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小安村

唐綰綰只是愣了片刻,便也上去幫忙,左手拿刀的她雖然力道不足,卻勝在動作快,下手狠。

  幾個回合下來,剩餘的五名官兵就不敢再上前了,捂著官帽跑進了林子裡。

  看著那些男人還要上前去追,唐綰綰立刻阻攔,“窮寇莫追。”

  “窮寇莫追。”

  有一個人同時跟她說出了同樣的話。

  唐綰綰轉過身,就看到身後站著一個滿身是血的男人,他身量很高,一身麥色肌膚,肌肉線條明朗,濃眉大眼,一身正氣。

  那男人打量了她一下,然後拱起手,“姑娘好身手,在下張震。”

  唐綰綰本想抱拳回禮,剛一抬手,就扯動了胳膊上的傷口,她只是微微皺了一下眉頭。

  那男人急忙上前,很是利落的從衣襬處撕下一塊布條,剛要上手幫忙,就聽顧靖川假嗑幾聲。

  唐綰綰這才反應過來,接過布條,“多謝這位俠士了。”

  “我不是什麼俠士,在下張震,是小安村的領頭人。”他拱了拱手,一雙大眼睛很是明亮。

  “唐綰綰。”唐綰綰微微頷首,“馬車上是我夫君和兩個孩子。”

  張震詫異的看著唐綰綰,見她模樣也就十七八歲,卻已經有兩個孩子了。

  一番互報姓名之後,大家也就原地休息,開始收拾殘局。

  除了收羅到一堆武器,還有官兵身上的一些碎銀。

  唐綰綰拿著張震給的布條坐到馬車上,顧靖川立刻接過,笨拙的給她草草包紮一下。

  “肯定是要留疤了。”顧靖川自顧自的說道,同時眼神黯淡,他知道唐綰綰是因為護著他才受的傷,心裡多少有些不是滋味。

  唐綰綰看著自己的胳膊,同時也聽到了系統裡收入錢幣的聲音。

  看來那些官兵也並非良善之輩。

  張震分配好了武器和銀兩,還給唐綰綰一份,“唐姑娘……唐娘子,這份是你的。”

  “多虧了你們出手相救,這錢我們不能要。”唐綰綰立刻拒絕。

  “拿著吧,都是逃荒的,留一份錢財,就多一分活下去的希望。”張震不容分說就把錢和刀扔在了車上。

  唐綰綰見狀,也就沒有推脫。

  互相攀談了幾句,唐綰綰才瞭解張震是當過幾年兵的,身手了得並且熟悉兵法,是個有勇有謀的人。

  小安村的村長在逃荒途中被山匪給傷了,沒幾天就因傷口惡化一命嗚呼了,所以現在是他暫時帶領著村子。

  那些身強體壯的男人,都是他帶著操練過的。

  “唐娘子雖然身手了得,卻拖家帶口的,不如咱們一起南下,也互相有個照應。”張震突然提議道。

  唐綰綰想了一下,便說道,“我們是和村子裡的人分開走的,如此,不如兩個村子合在一起,人多的同時,年輕勞力也多,也能更好單位保護村民。”

  聽到唐綰綰這麼說,張震立刻答應了,“那實在是太好了,這樣一般山匪也不敢造次了。”

  大概過了一個時辰,兩個村子的人就合併在了一起,村長也很是樂意。

  唐綰綰看著村子的人,掃視了一圈,並沒有看到劉氏的身影。

  她向來有仇必報,卻沒找到劉氏。

  “唐娘子,現在天色晚了,咱們就在林子裡住下吧,等天亮了再上路。”村長和張震商量了之後,又對唐綰綰說道。

  唐綰綰也算一戰成名,所以村長有什麼事都會事先跟她說一聲。

  “好,如果劉氏回來,麻煩村長跟我說一聲。”唐綰綰說道。

  村長立刻應聲,然後就安排村民安營紮寨。

  唐綰綰雖然受了傷,卻也是帶傷做飯,畢竟全家她是唯一勞動力。

  “哎呀,都受傷了還咋做飯。”楊氏這時走了過來,一臉諂媚的說道。

  然後隨手接過了唐綰綰手裡的面盆。

  唐綰綰也沒說什麼,讓她一個手做飯也確實有些吃力。

  見家家戶戶都在生火做飯,唐綰綰便趁人不注意進了林子裡,正打算拿積分換點吃的,遠遠的卻看到顧家大哥踉踉蹌蹌的跑出林子,臉上還帶著驚慌。

  唐綰綰想了一下,便走了過去。

  卻看到劉氏一面整理著衣服,一面看向周圍。

  她身邊站了兩個官兵,正一臉的滿意。

  唐綰綰不用想也知道發生什麼了,他們沒從她那裡討到便宜,自然不可能放過劉氏。

  看來顧家老大也是看到了,卻不敢管。

  唐綰綰悄聲離開,找了沒人的地方換了一小塊豬肉。

  現在她的積分已經有3000了,等攢夠兩萬,就可以給顧靖川治腿了。

  回到窩棚,楊氏已經蒸好了饅頭。

  唐綰綰拿著自家的鍋進了窩棚,把豬肉炒了,多放了一些鹽,夾在饅頭裡給一家人分了。

  顧明月一張小臉紅撲撲的,一口一口的吃著饅頭,一臉的滿足。

  顧靖川雖然也吃著,一雙眼睛卻總在唐綰綰身上打轉。

  所有人都在吃糠咽菜,唐綰綰的窩棚裡傳出的香味很快讓唐家人聞到了。

  楊氏和唐母一前一後的走了進來。

  “聞著姑姐家傳來肉味,是吃啥好吃的了?”楊氏一進窩棚,就四處打量著。

  唐母一雙渾濁的眼睛直勾勾的盯著唐綰綰手裡的饅頭。

  “弟媳饅頭做得好,竟有肉味。”唐綰綰挑眉說道。

  就在這時,忽然聽到外面傳來一聲尖叫。

  聲音尖銳,驚得林子裡飛出一群鳥兒。

  唐母嚇得立刻蹲下了身子,楊氏也白了臉,躲到唐母身後。

  一路上變故太多,她們以為又是山匪殺來了。

  唐綰綰一臉嚴肅,拿著大刀就走出了帳篷。

  那一聲尖叫的確有些嚇人,搞得人心惶惶。

  張震也拿著長槍站在外面,身後還跟著幾個青年。

  緊接著,又一聲尖叫傳來。

  然後就看到劉氏從窩棚裡跑了出來,頭髮散亂,眼睛上一片烏青。

  隨後,顧老大也跑了出來,手裡還拎著手腕粗的棍子,毫不留情的招呼到劉氏身上。

  “賤人,不要臉,老子打死你。”顧老大一邊打,一邊咒罵。

  隨後,顧父,顧母也走了出來,一臉的嫌棄,“趕緊打死她,咱們好吃飯。”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