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龍鳳胎另有身份?

唐綰綰不輕不重地睨了她一眼,楊氏被嚇了一跳,想到她剛才殺狼的樣子,不由得瑟縮了一下,急忙低下頭,不敢再吱聲。

  村長見唐綰綰居然這麼大方,打到的狼肉都分給了大家,高興道:“謝謝堂娘子,咱們村的人都好久沒有碰過葷腥了,這狼肉燉了吃,明天腳程都能快一些,再走一天估計就到安城了。到了安城,咱們可以補充一點物資。”

  唐綰綰點頭道;“好,這個狼肉你分下去吧。”

  狼肉並不好吃,但是唐家的人都在,唐綰綰自己砍了一隻大狼腿帶了回去。

  她將狼腿交給了楊氏,讓她燉著吃。

  回到窩棚,發現顧靖川沒有睡著。

  “怎麼不睡覺?”唐綰綰問道。

  顧靖川的目光有些忸怩閃躲,道:“見你半夜出去了,有些擔憂,所以睡不著。”

  “只是殺了幾隻狼,不是什麼大事,趕緊歇著吧。醒了喝了狼肉湯,繼續趕路,到了安城我帶你看看大夫,看這腿能不能治好。”

  唐綰綰說著,吹了燈,躺到了外側。

  殺了幾頭狼,還不是什麼大事?

  顧靖川眼底的墨色更重了。

  他總覺得,唐綰綰,已經不是原來的唐綰綰了。

  不過這話,他並不好說出口,只能默默看了看她,也合上了雙眸。

  次日一早,唐綰綰起來,楊氏就有些討好地說道:“大姑姐,狼肉燉好了,可以吃了嗎?”

  這狼肉是唐綰綰拿回來的,他們雖然饞肉,但是見識了唐綰綰的手段,都不敢再造次。

  “吃吧,熱一熱燒餅,就著狼肉湯吃。”唐綰綰說道。

  楊氏一聽,頓時笑得見牙不見眼的,去熱燒餅了。

  一大家人吃上了熱氣騰騰的狼肉湯,就著燒餅,吃得肚子滾圓,就連身上都充滿了力氣。

  吃過飯後,繼續趕路。

  顧家村的人走了一日一夜,總算是到了安城附近。

  “大家駐紮起來,這前面就是安城了,明天每家派一個人去採購。買到物資咱們就從穿過安城出發,繼續南下。”村長吩咐道。

  能夠到大城可以採購,再好不過了。

  唐綰綰上次打了山匪,分得最多銀子,有五兩。

  五兩銀子可以補充很多物資了。

  最重要的是,有了採買當藉口,她能從空間兌換更多的東西出來。

  “明日我們一家四口都進城,看看你的腿。”唐綰綰說道。

  兩個孩子留下來她也不放心,所以都帶上。

  顧靖川眼底浮起了一抹晦澀的神色,道:“這腿斷了這麼久,都沒有處理,恐怕是治不好了,何必浪費那錢。”

  唐綰綰忽然蹲了下來,挽起了顧靖川的褲腿。

  顧靖川突然嚇了一跳,面色瞬間漲紅,就連耳後根都紅透了。

  唐綰綰順著他的大腿根一直摸了下來,摸到了傷處。

  “傷的是膝蓋,好像不是很嚴重,只不過正好傷在受力點,所以才用不到力氣,應該可以治好的。”唐綰綰說道。

  能夠治好的話那是最好的,這樣就不用動到空間的手術室。

  說起來她跟顧靖川雖然是兩年的夫妻了,但是彼此之間十分疏離,她實在不知道怎麼跟他解釋。

  “那就去看看吧,若能治好的話——”顧靖川的話在這裡頓住了,沒有再說下去。

  當晚,唐綰綰去找找水源的時候又找回了一根千年人參,說是明天帶進城裡頭換錢。

  這一路,唐綰綰實在太過古怪了,顧靖川看著她的神色也越發的複雜。

  次日,顧家一家四口收拾了一下,就跟著村長的隊伍進城了。

  他們一家人有馬車,倒也方便。

  然而,安城門口,卻排起了長龍。

  唐綰綰覺得有些疑惑,找了一個面善的嬸子問道:“嬸子,這是怎麼回事?進城難不成還要排隊?”

  那嬸子低聲抱怨道:“不知道啊,說是官兵在盤查流民,凡是帶著孩子的,尤其是一男一女的,都要嚴格盤查,好像在找什麼人。”

  聽了這話,唐綰綰回到了馬車上。

  顧靖川問道:“外頭出了什麼事兒?”

  唐綰綰如實道:“官兵在排查進城的流民,好像在找什麼孩子,尤其是帶著一男一女的,要嚴格盤查。”

  這話一出,顧靖川的臉色瞬間變得煞白起來。

  他一把攥住了唐綰綰的手腕,神色嚴肅道:“趕緊回頭!不能在這附近逗留了!”

  見到顧顧靖川大驚失色,再看看車上的顧暖陽和顧明月,唐綰綰瞬間明白了過來。

  一男一女,不就是找龍鳳胎嗎?

  原主的記憶中這兩個孩子是顧靖川撿回來的,看來顧靖川知道點什麼。

  兩個孩子的身份非同小可。

  事關重大,只好打消了採買和看病的計劃。

  唐綰綰當即趕著馬,調轉了馬頭,回到了營地。

  這個時候,村長已經領著其他人進城了,見他們沒有跟上,也沒有在意。

  然而,等過了城門,看到城門上貼著的畫像是,顧家村的人都面色有異。

  那貼著的兩個孩子雖然已經有很大的變化,但是光從五官看,還是能看出是顧靖川家的孩子!

  那對孩子可是撿來的!

  這些官兵這麼嚴密的搜查,而且還出了重金懸賞要他們的訊息!

  可見這事兒不簡單。

  村長心裡頭頓時打起鼓來。蘇丹

  唐綰綰對他們村子有恩,這事情絕不能洩露出去。

  村長叮囑了一行的村民,匆忙買了糧食,就出了城。

  只有劉氏,出城的時候,她忽然謊稱自己丟了東西,又進城了。

  其實,劉氏是去找官府報告訊息了!

  那可是一百兩銀子啊!誰能看著一百兩銀子不心動啊!

  村長帶著村民回到了營地,當即就找到了唐綰綰,道:“顧秀才,唐娘子,外頭的官兵怎麼在搜查你們的孩子?”

  唐綰綰也正要說這話,道:“我正要跟你說這件事,大家都回來了嗎?回來的話咱們立刻趕路,此地不宜久留了。”

  “還有劉氏沒有回來,她說丟了東西——”村長說道。

  然而,唐綰綰的臉上卻瞬間青黑了下來,道:“糟了!她肯定是去官府報信了!我先帶孩子走,你們抓緊跟上。”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