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分家

劉氏話音剛落,外頭就衝進來一箇中氣十足健步如飛的老婦人。蘇丹

  見這三個人販子都橫七豎八地躺在地上,死透了,而唐綰綰的臉上更是濺滿了鮮血。

  顧母先是嚇了一跳,緊接著很快回過神來。

  這大荒年的,死人見得多了,也沒有什麼好大驚小怪的。

  只是唐綰綰一個雷轟都轟不出一個屁的人竟然能夠殺死三個人販子?

  “你這賤蹄子!你是不是瘋了!這可是一百斤白麵啊!沒有白麵,咱們都得喝西北風去了!這兩個崽子又不是你親生的,你護著他們做什麼!我說你就是個蠢貨!賣了他們能有白麵,以後靖川也能跟你生個親生的孩子不好嗎?”顧母氣得臉色漲紅,指著唐綰綰罵道。

  唐綰綰面色清冷,道:“我現在已經有一雙現成的兒女了,何必大費周章勞心勞力再生一個?生孩子難道不痛嗎?”

  這話一出,劉氏和顧母竟然覺得頗有幾分道理,甚至有點無言以對。

  不過,很快,顧母就跳腳指著她罵道:“這可是一百斤白麵了!賣了他們能有一百斤白麵!你不餓,老孃可是餓得發慌了!逃荒本來就夠辛苦了,咱們還要拖著顧靖川這個殘廢!你是不是想要我們全家都死在路上?”

  唐綰綰面色冰冷,將那人販子剛才拎過來的那袋子白麵拎了起來,放在一張廢棄的桌子上,道:“白麵不是在這裡嗎?誰說要賣孩子才能換白麵?”

  顧母和劉氏怪異地對視了一眼,這才後知後覺的地反應過來。

  對啊,這人販子都死了,這白麵可不是他們的了嗎?

  而且,現在到處都是逃荒的難民,亂世當道,死個把人也不會有人追究。

  劉氏的眼底當即浮起了一抹喜色,猛地上前道:“這人販子可是我叫過來的,孩子你也沒有賣!這白麵應當歸我!既然你不肯賣孩子,咱們也不想再拖著你們一家了!咱們現在就分家!”

  竟然還想從她手裡頭搶糧?

  真是天大的笑話。

  唐綰綰冷冷地看了劉氏一眼,道:“分家可以,白麵,是我的。”

  這話一出,顧母當即指著唐綰綰罵道:“你這個不孝子孫!你這是什麼話!分家了,我跟著老大一家,這個白麵,就當是孝敬我的!你們趕緊走!”

  說著,顧母竟然上前,直接抱住了那袋子白麵,一副要硬搶的樣子。

  唐綰綰啞然失笑,沉聲道:“這白麵是我搶來的,看在你是我丈夫娘親的份上,我可以分二十斤給你,多的沒有。”

  “二十斤?你當打發叫花子的嗎?一百斤白麵,你拿八十斤去養野種,卻讓婆母和親侄子吃二十斤!有你這麼做人的嗎?”顧母不滿地叫囂道。

  然而,這個時候,唐綰綰已經從地上那個死掉的人販子手裡撿起了另一把刀。

  那把刀很鋒利,寒光閃閃的。

  唐綰綰猛地將大刀插在了桌面上,沉聲道:“二十斤,愛要不要,不要就滾!想要從我手裡頭搶糧,那就先問這把大刀同不同意!”

  這話嚇得劉氏直接一個哆嗦。

  但是顧母平日在唐綰綰跟前作威作福慣了,並不怕她,反而囂張地挑釁道:“怎麼的!你還想殺了我不成?你有這個膽子嗎?不怕顧靖川休了你?”

  唐綰綰猛地拔出大刀,直接架在了顧母的脖子上,聲音冰寒徹骨道:“你看我敢不敢?現在顧靖川是個殘廢,他還要仰仗我才能逃荒,你覺得我怕他?”

  這語氣沒有絲毫的溫度,冷得讓人打顫。

  對上唐綰綰淡漠異常的面色,顧母竟然被嚇得瞬間噤聲了。

  真是邪門了,這唐綰綰怎麼像是突然變了一個人似的?

  “二十斤就二十斤!我有袋子!不過咱們說好了,分了家之後就各走各的,我們不會再幫忙拉靖川了!你們好自為之!”劉氏急忙拉了顧母一把,識相地說道。

  唐綰綰這才放下刀,隔開了袋子,分了二十斤白麵給劉氏,然後面無表情地紮好了袋口,冷聲道:“立刻滾!”

  劉氏拎著白麵,帶著顧母,慌慌張張地走了。

  唐綰綰這才看向了角落中被綁著的顧明陽,用刀切開了他身上的繩索。

  顧明陽做夢都想不到他這個怯弱,軟得跟包子一般,整天被奶奶和大伯母欺負的後孃不僅殺了三個人販子,而且性情大變,護住了那袋子白麵。

  他斂起了眼底的震驚,快步走到妹妹顧明月跟前。

  顧明月剛才被嚇得已經驚厥暈死了過去,所以沒有看到那麼血腥的一幕。

  “娘!明月發燒了!”顧明陽見顧明月的臉色不同往日,異常的潮紅,急忙摸了摸她的額頭。

  這個大旱年,本來就讓人的身體難以承受高溫,要是再發燒,說不定就要一名嗚呼了。

  唐綰綰急忙上前,摸了摸顧明月的額頭,的確是發燙了。

  幸好隨身空間也跟著過來了,剛剛獲得了三百積分,可以兌換退燒的布洛芬。

  “你能扛起白麵嗎?你先從小路帶著白麵回去,我揹著妹妹找點草藥給她吃。”唐綰綰看向了顧明陽,沉聲說道。

  顧明陽重重地點了點頭,道:“能。”

  “那你先回去,我找到草藥就回去。”唐綰綰胡扯道,一把背起了昏迷的顧明月往林子裡頭走去。

  顧明陽咬了咬牙,背起了八十斤白麵,沿著小路回到窩棚去了。

  唐綰綰在林子裡頭,見四下無人,這才打開了空間,用積分兌換了布洛芬,給顧明月服下了。

  然後,她又兌換了一大窩的野雞蛋,直接撞在了布袋中。

  弄完這些,唐綰綰才順著原主的記憶回到了窩棚中。

  還沒有走進窩棚,她便聽裡頭傳來了一道低沉悅耳而沉靜的嗓音:“你說你孃親,殺死了三個人販子?”

  聽聲音,應當就是她的便宜丈夫顧靖川了。

  她直接撩開帳子,沉聲道:“女子本弱,為母則剛,若不動手殺了他們,兩個孩子就要被賣掉了。幸好一路拉板車,力氣大了不少。”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