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殺人不眨眼

“這對野種又不是你親生的!你護著他們做什麼!你知道三弟為何一直不肯跟你生孩子嗎?就是怕你有了親生的孩子就不對這兩個也野種好了啊!”

  “大嫂也是為了你好,現在這逃荒路上,咱們家已經沒米下鍋了,這兩個小野種,能夠換一百斤白麵呢!”

  “不行,不能賣孩子,賣掉孩子夫君會休了我的!別賣孩子——”

  “你這蠢貨,顧靖川現在都是一個殘廢了,還要靠你每天拉著去逃荒,你怕他做什麼!沒了糧食,咱們一家子都得去喝西北風了!趕緊讓開!”

  唐綰綰從一陣劇痛中醒來,腦子裡頭便浮起了原主剛才經歷的記憶。

  原主也叫唐綰綰,兩年前嫁給了自己的丈夫顧靖川。

  顧靖川本是十里八鄉出了名的神童,十六歲就考上了神童,但因為災荒年才沒法繼續去唸書了,耽誤了好幾年,後來又不知道從哪裡撿回來一對三四歲的龍鳳胎,這才娶了原主回來照顧孩子。

  但是兩年來一直都沒有圓房。

  現在他們正在逃荒的路上,顧家因為沒米下鍋了,所以將主意打到了顧靖川撿來的那對孩子身上。

  顧家大嫂和婆母哄著原主將孩子帶到一家荒廢的瓦屋這裡,說是有雞蛋吃,結果卻是叫了兩個人販子過來。

  原主拼死抵抗,撞在了一邊的牆角上一命嗚呼了。

  她,本是末世的女戰神,竟然穿到了一個軟糯可欺的草包農婦身上。

  唐綰綰勾出了一抹冰冷刺骨的笑意,抬起眼,目光直勾勾地看向了正要將孩子交給人販子的大嫂劉氏。

  劉氏見唐綰綰的目光變得有些怪異,竟然讓她生出了一種莫名的脊背發寒的感覺來。

  不過,面對一百斤白麵的誘惑,劉氏還是忍不住嚥了咽口水,將手中昏迷的小姑娘遞了上去,道:“那小崽子在那裡,我已經綁上了,白麵呢?趕緊取東西來才能領人。”

  那人販子掃了一眼這對孩子,見孩子長得清秀俊俏,十分滿意。

  “白麵在這裡!一百斤,我還多給了你兩斤呢!以後有這樣的好事,還叫我!”人販子滿意地說道,便上前抱住了小姑娘顧明月。

  綁在旁邊的男孩子顧明陽急得雙眸赤紅,大喊道:“不準賣我妹妹!不準賣我妹妹!我爹不會放過你們的!”

  那人販子被顧明陽喊得心慌,走到他的跟前,伸手捏住了顧明陽的下頜,冷笑道:“聽說你爹是個瘸子,就是我扛著你們從他跟前過去,他都追不上,他怎麼不放過我們?”

  話音剛落,急紅了眼的顧明陽猛地一口狠狠咬在了人販子的手腕上。

  顧明陽雖然只有六七歲,但是這一下是用盡全力的,竟然生生將人販子的一塊肉咬掉了。

  那人販子想不到這小狼崽子竟然這麼狠,痛得當即發出了一聲哀嚎,然後舉起了另一隻手,就要狠狠往顧明陽的嘴巴扇過去。

  然而,這一巴掌,並沒有落在顧明陽的臉上。

  已經接受了記憶的唐綰綰猛地站起來,用極為敏捷快速的動作閃身走到了那人販子的跟前,一把攥住了那人販子的手腕。

  唐綰綰目光冰冷地掃向了人販子一眼,咬著牙沉聲道:“要想活命,就馬上滾。”

  這話激怒了那人販子,那人販子看著唐綰綰俏麗清豔的臉蛋,忽然露出了一抹猥瑣的笑意來。

  “既然你這麼不捨得跟孩子分開,那也行,正要將你一併賣了,你這樣子長得倒是不錯,賣到窯子裡頭也能值得幾個錢呢——”

  然而,話音未落,唐綰綰已經迅猛如電地出手了。

  只聽得咔擦一聲,那人販子被唐綰綰攥住了手腕瞬間應聲二斷。

  還不等那人販子驚叫出聲,唐綰綰抬起腳,直接一腳將人販子踹飛出好幾米遠。

  那人販子重重跌在地上,當即吐出了一口血。

  這人販子不是自己一個人來的,外頭還有兩個同夥在望風。

  見這個人販子被踹了進來,另外兩個人販子相視一眼,朝著手上的大刀猛地衝了進去。

  然而,唐綰綰的臉色波瀾不驚,甚至連眉頭都沒有動一下。

  直到那兩個人販子的大刀凌空劈到了她的眼前,唐綰綰這才稍微轉動了一下身子,避開了攻擊。

  說時遲,那時快,唐綰綰直接騰空一腳準確無誤地踹中了其中一個人販子的手腕。

  那個人販子手中的大刀瞬間跌落。

  唐綰綰的速度快得根本不像常人,直接劈手躲過了那把大刀,然後動作利落地直接抹掉了那個人販子的脖子。

  另一個人販子抄著大刀衝著唐綰綰就劈過來,然而,他根本不是唐綰綰的對手,唐綰綰直接一刀對上,也是一招抹了他的脖子。

  外頭那個人販子本想衝進來幫忙的,見唐綰綰如同鬼魅一般直接抹了兩個同夥的脖子,嚇得當即想要逃跑。

  唐綰綰也沒有去追,直接拿著那把大刀換了個位置,狠狠投擲出去。

  那大刀不偏不倚的,正中那人販子的脊背。

  那人販子噗通一聲跌在了地上,瞬間死透了。

  接連殺了三個人,腦海中響起了一道機械的聲音:“恭喜宿主懲治三個罪大惡極的人,獲得積分三百。”

  很好,她在末世的隨身物資空間也跟了過啦。

  這空間裡頭應有盡有,只不過需要政治惡人獲得積分,才能將裡面的物資兌換出來。

  “你,你——你是不是妖怪?”劉氏見一向說話都不敢大聲的唐綰綰竟然赤手空拳躲過了人販子的刀,還接連殺死了三個男人,嚇得整個人都哆嗦了起來,像是見鬼一般看著唐綰綰。

  唐綰綰冷冷地掃向了劉氏,道:“妖怪?大嫂這話真是好笑,若我是妖怪,那大嫂這種喪心病狂的人,是不是應該叫惡魔?”

  唐綰綰的臉上濺了不少人販子的鮮血,而且目光冰冷犀利,將劉氏嚇得不輕。

  “娘!娘你快進來啊!唐綰綰殺人了!”劉氏慌張地退後了兩步,嚇得大叫道。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