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官兵圍剿

村長聽了唐綰綰的話,不由愣了一下,然後迅速反應過來。

  “那你們趕快走,我們隨後就到。”村長急忙說道。

  劉氏倒是個貪財的,村裡人都知道,況且這可是一百兩並不是小數目。

  唐綰綰回到自家窩棚,把餅和白麵都拿到了馬車上。

  楊氏在旁邊眼巴巴的看著白麵被拿上車,不由陪著笑臉上前,“大姑姐,你們這是要幹啥呀?”

  她生怕唐綰綰會帶著白麵和吃食走了,不管他們生死。

  “我們先走一步,你們隨後跟著村長走,咱們到前面的村子匯合。”唐綰綰本來不想回答,但是現在不想讓唐家人生事,只能耐心的解釋一番。

  沒成想,楊氏聽到她的一番說辭之後,立刻瞪圓了眼睛,“啥?你要扔下我們先走?”

  她的聲音很大,以至於把窩棚裡的唐父唐母都引了出來。

  老兩口耷拉著臉,眼看著就要爆發。

  馬車上的顧靖川不由催促,“快點上車吧,孩子們等你呢。”

  唐綰綰點點頭,然後對唐家人說道,“我不會拋棄你們的。”

  這句話,她沒有付諸任何感情。

  如果不是因為這是原主的父母和家人,她畢竟用著人家的身體,不然她無論如何都不可能說出這番話的。

  楊氏見唐父唐母不說話,唐青也一副無話可說的樣子,便主動上前,“知道你不能幹那畜生事,就是白麵你多少給我們留點。”

  她還惦記著白麵。

  這災荒年,白麵可是難得一見的稀罕物。

  “白麵給我們留下,反正不是在下個村子匯合嗎,匯合了我們再給你。”唐父仗著自己長輩的身份命令道。

  似乎白麵不在他們手裡,他們就會害怕唐綰綰跑了一樣。

  唐綰綰沒搭理他們,轉身就要上車,可是一隻腳剛踏上馬車,就被人拉住了衣襟。

  她回頭看去,竟然是唐青。

  他還是一副吊兒郎當的樣子,一隻手抓住她,另一隻手伸了出來,“白麵。”

  大有唐綰綰要是不給他,就休想離開的架勢。

  眼看著天色漸晚,這裡跟城裡的距離也不遠,按照現在的形式,劉氏有可能已經帶著官兵往回趕了。

  唐綰綰頓時沒了好脾氣,抄起車上的大刀就對著唐青揮了過去。

  唐青嚇了一跳,鬆開手連連退後,直接被後面的樹根絆倒,模樣很是狼狽。

  “你是魔怔了,竟然要砍你親弟弟!”唐母心疼得不行,一面去扶唐青,一面指著唐綰綰怒罵,“黑心爛肺的,咋不叫雷劈死你。”

  唐綰綰沒說話,只是虎虎生風的揮起了手中的大刀。

  然後趕著馬車揚長而去。

  唐母雖然敢罵人,卻也不敢跟唐綰綰硬碰硬,畢竟她是親眼所見唐綰綰砍狼的。

  馬車行駛在山間的小路上,幽深的山谷中一直迴盪著車輪的聲音。

  顧靖川坐在馬車上,看著熟睡的孩子,時不時看看周圍觀察一下地形。

  “你睡一會兒吧。”唐綰綰對他說道。

  顧靖川扭捏了一下,然後拿出了一張餅遞給她,“吃點東西。”

  “我現在不餓,眼看著天黑了,估計咱們是到不了下一個村子了,今天恐怕要在林子裡過夜。”唐綰綰嚴肅的說道。

  顧靖川看了看天邊的斜陽,點墨般的眸子突然一凜,“小心。”

  他話音剛落,就看到官兵從四面八方湧來,將馬車團團圍住。

  馬兒嘶鳴一聲,竟踢踏著蹄子而不敢再走。

  唐綰綰死死抓著韁繩,看著周圍的官兵。

  她現在的這具身體很是柔弱,對付那麼一兩個人還可以,這麼多人,她很難保全一家人。

  “你且先走,不用管我們。”顧靖川看著馬車周圍說道。

  唐綰綰冷冷的看他一眼,“一家人,就要整整齊齊的。”說完,她操起大刀,站在馬車上。

  那威風凜凜的模樣,哪裡像個村婦,分明是征戰多年的女將軍。

  顧靖川摸了摸自己的胸口,不知道為什麼,他的心似乎跳快了。

  為首的官兵指向唐綰綰,“大膽賊人,還不束手就擒。”

  “官爺,你走你的陽關道,我過我的獨木橋,怎的就非要阻攔我們?”唐綰綰冷冷的說道。

  “看來你是不見棺材不落淚了。”官兵大手一揮,幾人立刻飛身襲來。

  唐綰綰不由疑惑,這官兵不是要抓孩子麼,怎麼不由分說就開始動手?

  唐綰綰隨即翻身下車,舉刀劈了過去。

  一名官兵被她一腳踢飛,另一名直接被她奪了手中的刀,一掌劈暈。

  可是更多的官兵越過她爬上馬車。

  他們並沒有想要抓住顧靖川的樣子,而是舉刀就砍。

  唐綰綰這才看出來,這些官兵是要殺人滅口。

  她飛身躍上馬車,一腳踢開了一名官兵,一刀揮向其餘的官兵,讓他們不敢上前。

  她一面要對付這些人,一面又要照顧顧靖川和兩個孩子,漸漸讓她有些吃力。

  眼看著官兵的刀朝著顧靖川砍過去,唐綰綰來不及阻止,只能飛身上前,用自己的身體替他去擋刀。

  纖細的胳膊被劃開一道口子,血立刻噴灑出來,濺了顧靖川一身。

  溫熱的鮮血讓他回過了神,“快走,不要管我們。”

  唐綰綰沒搭理他,用沒受傷的左手拿起大刀,反手就刺穿了一名官兵的肚子。

  血腥味越發濃郁,兩個孩子也從睡夢中驚醒。

  唐綰綰握緊手中的大刀,“一會兒,我殺開一條路,你趕馬車帶著孩子走。”

  “不,要走你走。”顧靖川緊緊蹙著眉,他不想連累唐綰綰,更不想躲在她的身後。

  二人僵持不下,就在這個時候,四面竄出了二十名穿著褐色坎肩的精壯男人。

  他們的年紀不等,有十幾歲的,也有四五十歲的,各個身強體壯,手中執槍,目光陰森的看著那群官兵。

  “你們是什麼人?”為首的官兵呵斥道,“趕快滾開,若是阻撓朝廷抓重犯,一律斬殺。”

  那群人並沒有後退,反而全部朝著官兵蜂擁而來,打了他們一個措手不及。

  誰能想到會有人直面跟朝廷作對。

  唐綰綰微微眯起眼睛,這群人看著穿著普通,卻很有規範,一招一式也極為正派。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