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姐想做紂王

安公公的手一頓。

辰千折低語:“她真的脫胎換骨,與以前不一樣了。”

“那陛下您打算怎麼辦呢?”

“我不知道,因為我不知道她究竟是誰,為什麼會知道未來的事情,還有她說的……劇情線又是什麼意思呢?!”

辰千折的神色多了些彷徨,看著手臂上的傷口,更沒了之前的狠戾兇殘。

“如果凌心瑤剛才扎的稍微偏一點,可能,也就不用再殫精竭慮的想這些事情了。”

“陛下不要亂說,”安公公連忙握住他的手,安撫的輕輕拍了拍:“老奴耄耋之年尚且還想多活一口氣,陛下千萬不要卸了這口氣。”

“……一口氣?是啊,人活著,不就是一口氣的事嗎!”

這一瞬,辰千折的周身又充斥著生人勿近的陰冷氣場。

安公公收了藥箱:“老奴知道陛下累,但是,人活著,哪能不累呢?別說您這樣的帝王,就是老奴我,不也是一步一步的走到陛下身邊,陪著您站在這裡的嗎?咱活著,就是一口氣,就得累!”

——

宮女們收拾亂糟糟的寢殿,凌汐四仰八叉的躺在暴君的軟塌上,吃著水果思索原文。

現在劇情好像有點亂,她得好好的捋一捋。

原文裡,凌心瑤是恨毒了暴君和她,所以才想方設法的把兩個最恨的人搞到一起,讓他們“狼狽為奸”。

而且她也不記得凌心瑤有“吃回頭草”這條線。

難道是因為她的出現,潛移默化的改變了劇情?

不管怎麼說,先保命要緊!

“暴君是死了都要拉我陪葬,甩掉他的可能性不大,大機率我是要連他一起救。”

“可暴君要怎麼救?他滿手血腥,殺人無數,忠臣良將被他殺的殺流放的流放,身邊這些大臣都是貌合神離的奸臣賊子,都是想要他命的人,怎麼救?”

原文裡,暴君登基十三年,不是在殺人,就是在殺人的路上,老皇帝留給他的心腹殺的渣渣都不剩。

以她一己之力,怎麼救暴君?

“陛下回宮。”

小太監的聲音拉回了凌汐的意識,她一驚,連忙起身,卻不想手忙腳亂的打翻了果盤,綠澄澄的果子滾了一地。

她滿地撿果子,撿了這個滾了那個,忙活了半天終於將最後一個果子抓到了手中。

但是……

眼尾處,金色的騰龍繡靴緩步走來。

【暴君來了。】

“來人!砍了!”

凌汐嚇的抱緊果盤:“陛下……”

【不是吧?掉兩個果子就要砍腦殼?】

侍衛們衝進來,徑直奔向兩個伺候的小宮女,在她們的求饒聲中拖出去。

【這就……砍了?!】

辰千折走到凌汐身邊,指背撫過她蒼白的臉蛋,眼神冷的沒有溫度:“沒有伺候好孤的皇后,這就是下場!”

“陛下的話都聽到了嗎?淩小姐是未來的皇后娘娘,以後再敢怠慢者,斬!”安公公提高了嗓音。

宮女和太監們噤若寒蟬的俯身跪地,連滾帶爬的退了出去。

林夕還跪坐在辰千折的腿邊,昂著腦袋對視著這個居高臨下,掌控殺伐的男人。

【暴君果然是暴君,一言不合就砍人腦殼。】

【我現在要怎麼做,才能保住腦袋,又能符合我的人設?!】

【要死,凌汐可以無腦蠢的胡作非為,但我不行啊!做的太過分,我怕真的被砍腦殼。】

辰千折眯了眯眼睛,殺意蘊起:“凌汐……”

“陛下吃果子嗎?”凌汐立即舉起一枚果子:“很甜的。”

“這是無憂果!”

“……”凌汐懵了下。

【不能吃嗎?】

【有毒?】

【可我吃了好多啊!】

【完了,我會不會被毒死?】

辰千折:……

他漠冷的收回手,走向內殿:“無憂果是發物,對傷口不好!”

發物會影響傷口癒合。

凌汐後知後覺的反應過來,將果子塞進嘴巴里:“那我替陛下吃。”

抬眸,見辰千折背對著她,張開雙臂站在那裡。

她好奇。

【暴君這是擺的什麼新造型?】

【汲取天地靈氣?】

辰千折:……

緩緩側首,冷目:“替孤更衣!”

凌汐看了眼身後,發現殿裡只有自己,這才明白是要自己替他更衣。

【更什麼衣?】

【不就是脫件衣服的事嗎?】

【你又不缺胳膊少腿的,一甩手就脫了衣服的事,非要在那裡擺半天的pose,裝13男!】

心裡吐槽的辰千折耳朵起繭子,凌汐還是乖乖的走過去,脫了暴君的外衣。

但辰千折的手還是舉著。

【還要脫嗎?】

再脫一件綢衣。

辰千折挑眉看了看她,姿勢沒有動。

【不是吧,還要脫?】

又脫了一件。

辰千折的瞳子陰沉下來,瞬瞬的看著她。

【還要脫?】

暴君就剩下一件綢底中衣,再脫就少兒不宜了。

但是辰千折還是那樣的姿勢,她懵懵懂懂,去扒最後一件衣服。

辰千折突然按住她的手:“更衣!”

【更著吶!不是在給你脫了嗎?】

凌汐咬唇:“陛下……想怎麼更?”

辰千折沒有說話,眼尾睨向屏風,那裡掛著一件黑色的繡著金龍的薄綢軟袍。

她恍然:“陛下是要換那件衣服是吧?”

【你就說換衣服嘛,說什麼更衣?】

她拿來衣袍,整理一下,找到兩個袖口,撐開,伺候暴君穿上。

但是穿完之後,暴君又低著頭看她,還抻了抻脖子。

這一次,凌汐懂了,跑到後面把他的頭髮撩了出來,整理順當。

【做暴君就是好,幾根頭髮都要別人來撩,吃飯是不是也要我來喂?】

凌汐想著,不覺偷偷欣賞暴君側顏。

【質疑紂王,理解紂王,成為紂王,這就是紂王的快樂吧!】

【就衝暴君這開了掛的神顏,姐姐我都可以用嘴喂!】

辰千折聽的耳朵發熱,不動聲色的掙開凌汐的手:“要做孤的皇后,你還有很多要學習的地方,這幾天,禮司的人會來教你,你好生的學,不要在宮宴上丟臉。”

凌汐一怔:“宮宴,什麼宮宴?”

辰千折面無表情:“跪安吧!”

【什麼玩意,都沒說明白呢,就跪安了?】

“陛下。”

“莫非你想留下來侍寢?”

“……”

一軍將到凌汐死穴。

她斂眸垂目,規矩的行禮後,退出寢殿。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