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一家人不分開

唐綰綰說話間,將懷中的顧明月抱了進去。

  顧靖川急忙伸手去接顧明月,低聲道:“聽說明月嚇得發燒了?”

  “我找了點草藥給她吃下了,應當無事。”唐綰綰回道。

  這一下,顧靖川覺得越發古怪了。

  唐綰綰什麼時候有這個本事了?還懂得找退燒的草藥?

  而在顧靖川驚愕的時候,唐綰綰也正好在打量著他。

  這各便宜夫君長得很是不錯,雖然一路風餐露宿,營養不良,面色很是孱弱,但是絲毫那個他俊美清雅的面容有絲毫的遜色。

  眉如遠山,目似深潭,高挺的鼻樑和清晰的下頜線,渾身上下都透著一股文人獨有的書卷氣,活脫脫像是從山水畫走出的美男子一般。

  “對了,忘了跟你說,我跟大房分家了。”唐綰綰忽然沉聲說道。

  聽說唐綰綰跟大房分家了,顧靖川的目光越發的黯淡,如同一團化不開的憂鬱濃墨。

  “你跟大房分家了?以後這路上,你帶著我和兩個孩子,怎麼過活?”顧靖川聲音生硬道。

  唐綰綰毫不在意道:“你那孃親和大嫂還有大哥都不是什麼好東西,跟他們一起也活不了。”

  顧靖川自然知道。

  他母親和大哥大嫂自從他出去找糧食摔斷雙腿之後,就對他百般嫌棄。

  是為了他身上的銀子才肯幫忙拉拉板車的。

  現在,逃荒走了一路,他的銀子也花光了,失去了利用價值,又將主意打到了明陽和明月的頭上。

  唐綰綰這一次出乎意料的兇悍,護住了兩個孩子,他們沒有了便宜可沾,自然恨不得早日拋開他這個累贅。

  “我見這附近有不少廢棄的房子,而且不遠處還有個小泉眼,不如你將我留下,帶著兩個孩子南下吧。我跟著你們,只會拖累你們。”顧靖川眼底閃過了一抹掙扎,最終沉聲決定道。

  既然唐綰綰能夠奮起殺掉三個三販子,一路應該可以保護好兩個孩子的。

  如此,他也算是不負好友所託了。

  顧明陽一聽,執拗和堅毅的雙眸瞬間著急地泛起了淚光。

  “爹!我能拉板車!我力氣大著呢!就算大房不幫我們!我們也不能丟下你!我可以幫娘拉板車的!”

  說著,顧明陽生怕唐綰綰會同意顧靖川的決定,雙眸祈求地看著唐綰綰。

  唐綰綰勾唇輕笑,摸了摸顧明陽的頭,道:“放心吧,我不會丟下你們的,一家人,不需要分開,要活就一起活,要死也死在一起。”

  聽了唐綰綰的話,顧靖川的心裡頭一時說不清是什麼感覺。

  這個妻子,本就是看在她聽話柔順的份上,娶回來照顧兩個孩子的。

  但是想不到,一個弱不禁風的女子,在面對天災和自己的殘廢,竟然能夠陪著自己走到最後——

  反倒是他的那些親人,讓人寒心——

  顧靖川目光復雜地看向了唐綰綰的側臉,總覺得她好像有些不一樣了。

  但是唐綰綰並無暇顧及顧靖川的想法,她沉聲道:“明陽知道泉眼在哪裡嗎?帶我去弄點水回來煮飯,咱們的水壺也喝光了,要急忙補充才行。”

  “我知道!”顧明陽當即跟上了唐綰綰。

  兩母子拿著水桶走了出去。

  路上,顧明陽忽然好奇地說道:“娘,你剛才真厲害!你能不能將耍大刀那招教給我?這樣我遇到壞人也可以幫忙了。”

  唐綰綰見顧明陽眼底都是崇拜,笑著道:“好,等得空了,娘就教你。”

  兩母子拿著桶打回了兩桶滿滿的清水。

  唐綰綰隨手用白麵揉開,做了寬麵條。

  煮開了水後,將寬面下入鍋中,燙熟就行了。

  因為沒有油,所以唐綰綰只好直接將野雞蛋磕入鍋中,做了水煮的荷包蛋,和著麵條一起吃。

  唐綰綰一共做了八個雞蛋,每個人兩個。

  光是吃麵條力氣和營養都跟不上,需要吃雞蛋補充能量。

  今天晚上能有白麵吃,顧明陽和剛醒過來的顧明月已經很高興了。

  等唐綰綰將鍋端進來的時候,他們發現居然還有雞蛋!

  雞蛋啊!他們都不知道多久沒有碰過葷腥了!

  唐綰綰給每個人都盛了一大碗麵,又臥上了兩隻雞蛋。蘇丹

  顧明陽到底是個孩子,抵擋不住雞蛋的誘惑,當即就咬了一口。

  “香!太香了!真的好香!娘,你哪裡來的雞蛋?”顧明陽問道。

  “剛才帶著明月找草藥的時候踩到了野雞窩,那野雞太機靈了,沒有捉到,可惜了。”唐綰綰故意說道。

  “能撿到幾個雞蛋,已經很好了。”顧靖川沉聲道。

  “是啊,有雞蛋吃都很滿足了,要是能每天都有雞蛋吃,那該多好。”顧明陽笑了笑,露出一口大白牙。

  唐綰綰看的心裡頭軟軟的。

  這孩子真容易滿足。

  “我也想要每天吃雞蛋。”顧明月奶聲奶氣地說道。

  “行,以後讓你們每天都有雞蛋吃,趕緊吃吧,吃飽早點睡覺,養足精神,明天還要趕路。”唐綰綰說道。

  兩個孩子都很高興,很快就將一大碗麵條吃光了。

  唯獨顧靖川,不經意地掠了唐綰綰一眼,目光越發的複雜了。

  吃過了晚飯,唐綰綰收拾了廚具,將剛才開啟的水燒開,灌進了水壺中。

  做完這些,她正要回到窩棚中睡覺,外頭就傳來了一道慌張的聲音:“顧秀才!顧秀才家的!睡了沒有!趕緊出來!”

  唐綰綰急忙走出了窩棚,便見外頭站著村長。

  他著急道:“收拾東西,咱們要連夜趕路。”

  唐綰綰疑惑道:“這剛剛休息,怎麼突然要連夜趕路了,這夜路可不好走。”

  “哎!我也是聽後面跟上來的村子說的!說這一帶有山匪出沒!上次在這裡駐紮的村子就被搶光了,還死了十幾個人呢!咱們趕緊趕路吧。”

  “山匪出沒?”聽了這話,唐綰綰非但沒有像其他人一般嚇得驚慌失措,反而雙眸放光。

  這可是行走的積分啊!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