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哥哥你也不相信我?

一切發生的實在是太快,四周的人其實也都沒看清楚是怎麼回事。

直到聽見蘇輕輕這一聲含著哭腔的質問,大家才反應過來什麼。

在場的人哪個不是人精,看著蘇輕輕雙眼含淚的樣子,再看看旁邊裙子撕裂開來的斷口,平整光滑,大家頓時明白過來什麼——

很顯然,這條裙子是蘇憐兒借給蘇輕輕的。而蘇憐兒在把裙子借給蘇輕輕之前,特地在裙子上動了手腳,估計是在裙子裡面剪開了好幾處暗痕。

這動過手腳的裙子直接穿在身上,在沒有外力的作用下,根本看不出有什麼不一樣。

但只要稍微有一點外力拉扯,那些暗痕就會全部斷開,原本優雅大方的長裙就會被撕碎。

也就是眼前蘇輕輕的情況。

所以蘇憐兒這是假裝好心借給自己的妹妹裙子,然後剛才又故意推了自己的妹妹一下,就是想看自己的妹妹在大庭廣眾出醜?

大家心裡想明白過來這一切,看向旁邊的蘇憐兒,都是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

怪不得今天的蘇憐兒那麼好說話呢,說敬酒就敬酒。

搞了老半天,是早就已經想好怎麼陷害蘇輕輕了!

不怪大家會那麼快就相信了蘇輕輕的指證,主要是這事,的確看著就像蘇憐兒會做出來的。

很顯然,司風嵐也是那麼想的。

他看著摔在地上楚楚可憐的蘇輕輕,只覺得心裡突然莫名一疼,幾乎沒有經過思考,他就立刻脫下了自己身上的西裝,迅速的蓋在蘇輕輕身上。

而當他抬頭看向蘇輕輕的時候,眼底更是染上了怒火,“蘇憐兒!你這次真的太過分了!蘇輕輕那麼相信你,你怎麼可以利用別人的信任做出這種下三濫的事!”

司風嵐指責的義憤填膺,可蘇憐兒卻根本沒心情理會他。

她只是看著地上的蘇輕輕,眼底冷光流轉——

今天的這段劇情,和她在《霸道司少的小嬌妻》裡看到的一模一樣。

小說裡寫,蘇輕輕跟蘇憐兒借了一件晚會的禮服,可沒想到裙子被蘇憐兒動了手腳。蘇輕輕在宴會上被蘇憐兒推了一下,裙子撕裂。

當初蘇憐兒看小說這一段的時候,就覺得有一點很奇怪——

蘇輕輕這衣服破的,也太“恰到好處”了。

露出來的只有大腿和肩膀,說白了這撕裂,只是讓原本的長裙變成短裙,雖然有些不符合宴會的服裝要求,但卻絕對沒露出來一點不該露的,根本不會讓蘇輕輕真的丟人現眼。

小說裡的蘇憐兒如果真的想要害蘇輕輕丟人現眼,幹嘛不乾脆讓裙子從胸口直接撕裂,讓蘇輕輕暴露個徹徹底底,這才是真的要毀了蘇輕輕吧?

帶著這樣的疑問,蘇憐兒做了個測試——

她也把衣服借給了蘇輕輕,可她卻沒有在這衣服上動手腳。

可蘇輕輕她的衣服還是撕裂了。

再結合這衣服撕裂的如此“恰到好處”,蘇憐兒還有什麼不明白的——

這都是蘇輕輕自導自演的一齣戲。

她主動來跟蘇憐兒借衣服,自己在衣服上颳了暗痕,又在宴會上假裝被蘇憐兒推倒,就是為了陷害蘇憐兒。

反正她只是露露胳膊和腿,根本沒一點損失,反而是蘇憐兒,因為這件事受到男主和哥哥的厭棄。

經過這件事,蘇憐兒確認了自己之前心裡的一個猜測——

《霸道司少的小嬌妻》這本書,的確是從蘇輕輕的角度經過美化的。

小說裡的蘇憐兒雖然刁蠻任性,但卻未必有那麼惡毒,或許很多次她對蘇輕輕的“陷害”,都跟今天一樣,只是蘇輕輕自導自演的一齣戲。

只是小說從蘇輕輕的角度來講述,所以全都寫成了是原主蘇憐兒的惡毒。

心裡想明白這一切的同時,蘇憐兒也已經迅速的進入了角色——

她看向面前地上的蘇輕輕,故作氣急敗壞的大喊:“蘇輕輕!你別胡說八道!我哪裡陷害你了!”

