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8章 第859章 是個老狐狸

張啟明大著膽子站了出來,完全不顧旁人的目光,直接跪在了皇上面前表達著自己的一番心意。

“皇上,草民心悅喬先生,願娶喬先生為妻,終身不再納妾,也願用此生去照顧喬先生,還請皇上感念草民一片愛慕之心為我二人賜婚。”

皇上又默默的看了一眼張啟明。

這孩子倒也算是真誠。

喬書語震驚的看著張啟明他們二人的事情若是擺到明面上,會有多少人嘲笑張啟明沒眼光呀。

她心疼的看了一眼張啟明,張啟明卻大著膽子跪著挪到了喬書語的面前。

在喬書語反應過來的時候,大大方方的牽住了喬書語的手。

“今日文武百官皆在,也在皇上和幾位貴妃娘娘,還有諸位大臣的面前,我張啟明對天發誓,如若聘汝為婦,此生定珍藏之,還請喬先生這麼嫌棄張某愚笨。”

唐綰綰在一旁看著格外的感動,果然孩子長大了,有自己的心思了。

喬書語已經感動的不知道說什麼話了,但他生性靦腆,當著眾人的面想要掙脫開張啟明。

“你當著大家的面這樣拉拉扯扯的不成體統快放開我。”

“不放開,這輩子我都不想放開你的手,我只想和你在一起。”張啟明語氣堅定的開口。

喬書語撲哧一聲笑了出來,這孩子真是有一些傻呆呆的。

“希望你日後不要後悔。”喬書語目光定定的看著張啟明也想尋求一個確切的答案。

門第的懸殊,以及年紀相差了幾歲。

她還曾嫁過他人,有過孩子,如果張啟明能夠接受這些的話,她……

喬書語找不到任何拒絕的理由。

皇上看著這二人你儂我儂的表達著情意呵呵的笑了一聲。

大殿上的眾人都用著奇怪的眼神看著張大人。

這麼好的兒子娶了個……

有點可惜。

“看來朕也沒有亂點鴛鴦譜,今日朕就為你們二人賜婚,不知張大人意下如何?”皇上還善解人意的詢問著張大人的意思。

張大人連忙跪在大殿前,哪敢不願意。

他兒子都願意娶他,這個當老子的憑什麼阻攔兒子的幸福。

“皇上這般有眼光,若是我張家能夠娶得了喬先生為兒媳婦,也自當好好對待,不辜負皇上一片心意,也不辜負喬先生見赤誠為大周之心。”張大人跪地磕頭,謝主隆恩。

唐綰綰嘖嘖兩聲。

果然是個老狐狸,說話滴水不漏,又誇了皇上,又表明了張家的忠心,還暗暗的點明瞭喬書語經商也是為了大周。

真是大周的忠臣呀。

耶律梓一看張啟明當著眾人的面要娶喬書語,暫時就樂了。

“皇上,臣……”耶律梓也急切的站了出來,既然皇上沒拒絕張啟明和喬書語的事情。

她也應該為自己的愛情主動一把。

不過四皇子這邊才剛剛封為太子,他就自己主動湊過去要嫁,傳出去是不是會被別人議論。

耶律梓還在糾結的時候,

“一會再說。”皇上默默的打斷了耶律梓的話。

耶律梓在一旁大眼睜小眼。

哪個意思?現在連話都不讓她說了。

皇上親筆寫下了賜婚的聖旨,讓一旁的太監給了張大人張啟明和喬書語同時跪地對著皇上千恩萬謝。

今日皇上心情不錯,幾位貴妃的臉上確實有點掛不住。

太子都定了,現在沒有哪個皇子能熬得過太子了。

太子知道耶律梓的心意,又走上前,跪在皇上面前。“既然父皇今日如此開心不如也賞臣一個恩典,臣願聘耶律梓為妻,此生只對她一人好,我也定當與她努力開枝散葉,穩定大周和耶律的聯姻,維持江山社稷太平。”

“好。”

皇上答應的這麼爽快,連太子都有點微愣。

今天他爹怎麼這麼好說話?

耶律梓在一旁大喜過望。

耶律梓鐵憨憨的開口,“真的呀,皇上,我還以為你會不答應呢,剛才讓我白緊張了!”

皇上默默的瞥了一眼耶律子,果然這兒媳婦是個在馬背上長大的說話直來直去,不知道拐彎。

他有點嫌棄耶律梓粗鄙了,但是她這種直來直往還讓人覺得有點可愛。

“唉,得了,只要你們孩子們過得好,我這個老頭子也沒什麼可說的,今日回去便好好的籌備著婚禮。”

“皇上,草民不才,雖身無長物,未能考取功名,但是臣既娶了成功人為妻,彼時家中清貧,未曾以正室之禮迎娶綰綰,還請皇上賜婚,等金榜題名之日便是臣大婚之時。”顧靖川一片赤誠的跪在了皇上面前。

他能娶到如此賢妻是他的幸運。

逃荒之前她和唐綰綰有誤會,沒能辦結婚典禮,兩個人在一起也格外倉促,他不想讓唐綰綰留下遺憾。

“好好好。”皇上連說了三聲好,連其他人都能感受到皇上的開心。

唐綰綰正在一旁吃瓜,整個人突然愣住了,別人賜婚賜的好好的。

她家相公上去湊什麼熱鬧?

婚禮……有那麼一丟丟小麻煩吧。

眾人震驚的看著顧靖川,在場的姑娘們卻是羨慕的看著唐綰綰。

唐綰綰是什麼天選之子啊!

不僅個人有能力,還有錢。

一介女子能在朝堂上佔有一官半職,還能嫁個那麼好的相公。

偏偏這相公長得好看就算了,還這麼深情。

搞的女子都一臉花痴的看著唐綰綰。

唐綰綰清了清嗓子,下意識的想拿起旁邊的清酒喝一口想到自己肚子裡已經有了身孕,迎上了顧靖川淡然的目光,默默的放下了杯子。

她只好施施然的走到了臺中央,有些不適應的接受了眾人的目光。

“那個……要是辦婚禮的話,皇上能給我們準備點經費嗎,最起碼賞賜個大婚典禮,再不行好歹給我們當個證婚人也行吧。”唐綰綰笑呵呵的說著。

皇上心情頗為不錯,寵溺的開口:“你呀,真是。”

“那朕就允了,我金榜題名之時便是你洞房花燭之日,是不是時間有些倉促來不及準備?”眼下離金榜題名之時,不過一週罷了。

他知道顧靖川的才華,以此人的能力。

考上個狀元,綽綽有餘。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