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極品親戚一茬茬

馬匹,是這裡頭最值錢的東西了。唐綰綰是這一次最大的功臣,如願分到了一匹馬。

  這樣,以後她就不用拉板車了。

  剩下的七匹馬,村長統一用來拉村裡頭的行李,這樣,大家都可以輕裝徒步,速度也能加快不少。

  至於饅頭和燒餅還有銀子,村長也都平分給了村裡頭的人家。

  一行人草草收拾了一下,用板車套上了馬,連夜趕路了。

  唐綰綰他們走在隊伍的最後,單獨擁有一匹馬,拉著板車,他們一家四口都可以坐在板車上,奔波了整整一個月的雙腿總算能好好休息一下了。

  一行人走到了次日大中午,日頭實在太大了,眾人這才選擇了一處樹林子附近駐紮了下來。

  搭好窩棚後,唐綰綰藉口找水源,走進了樹林子。

  見四下無人,唐綰綰打開了空間。

  殺了山匪,她獲得了一千個積分。

  被懲治的物件作惡越多,獲得的積分就越多。

  然而,要想開啟手術室給顧靖川治腿,需要的可是兩萬積分。

  這遠遠不夠啊。

  最後,唐綰綰只好兌換了一隻山雞,便回到了窩棚。

  見唐綰綰捉回了一隻山雞,顧明陽和顧明月哈喇子都要流出來了。

  兩人看著唐綰綰,崇拜不已道:“孃親!你太厲害了!居然能夠逮到山雞。”

  唐綰綰笑著道:“我收拾一下,燉個雞湯麵條吃。”

  兩個急忙積極地上前幫忙,又是燒火又是燒水的。

  唐綰綰將殺雞燉了一大鍋的雞湯,然後拉了細麵條,下到雞湯裡頭燙熟,撈了起來。

  一家人正在吃飯,外頭忽然就傳來了顧母熟悉的聲音。

  “老三!老三在嗎?”顧母不由分說地闖進了窩棚中。

  見唐綰綰四個人居然在吃雞湯麵條,那黃澄澄的雞湯,香氣四溢的雞肉,還有油亮的麵條——

  顧母和劉氏,還有劉氏手裡頭拉著的兩個孩子都忍不住嚥了一下口水。

  劉氏的兒子大牛和二牛急忙道:“娘!我要吃雞肉!這麼好的東西怎麼能給野種吃!應該給我們吃啊!”

  別說兩個孩子,就是劉氏和顧母兩個大人都不知道多久沒有碰過葷腥了。

  劉氏當即道:“小叔,你也太不像話了!有野雞這麼好的東西,你怎麼不給娘孝敬一碗!你這是大不孝啊!我給娘盛一碗吧。”

  說著,劉氏就當即拿了個碗,要去鍋裡頭盛雞湯。

  然而,正要動作,唐綰綰卻只用兩根筷子,就壓住了她的手腕,讓她整個人都動彈不得了。

  劉氏聞著那雞湯的香味,實在忍不住了,拔高聲音道:“弟妹你這是什麼意思!娘跟著我們吃喝也就算了,我看在你們艱難的份上不用你們贍養娘,現在你們有好東西讓娘吃一碗怎麼了!”

  顧母也大罵道:“就是!這麼大一鍋雞湯!你們也不想想自己的親孃親侄子,反倒讓這兩個來歷不明的野種吃這麼大的雞腿!”

  說著,顧母竟然就要上去將雞湯的鍋都端走。

  唐綰綰猛地投出了一隻筷子,擦著顧母的頭髮飛過,直接飛到了外頭,直直插在了外頭的書上。

  一隻筷子,既然能夠插進木裡頭,這力氣該有多大!

  顧母和劉氏都被嚇得面如土色。

  “我們已經分家了,再來胡攪蠻纏,我不介意將筷子插進你們的身上。”唐綰綰面無表情地說道。

  這話一出,顧母頓時躺在地上撒潑打滾起來。

  “天啊,沒有天理啊,造孽啊!顧靖川,你娶了個什麼媳婦!你就不管管嗎?不養老孃就算了,居然還想殺了我!真的是沒有天理啊啊!”

  然而,顧靖川卻只是眼底閃過了一抹自嘲,道:“我是為了給大家找糧食才摔斷腿的,可是這一路逃荒來,你們可曾管過我?若不是綰綰,我早就死在路上了,分家也是你們要分的,現在再來哭天搶地的要糧食,合適嗎?”

  “顧靖川!我可是你的親孃!你怎麼說話的!”顧母絲毫沒有羞愧,恬不知恥地說道。

  唐綰綰實在忍不下去了,正要動手,村長卻正好過來了。

  他見了顧母和劉氏,當即冷著臉道:“好啊!我正要找你們兩個算賬呢!你們兩個不要臉的,這亂世當道,竟然敢將人販子引過來!若不是靖川媳婦身手好,將人販子殺了!你可知道會惹來多大的禍患!我應該將你逐出村子才是!”

  一聽村長要將他們逐出村子,劉氏和顧母的臉色頓時慌張了起來。

  “村長,我們真不是故意的,這不是惡急了眼嗎?”劉氏急忙哀求道,“你千萬不要將我們逐出村子!這樣我們只有死路一條了!我們以後不敢了。”

  “哼,惡急眼怎麼不賣自己的兒子!真是惡毒!這次是看在唐娘子和靖川的份上,我從輕發落,再有下次,絕對將你們一家趕出去。”村長冷聲說道。

  顧母和劉氏被嚇了一通,也不敢再開口讓顧靖川他們的馬車帶上自己兩個孩子了,灰溜溜地走了。

  唐綰綰見村長是個明事理的,當即舀出了一碗雞湯麵條,遞了過來,道:“村長吃點雞湯吧,今天運氣好弄了只野雞。”

  這個年頭,一碗雞湯,簡直是天大的恩情了。

  村長簡直是受寵若驚。

  吃了雞湯麵條後,唐綰綰這才問道:“村長來找我們,可是有要事?”

  村長被雞湯麵條迷了眼,竟然將正事兒都給忘了。

  他急忙道:“沒錯,是有正事兒,外頭來了一戶人家,說是你孃家,想要拼入咱們村,我來問問你的意見。”

  她的孃家?

  唐綰綰站起來,道:“去看看。”

  村長這才領著唐綰綰來到了前頭。

  “綰綰!可算是等到你了!我們跟村子走失了!這彈盡糧絕,沒米下鍋了,已經啃了三天的草根了!你有沒有吃的,趕緊拿點吃的給我們!”

  果真是原身的孃家人,唐母一見唐綰綰,急忙說道。

  “姐!趕緊燒點東西給我們吃,真的餓得受不了了!”唐綰綰的弟弟唐青也當即說道。

  他們還帶著一個孩子,餓得已經面黃肌瘦了。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