大周不可多得的人才,雖說沒有在在朝為官,但是身為女子依舊能夠為朝堂上做出如此巨大的貢獻,也是我大周之幸,今日是否也來了宴會?”皇上明知故問。

目光俯視著偌大的朝堂,眼中盡是期待的神色。

眾人面面相覷,雖知喬書語和唐綰綰關係匪淺,也聽聞了這女子的一些傳聞,但未曾想過這女子竟出席今日的宴會。

“回稟皇上,民女正是。”喬書語從不起眼的位置走了出來,恭敬的跪下對皇上行跪拜禮。

“有賞。”皇上大手一揮。

一旁的太監笑眯眯的端上來了不少的賞賜,擺到了喬書語的面前。

喬書語格外驚訝。

還沒來得及謝主隆恩的時候,皇上再次開口,“既然此女子設計有功,那便封為三品誥命,聽聞你未曾婚嫁?可否有意中人。”

皇上和氣的和喬書語攀談了起來。

喬書語頓時覺得大喜過望。

誥命!

三品?

語言一出,眾人面面相覷。

有些官員早就聽聞喬書語。已經和離並且還曾育有一子,此時皇上在朝堂之上提起他是否婚配,眾人心知肚明。

禮部的一些官員雖說對皇帝這這樣的做法覺得有些不妥,但想想如今花的銀子都是人家農工人掙過來的,他們有什麼臉好去指責農工人的好友。

左右皇上賜婚也不會賜到他們的頭上,不如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結個善緣。

張啟明一聽皇上詢問喬書語,立馬站了出來。

那是在考驗他的心意,也是在給他最後一次機會,若娶了公主,他以後當上駙馬便有數不盡的榮華富貴。

這番娶了一個商賈,總會被他人恥笑,不過張啟明能夠和自己愛的人在一起已經足夠了,壓根不在乎別人會怎麼想。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