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9章 第860章 拜拜就拜拜

“時間儘管有些倉促,但是我對綰綰的真心不變,之前我二人貧苦之時我便答應過她,此生絕不負她,日後金榜題名,也要給他一個盛大的婚禮,草民不想不過這樣好的一個姑娘。”

顧靖川拉著唐綰綰歌手站在眾人面前,只覺得心情格外愉悅。

皇上從高臺上走了下來,目光欣賞的看著顧靖川。

曾幾何時他也是這種對女子一見傾心,願意許諾真心的人。

只可惜人在後宮之中,即便有一顆真心也需要權衡前朝後宮的勢力。

因為皇上身不由己。

如果以後太子只是為了耶律梓,只娶這一個,在朝堂上也不需要那麼多明爭暗鬥了。

“大周就是需要你這種敢作為敢擔當並且忠貞不二的男子,既是如此,那著禮部以公主的待遇舉辦農工人的婚禮,七日之後便舉行。”

皇上格外欣賞的拍了拍顧靖川的肩膀。

眾人:“???”

現在金榜還沒開始放呢,皇上就這麼早準備?

皇上這是明知顧靖川有戲啊!

顧靖川格外自信。

“謝皇上。”

禮部的人。所以說覺得這次的賜婚有些匆忙,但也知道農工人在朝堂上的地位與旁人不同。

許是今日的喜事比較多,眾人全都笑呵呵。

宴會散場的時候,眾人還在議論著今日皇上賜婚的盛況。

散場之後太子主動的要送耶律梓回她的公主府。

唐綰綰和顧靖川大婚就在七日之後,但是生為太子若是要大婚需要青天監選個吉日。

如此,他們兩個的婚事還需要再等上一些時日。

她和耶律梓兩人同騎在高頭大馬之上。

耶律梓知道自己要嫁給太子,見到他反倒有點不好意思了,傲嬌的別過去了臉。

太子調侃的看著耶律梓,“你不是不願意嫁給我嗎。”

他主動向皇上求去,就是為了日後他人不會奚落耶律梓是舔著臉要嫁給他的。

他不想讓他心愛的女子被他人非議。

耶律梓臉還在微紅,沒好氣兒的白了一眼太子,“得了便宜還賣乖,今天好不容易勇敢一次,你還要我換來終身的嘲笑嗎?”

太子哈哈一笑,直接從馬上跳到了耶律梓的馬上。

“既然如此,今日夜深了,不如公主殿下帶我回府路上,黑燈瞎火的,我好害怕,萬一有匪徒傷害我了怎麼辦?”

“!”耶律梓早知道太子是這個德性,剛才堅決不願意這賜婚!

這人怎麼能這樣?

其他幾對小情侶們,大多都臉色緋紅,尷尬的同路。

臉皮更薄的一句話都沒敢說,臉皮厚點的還叮囑了兩句會和家中大人商量著婚事。

唐綰綰打著哈欠帶著孩子們一同坐上了馬車。

“何必折騰著在大婚呢?反正都已經老夫老妻了,孩子都有了。”唐綰綰扶著肚子坐在馬車上,伸著腿簡直和地痞流氓沒什麼區別。

顧靖川無奈的任由唐綰綰靠在自己的身上。

“是之前就答應給娘子的,自然要應允,之前欠缺娘子的,今後都會補過來,還請娘子不要嫌棄。”

“嗯,那你回去跟禮部好好的商議一下大婚的事情吧,我就不操心了,還有還有七天就要放榜了,這些時日你想做什麼就做什麼,我現在有錢有閒有相公,還有身份地位,那就可以理所當然的開始躺平嘍。”唐綰綰喜滋滋的靠在顧靖川的身上。

她還不想為了一個本不期待的婚事,操那麼多閒心呢。

現代的婚禮影片網上那麼多,她在末世閒著無聊刷手機的時候早就看過無數次了。

不過就是臺上的人自我感動,臺下的人專注乾飯。

沒什麼可放在心上的。

唐綰綰對此事並不是太在意。

顧靖川嘆氣。

怎麼娘子明明這麼優秀,也為了大周做了不少貢獻,偏偏說話時這麼可愛。

他對於應允娘子的這個婚禮,已經期盼了許久。

“娘子操勞了半生,接下來的事情都可以靠我了,我定不讓娘子吃苦,還請娘子放心。”“放心放心當然放心,只要不讓我幹活,不讓我操心,我怎麼都放心。”

大不了這個男人要是敢變心或者背叛她,打死不就行了,哪有那麼費事兒。

這世界那麼大男人那麼多,總是能找到稱心如意的。

這個如果不乖的話,那拜拜就拜拜,下一個更乖。

顧靖川還不知道自己娘子心裡想的這些東西是沉浸在過幾日就能大婚的喜悅當中,不知不覺的馬車就到了府上。

唐綰綰早已經睡得熟了。

顧靖川直接打橫抱起來了唐綰綰,無奈的嘆氣。

“那我們就不打擾爹爹和孃親的約約會了,我們去找公主阿孃。”

顧明陽和顧明月幾乎是小跑著去找公主,他們的院牆僅有一牆之隔。

顧靖川也並不攔著,直接給了孩子們該有的自由。

此時,宴會散去之後,大臣們又把此次秋闈之後試卷。其中選出的部分優秀的全都呈到了皇上面前。

“皇上,請您欽點狀元。”

皇上壓根不用怎麼看,一眼就抽出來了顧靖川的試卷,“不用管了,這個為狀元,其他的隨便吧。”

說完皇上就理所當然的把這些任務全都給了其他大人。

他都已經立完太子了。

以後朝堂上的事情就可以丟給太子全權處理了。

此時此刻的太子,還不知道自己即將陷入超級超級忙碌之中,他還在屁顛兒屁顛兒的清點著自己的私產,打算給耶律梓當做聘禮呢。

……

七日後

顧府門前人山人海,水洩不通。

大家都知道今日是唐綰綰和顧靖川盛世大婚之日也是金榜題名之時。

大家都在等著傳旨公公來顧家報喜。顧靖川私塾的那些學子們都知道他的才能,早早的就前來恭賀。

如果他不能拔得頭籌的話,那還有誰?能拔得頭籌,並且讓眾人心悅誠服。

官場上的人也都知道顧靖川將會是未來的一顆冉冉明星,看皇上的態度就知道馬上對他寄予厚望。

大多官員對他都客客氣氣。

一些女子羨慕的盯著顧府。

哪邊貴在能遇到這麼好的夫婿,讓他們也能求來一個。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