聽見蘇憐兒的話,蘇輕輕害怕的在司風嵐的懷裡抖了一下,但她還是鼓足勇氣抬起頭,顫抖道:“我這衣服就是你借給我的!不是你動的手腳又會是誰!”

這話一出,四周的人也突然想起來什麼。

“這麼一說我想起來了。”蘇憐兒的一個閨蜜遲疑開口,“這衣服不就是憐兒去年專門找克羅斯定製的那個裙子麼?我記得是叫卡羅拉之心,特別貴,但因為憐兒覺得太素了,所以穿了一次就沒穿了。”

“是啊,就是那條卡羅拉之心,我絕對不會認錯的,既然是憐兒的裙子,那果然是憐兒借給蘇輕輕的,所以……”

那幾個閨蜜說著說著,似乎好像才意識到自己說錯了話,緊張的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嗯,果然是塑膠花姐妹了。

而司風嵐聽見這話更是彷彿掌握了證據,更憤怒的看向蘇憐兒。

“聽見沒!蘇憐兒,你自己的閨蜜都那麼說了!你還有什麼好解釋的!你這個惡毒的女人,我真該——”

“夠了!”

司風嵐憤怒的話還沒說完,一旁一直沉默的蘇祁遠突然冷冷開口打斷了他。

水晶燈光灑落在蘇祁遠那宛若雕塑一般俊美的臉上,卻彷彿照不進他的眼眸,一雙墨眸宛若寒潭一般深不見底。

剎那間,原本嘈雜的大廳瞬間陷入死寂。

所有人看著蘇祁遠,大氣都不敢喘。

而蘇祁遠則是轉頭,將目光落在蘇憐兒身上。

“蘇憐兒。”他開口,眸色幽暗,語氣聽不出是什麼情緒,“你有什麼想解釋的麼。”

蘇憐兒原本正氣得發抖,可不想突然聽見蘇祁遠這話,她身子猛地一顫,似是不可置信的抬頭看向蘇祁遠。

“哥哥。”她的聲音止不住發顫,“你……你也懷疑我?”

蘇祁遠沒答話。

說實話,經過前幾日的相處,他原本是真的對蘇憐兒有了改觀。

可偏偏今天的事,讓他不得不懷疑。

畢竟他可是清晰的記得,前幾天他看見吳嫂在家裡到處借針線包和剪刀,說是要幫蘇憐兒修剪衣服。

要知道,蘇憐兒的衣服向來都是量身定製,穿一次也就不穿了,怎麼可能會需要修剪?

現在看來,那針線包和剪刀,應該是用來處理蘇輕輕身上這條裙子了吧。

蘇祁遠沒有直說,但冰冷的眼神已經代表了他的回答。

蘇憐兒身子輕輕一顫,眼神徹底黯淡下去。

“我明白了。”她別開頭,咬著唇露出倔強的神色,“我沒什麼要解釋的。”

四周一片譁然。

沒什麼要解釋的?

那就是承認了?

蘇祁遠眸色在瞬間更冷,剛想說什麼,可不想就在這時候,門外突然一陣騷動——

“讓開讓開!警察!”

人群被推開,一群警察突然衝進來。

蘇祁遠看見突然出現的警察,頓時不由皺眉,“發生什麼了?”

那些警察認出蘇祁遠,立刻露出畏懼的表情,但還是迅速開口:“是這樣的,蘇先生,我們接到蘇憐兒小姐的舉報,說她被人偷了一件叫做卡羅拉之心的衣服,所以特別來調查。”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