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孃家人鬧事

“讓他們拼入來吧。”唐綰綰看向了村長,沉聲道。

  畢竟是生養原主的父母,既然佔用了人家的身體,應該盡些兒女本分的。

  “那好,看在你的面子上,讓他們拼進來,不鍋可不能生事!否則我們要趕走的。”村長沉聲道。

  唐綰綰點了點頭,領著他們回到了窩棚。

  她跟來給他們弄點麵湯吃的,誰知道剛到了窩棚,她的弟媳婦楊氏就雙眸發光地看著那袋子白麵,還有從山匪那裡分到的燒餅和饅頭,道:“好多吃的!大姑姐,你也太不厚道了,你居然還能吃上白麵,卻讓爹孃餓了這麼多天的肚子!”

  唐綰綰聽了這話,氣得簡直要發笑。

  “我不厚道?當初顧靖川摔傷腿的時候,我帶著他投奔你們,你們是怎麼說的?你們說嫁出去的女兒潑出去的水,就算餓死了也跟你們沒有關係,現在給你一碗麵湯喝,已經是以德報怨了,還有什麼不滿的?”

  原主性子軟弱,向來對孃家人的話言聽計從。

  唐青想不到唐綰綰居然說出這樣的話來。

  唐父冷冷地看著唐綰綰,道:“你怎麼說話的!我們是你老子娘!你有吃的給我們吃一點怎麼了!這袋白麵,算是我們借你的,先給我們吃,以後有了再還給你。”

  唐青也理所當然道:“就是!這白麵先給我們了!我們自己煮就行。”

  說著,他就要去扛那袋白麵,楊氏又去拿燒餅。

  唐綰綰一把攥住了唐青的手,然後毫不猶豫地直接一腳,踹到了他的膝蓋上。

  “我好心好意招待你們一頓飯,想不到居然是引狼入室了。”唐綰綰冷笑道。

  “唐綰綰!你個賤蹄子,你是瘋了不成!居然敢打我!”唐青氣得不行,就要衝上來打唐綰綰。

  然而,唐綰綰毫不客氣,直接一腳踹到了他的膝蓋處,讓他再次跪了下來。

  “要吃飯,好好跟我說,我不會看著你們餓死,但是要在我面前指手畫腳擺譜,現在就滾出去!”唐綰綰冷聲道。

  眾人都被唐綰綰這突如其來的身手和態度嚇了一跳。

  唐母見了那鍋熱氣騰騰的麵湯,只好拽了拽唐父的手,道,“人在屋簷下,不得不低頭,咱們別鬧了,先吃東西吧。”

  唐父冷冷地看了唐綰綰一眼,沒有再吱聲。

  一家人狼吞虎嚥地喝了一大鍋的麵湯,晚上,也在旁邊搭了個窩棚住下了。

  唐綰綰正睡著,半睡半醒間,卻聽見窩棚中有動靜。

  她當即睜開雙眸,便見一個鬼鬼祟祟的影子走了進來。

  是唐青。

  他躡手躡腳地扛起了那袋白麵,又帶走了燒餅和饅頭,竟然是一點吃的都沒有給他們留下。

  外頭,唐父唐母他們已經收拾好了東西,見唐青扛著糧食出來,一家子當即悄無聲息地走向了林子那頭。

  竟然是要來偷她的糧食!

  可見什麼跟村子走散了,都是謊話!

  可真是她的好父母,好弟弟啊。

  唐綰綰不想驚醒顧靖川和孩子,當即也抄起了大刀,跟在了他們的身後。

  他們做賊心虛,走得很快,很快就到了樹林子。

  唐綰綰正要動手搶回糧食,唐家一家人卻頓時停住了腳步。

  他們不僅停住了腳步,而且還往後退了好幾步,驚恐萬分地說道:“是狼!前面有狼!”

  唐青聲音顫抖地說道,一屁股軟在了地上。

  唐綰綰順著他的目光看過去,果然有三隻狼虎視眈眈地攔住了前路,正目光幽幽地盯著他們。

  “是狼啊!快跑回去!”唐青猛地大喊了一聲,也顧不得糧食了,飛也似的往回跑。

  那狼見他們動了,當即嗷嗚一聲,撲了過來。

  唐家眾人嚇得瑟瑟發抖。

  然而,那狼並沒有撲到他們的身上。

  跟在後面的唐青忽然衝了上去,提到大刀,直接一把劈中了頭狼的命門。

  那隻狼頓時軟趴趴地倒在了地上。

  另外兩隻狼也撲了上來,唐綰綰不費吹灰之力,一刀一個,將三頭狼全部斬殺。

  唐家人目瞪口呆地看著唐綰綰,就像是見了鬼一樣。

  直到唐綰綰走到了他們跟前,唐青才發現自己已經尿了褲子了。

  他勉強露出了一抹笑意,道:“姐,你別誤會,我們只是——”

  “只是想要偷走糧食,讓我們一家人餓死?”唐綰綰冷冷地說道。

  “不是,我們就是怕你們辛苦,所以替你們揹著糧食先趕路,打算在前面等你們的。”唐青強行狡辯道。

  唐綰綰冷冷一笑,道:“我的糧食,你們是怎麼弄出來的,就怎麼給我搬回去,否則,這些狼,就是你們的下場。”

  這唐綰綰竟然變得這麼厲害,面不改色就能殺死三頭狼!

  唐家一眾人都嚇得面如菜色,道:“自然,這是自然,我這就給你搬回去。”

  “我再說一次,你們安分守己,我可以給你們一頓飯吃,但要是生出什麼不好的心思,可別怪我不客氣了。我現在,只想活著,什麼親情在我眼裡都是狗屁。”

  這話一出,唐青急忙點頭如搗蒜,連聲道:“明白的!我們都明白的,姐,要不我幫你扛著這把刀吧,看著怪重的。”

  倒還是挺識相的。

  唐綰綰掃了他一眼,道:“將這三頭狼扛上,帶回去燉了吃。”

  有狼肉吃?

  肉啊!他們都多久沒有吃過狼肉了!

  還是跟著唐綰綰划算!

  唐青當即下定了決心,狗腿道:“行!我們這就扛上!”

  說著,他給妻子和唐父唐母都使了一個顏色,讓他們幫忙將三頭狼都扛上了。蘇丹

  這狼雖然看起來瘦,但卻很重,一頭狼都有一百多斤。

  一行人將狼肉扛回到營地。

  “這麼多狼肉,咱們可以吃很久了!燻幹,臘幹,帶在路上吃。”楊氏興致勃勃地說道。

  然而,唐綰綰卻直接叫醒了村長,說道:“村長,我打了三頭狼,你給大家分一下,燉了吃了吧。”

  “這麼多狼肉,居然要分給大家!這麼多戶人家能分到多少!”楊氏不滿地嘀咕道。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