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我可以幫你

聽出他弦外之音,季奚深哼道:“府醫說此症有法可醫,且落兒在府上已適應,不必再換。”

兩人皆是尊貴身份,言語暗鬥時所生的壓迫氣場令旁人皆低頭噤聲。

被不冷不熱地拂了,謝辭驀仍不肯罷休:“攝政王此言有趣,若是真適應,又怎會過敏嘔吐?”

季奚深毫不相讓:“本王自會再派人檢查落兒居所,太子不必掛心。”

你來我往聽得林溪月頭疼,皺眉打斷:“夠了。”

頂著兩人各異目光,她肅著臉色解釋:“落落的病不是府內環境所致,是因沾到了月季花粉。”

聽完她解釋,季奚深先沉了臉。

顧及林落體質,府中從未種植月季,如今這花又是從何而來。

正欲派人查,林溪月卻已走到人群前,一把將林淼音揪了出來。

她頭上無花,然而林溪月扯下她腰間香囊,倒出來的赫然是濃香的月季花瓣。

這賤人,先前說她壞話時身上還沒,想來是趁席間熱鬧無人關注時又偷取了月季,再刻意讓林落聞到!

眾目睽睽下,林淼音慌忙解釋:“姐姐,我真的不知道落落聞不得月季,我絕對沒有害他的意思呀……”

她梨花帶雨的模樣甚是可憐,讓心軟的幾位世家公子忍不住開口求情。

林溪月漠然聽著,眸光如刃。

“沒有是麼。”

她彎唇冷笑:“既然妹妹說無心害弟弟,好,你身上的香太濃了他聞不得,未免他病症加重,你現在就離席,如何。”

林溪月字字在理,周遭賓客也就此事做了客觀評價。

知道自己佔不到上風再糾纏下去只會敗露,林淼音只得紅著眼退下。

她走後,林落在府醫救治下恢復正常,送到後院休息。

宴會則正常進行。

揹著攝政王義妹的身份,又籌辦了這場精緻盛大的花宴,林溪月免不了被人恭維敬酒,饒是她婉言謝絕,也還是喝了三四杯。

雙頰像是火燒一般,她抬手碰了碰,對下一個敬酒的夫人回以抱歉的淺笑。

“張夫人,我身體不適,想出去透透氣,失陪。”

對方是個通情達理的,聞言熱情地要幫忙叫丫鬟跟著,被林溪月搖頭拒絕。

“我自己就可以了。”

軟聲打過招呼後,林溪月退下席面,提著裙襬向外走。

出了宴廳後左拐走了十幾步後她停下,紅唇微張深吸口氣,平復有些快的心跳。

經謝辭驀公然袒護後,她是季奚深禁臠的謠言應該會消停一陣子。

名聲保住了。

想到這,林溪月唇邊溢位一聲似慨似泣的嘆聲,微微泛紅的眸中清楚地晃著慶幸。

還好,謝辭驀肯幫她。

腦海中浮現出男人清朗矜貴的容顏,林溪月莫名感覺心口發燙,忙加快腳步,想去前面的荷塘聞聞花香好讓自己更清醒些。

卻不想才走到長廊拐角,就迎面撞上一襲重紫龍袍,清冽的雪松香隨之闖入鼻息。

林溪月愕然抬眼,看著離自己甚近的英朗面容,怔了瞬才開口叫人。

“太子哥哥。”

少女帶著酒意的嗓音,比起平日的清脆多了三分嬌軟,略沙啞的尾音像柔韌的鉤子,直往人心尖上挑。

耳尖又不經意地染上彤色,謝辭驀垂眸盯住少女眼尾一抹紅,眉頭微蹙。

“哭了?”

林溪月一愣,隨即失笑搖頭:“沒有,只是不勝酒力而已。”

謝辭驀細細瞧她,見她眼中確無淚意才鬆了口氣,轉而又道:“你那個妹妹,今日說話很放肆。”

且不說他在場,就憑季奚深萬人之上的身份也是十足十壓迫,她一個庶女大庭廣眾下編排嫡姐,不是膽子大,就是沒腦子。

聞聲,林溪月點點頭:“是很放肆。”

眼若湖面泛著粼粼的光,她若有所思:“能讓她當著你與兄長的面大放厥詞……看來她背後說不定有靠山呢。”

謝辭驀認同地嗯了聲:“我也有此猜測,一人本性縱然再惡劣,若無足夠底氣也不敢太過放肆。”

“林淼音敢這般,想來身後有人相助。”

一屁股坐在廊臺上,林溪月聲音懶洋洋的:“有線索就夠了,回頭我去查。”

幾乎是下意識的,他脫口而出:“我幫你。”

話音落下,兩人俱是一怔。

長睫掩映的深眸光色瀲灩,林溪月仰著頭,盯著謝辭驀畫般精緻的眉眼許久,忽然輕笑出聲。

被她盯得有點不自在,謝辭驀眉心微蹙,沉聲發問:“你笑什麼?”

“我笑你前天還對我冷若冰霜,今日就迫切地說要幫我。”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