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惡毒女人

劉氏只是抱著頭,不敢還手,也躲閃不得。

  突然間,她抬起頭,看向了唐綰綰,目光陰狠。

  唐綰綰冷眼回看,劉氏頓時覺得不寒而慄,急忙又垂下頭。

  “顧老大,行了,再怎麼說也是你媳婦,還要真打死不成,你那兩兒子咋辦?”終於,村長走出來阻攔。

  劉氏的兩個兒子,大虎二虎都站在顧母身後,對於自己親孃被打,二人似乎並不在乎。

  唐綰綰不再去看,只要不是山匪來襲,其他的事情都與她無關。

  正在她轉身之際,卻見顧明陽也提著刀走了出來。

  六七歲的萌娃,眼中竟帶著殺伐的決絕。

  “你要幹嘛?”唐綰綰問道。

  顧明陽咬了咬唇,“我要跟娘一起殺壞人。”說著,他還腳步踉蹌的揮了揮大刀。

  “說什麼呢?”唐綰綰揉了揉他的腦袋,“等咱們安穩下來了,娘慢慢教你。”

  雖然顧明陽有點小,但是勇氣可嘉,唐綰綰拉著他往回走,卻能感覺到有一雙眼睛正在死死的盯著她。

  第二天一早,大家繼續上路南下。

  唐綰綰一家依舊是在大部隊的後面,張震偶爾會騎馬過來看看他們,確保他們的安全。蘇丹

  顧靖川一開始對張震還是很友好的,現在似乎有點冷淡了。

  趁著張震沒來,唐綰綰一邊架著馬車,一邊問道,“你似乎不喜歡張大哥。”

  “沒有。”顧靖川矢口否認,“你胳膊怎麼樣了?”他岔開話題。

  唐綰綰看了一眼自己簡單包紮的傷口,“這點小傷,沒事。”

  曾經她可是被砍刀直接貫穿胸口的,這點小傷對於她來說,就跟破了根手指差不多。

  忽然前面一陣騷動。

  唐綰綰立刻停下了馬車,緊接著,尖叫聲此起彼伏。

  她拿著刀就走了過去。

  在隊伍的最前面,竟然站著一隻渾身白毛的老虎。

  老虎體型碩大,打個哈欠都能清晰的看到它滿身的腱子肉。

  張震看到唐綰綰過來,便下了馬,“看著不像是要吃人的,咱們繞著走就行,這麼多人,它也不敢。”

  唐綰綰提著手裡的刀,目光炯炯的盯著老虎。

  果然,那老虎打了個哈欠,來回踱了幾步,就消失在了灌木叢裡。

  大家還是十分小心,在張震他們的護衛下,村民都繞路而行。

  唐綰綰放下手裡的刀,他們人多,不是對付不了老虎,只是有些耽誤時間。

  要是深夜還走不出林子,又不知道會不會遇見夜襲的山匪。

  雖然有點不捨這送上門的肉,但唐綰綰還是以大局為重。

  過了一會兒,就看到劉氏滿臉紅腫,瘸著腿朝唐綰綰的馬車走來。

  顧靖川也聽說了劉氏捱打的事,只是看到她被打成這個慘樣,還著實把他嚇了一跳。

  “我這腿實在太疼了,在你們車上坐一會兒行不。”她朝著唐綰綰笑了笑,然後看向顧靖川。

  顧靖川一想到她舉報了兩個孩子,就氣不打一處來,如果不是劉氏,唐綰綰也不會受傷。

  “馬車坐不下。”不等顧靖川說話,唐綰綰就冷聲說道。

  劉氏見賣慘沒用,就開始撒起了潑,“唐綰綰,你就不怕遭報應!”

  唐綰綰斜了她一眼,“啪”的一聲,一鞭子甩在了劉氏的腳邊。

  劉氏本就害怕唐綰綰,當即嚇了跳了起來,腿也不瘸了,尖叫聲中氣十足。

  緊接著,她懷裡的菜刀也掉了出來。

  顧靖川驚訝得瞪圓了眼睛,再看唐綰綰,依舊面不改色。

  “要不是殺你耽誤行程,你覺得你可能站在我面前嗎?”唐綰綰握著鞭子,指向劉氏。

  劉氏瑟縮了一下,每次跟唐綰綰正面硬剛的時候,都會被唐綰綰的氣勢所壓到。

  總感覺唐綰綰那雙眼睛會殺人。

  劉氏撿起了菜刀,卻也不再掩飾,“唐綰綰,你等著,這把菜刀絕對是你的索命刀。”

  說完,她小跑著進了人群裡。

  顧靖川慶幸自己沒有心軟,如果真的讓劉氏上車,那後果不堪設想。

  他不由看向顧明陽和顧明月,兩個孩子正在熟睡。

  “你小心些。”顧靖川沒抬頭,話卻是對唐綰綰說的。

  唐綰綰看了看他俊俏的側臉,隨著伙食補上來,他的氣色好了很多,皮膚也更加白皙,看著也不像是逃荒的,倒是像貴族公子體驗生活。

  “放心吧,我曾在百萬大軍中如入無人之境……”唐綰綰脫口而出,轉而就看到顧靖川那漆黑的眸子緊緊盯著她。

  “做夢。”唐綰綰尷尬的解釋,只顧著欣賞顧靖川的美顏,所以才不假思索的說出這樣得話。

  顧靖川似乎並不再懷疑,目光轉向樹林,“小心些總是好的,畢竟,我不想你受傷。”

  他的聲音不大,奈何唐綰綰聽力極好。

  她摸了摸自己的胸口,竟然覺得十分溫暖。

  從小到大,她從沒聽到過有人會讓她小心,也沒人會對她說我不想你受傷。

  她整日浴血奮戰,與殘肢斷臂為伴,所有人都怕她。

  這突如其來的溫暖竟讓她有些不適應。

  夜裡,眾人找了塊平地休息。

  張震帶著兩個村子的壯勞力輪番守夜。

  唐綰綰一邊吃著手裡的饅頭,一邊往張震的窩棚走去。

  她想看看距離目的地還有多遠,現在已經是秋天,若是入冬之前還沒到,恐怕路上會凍死不少的老弱婦孺。

  張震這個時候正在跟村長規劃路線,二人似乎也想到了這個問題。

  “走水路是快,可是這麼多人,需要太多船了。”村長為難的說道。

  張震看著地圖,一時也想不出辦法。

  唐綰綰看著地圖,指了指一個山頭,“咱們從這走。”

  村長大吃一驚,“這裡可是有一個極大的匪窩,朝廷三番兩次派人來圍剿,都沒成功。”

  朝廷都對抗不了的人,他們這些平頭百姓,想都不要想。

  唐綰綰面不改色,“張大哥,現在所有壯勞力有多少人?”

  “不到二百。”張震說道。

  唐綰綰點點頭,“足夠排兵佈陣了。”

  張震聽了她的話,立刻驚喜的站了起來,“難道你是要……”

  “唐娘子,不好了,你家孩子不見了。”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