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0章 第861章 我來抱大腿了(完結)

唐綰綰大清早被薅了起來,又做頭面貼上首飾,還要化妝,早就已經困得睜不開眼睛了,自從有孕之後,她格外嗜睡。

當喜婆婆把沉重的首飾放到她腦袋上的時候,唐綰綰一下子就被壓醒了。

這麼重,到底今天是辦婚禮還是要她的命?

喜婆婆笑呵呵的說著吉利話,唐綰綰最終還是忍下了所有的話。

過了一會,天色已經漸漸亮了,唐綰綰做的也有點久,偷偷摸摸的從空間裡拿出了點吃的墊吧墊吧,吃了幾口之後就覺得胃有點脹。

她尷尬的扯了扯衣服,“這禮服似乎有點緊。”

丫鬟讓她先忍一忍,畢竟大婚就這一天。

“嗯,那就不穿裡邊的了。”唐綰綰想了想利利索索的開口。

還按照要求要穿的裡三層外三層,都熱的快要透不過氣了,人還活不活呀。

“這麼熱的天穿的這麼多,也太熱了,一會兒在大廳上可別沒激動的暈倒,再給我熱暈了。”唐綰綰站起身來在屋子裡面亂轉,整個人因為太熱已經開始有點煩躁了。

屋子裡面公主給她找了許多的未出閣的姑娘相陪,也相當於現代的伴娘。

屋裡眾位姑娘哈哈大笑,誰都不曾想過農工人竟然這麼幽默。

禮服是一週前禮部的人過來測量的。

這一週的時間,她隱隱的又吃胖了一點,所以穿上有點緊。

唐綰綰想了想還是覺得有點熱,被勒得有點不舒服,索性直接回了臥室,把裡面的衣服全都脫掉,穿了一身休閒裝,然後外面套上了紅色的喜袍,不仔細看的話也看不出來。

唐綰綰這樣大大方方走出去的時候,伺候他的幾個丫鬟都震驚壞了。

喜婆婆也震驚的驚呆掉了下巴。

這女子這女子……

“唉,沒關係,你不說我不說,旁人也不知道,總不會有人過來檢查我的衣服吧。”

唐綰綰還以為自己特別機智的又做了個假領子套上。蘇丹

屋裡的眾人哈哈大笑,外面的人聽著屋內喜氣洋洋也全都跟著樂呵了起來。

新郎官是從私塾過來,有幾位夫子帶著前來迎娶唐綰綰。

此時皇上就在大廳裡面等著他,作為這一次的證婚人怪怪的,又有點莫名其妙的激動。

皇上正襟危坐。

而其他的大臣們樂呵呵的和其他人攀談著,這一次京城辦了不少的喜事。

圍觀的百姓們從未見過十里紅妝能夠排那麼長。

尤其是在看到從私塾大老遠過來的那些男子們騎著高頭大馬。

為首的顧靖川身上繫著大紅花,他長相不俗,自然有不少的女子尖叫驚呼。

今日的京城好不熱鬧。

大臣們看皇上這淡定的模樣就知道顧靖川一定是榜上有名。

大家湊熱鬧湊的更是開心了。

眼見著顧靖川打馬遊街,已經快要到了該迎娶唐綰綰的時候,送榜的公公還沒能到,眾人心中也隱隱的有了一些猜測。

可別大話放過了,最後沒中榜。

“這送榜的公公們怎麼還不來呀?都到這個節骨眼了。”

有些人看著好戲。

顧靖川只想著早日迎接唐綰綰,對路旁的人壓根沒多注意。

“狀元郎接旨!”

“果然是狀元郎。”人群驚呼,又是一番祝賀和熱鬧。

顧靖川從放榜公公的手中取過來聖旨,高興的走到了唐綰綰的面前。

唐綰綰蓋著蓋頭,蓋頭下的她雖有些疲憊,但今日心情不錯,尤其是在聽著周圍的人絡繹不絕的說著祝福的話,她也有些感動。

她來到這個世界能夠遇到顧靖川,何其有幸。

“娘子,我來抱大腿了。”顧靖川低低的在唐綰綰耳畔說道。

唐綰綰抿著唇微笑,“以後就是我抱你的大腿了,放心,我會讓你知道你娶了個什麼貨色。”

顧靖川臉色一僵,旋即笑了,“樂意至極。”

“你們小兩口就不要說那些濃情蜜語的話了,拜過堂之後,怕是要迫不及待入洞房了吧!”封高在一旁捉弄著。

顧靖川想要迎娶唐綰綰也是頗費一番功夫,不少學子站在門口考究顧靖川,他對答自流,甚至快言快語之下,仍舊獲得滿堂彩。

唐綰綰透過紅蓋頭,看著人群中耀眼的男子,只覺得分外驕傲。

皇帝看著這兩位給大周帶來福星的人笑呵呵的。

他早就知道唐綰綰無意於朝堂之爭,一旦朝廷穩固,她便想退居山林。

拜過堂之後,顧靖川舉著酒杯帶著好友,一同在各桌前敬酒。

大人們也對他說著好話,此時大家都開心壞了,完全沒有等級階級之分。

一直到走到皇上面前,顧靖川恭敬的行禮跪拜,“今日臣大婚,多謝皇上賞賜,臣定不辱使命。”

“大婚之日不必說這些,明日你便走馬上任璃城巡撫使,巡視期間遇到可用之才便可擬的奏摺遞給朕,若遇到外放的貪官汙吏也儘可處置,就當朕給你們放了個婚假。”皇上笑眯眯的開口。

顧靖川一愣。

當皇上的可真機智啊,嘴上還為他們放了假。

實際上還薅著他們幹活,這和周扒皮有什麼區別?

“皇上這是給我們度蜜月呢,還是打著讓我們度蜜月的旗號好好幹活。”顧靖川理直氣壯的開口。

“……”皇上小臉兒一黑。

他欽點的狀元郎,還命禮部著手他們的大婚事宜。

“給你們二人時光還不滿足,如若不然,翰林院還缺一個編修……”皇上欲言又止。

“多謝皇上,臣定不辱巡撫使的使命,定為皇上鞍前馬後。”顧靖川立馬謝恩。

能帶著唐綰綰走,誰還想留在這京城裡啊?

敬過一圈酒之後,他便對其全新的到了,我是在看到坐在床邊一身紅袍早已經掀開了紅蓋頭的。唐綰綰的時候,顧靖川笑了,攬住了她的腰。

“娘子,你這個大腿,我終於抱上了!我可是經過八抬大轎才能迎娶娘子的,娘子可不能辜負我。”

顧靖川像是個孩子一樣的,一直蹭著唐綰綰。

唐綰綰認真道,“我們兩個共餘生。”

“我餘生都是你。”顧靖川認真的開口。

完。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