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將計就計

“什麼?”

這話一出,全場的人都愣住了。

卡羅拉之心,不就是蘇輕輕身上那件衣服的名字麼?

蘇憐兒不是把這件衣服借給蘇輕輕用來害蘇輕輕出醜了麼,怎麼還舉報說衣服被偷了?

別說在場的人沒反應過來了,就連蘇輕輕都是被這一出給整蒙了。

所有人迷茫的眼神中,蘇憐兒走到那警察面前。

“沒錯,是我報案的。”她開口,“我今天早上去更衣室,發現我的這件卡羅拉之心不見了,不過……”

她抬頭看了一眼旁邊還倒在地上楚楚可憐的蘇輕輕,淡淡道:“不過我現在好像找到是誰偷的衣服了。”

這話一出,四周的人才回過神來,面面相覷,滿臉錯愕。

“什麼情況?所以這衣服,不是蘇憐兒借給蘇輕輕的?是蘇輕輕偷走的?”

“哈?我大腦怎麼跟不上這節奏了,如果是蘇輕輕偷的衣服,那蘇憐兒提前根本不知道,怎麼能在衣服上動手腳,讓蘇輕輕丟人啊?”

“你傻啊!既然蘇憐兒根本都不知道蘇輕輕會偷這個衣服,那肯定不可能是蘇憐兒在衣服上動的手腳,只能是蘇輕輕自己動的手腳!”

“蘇輕輕自己動的手腳?她讓自己在宴會上丟人現眼乾什麼?”

“當然是為了陷害蘇憐兒啊!而且你仔細看看,蘇輕輕身上這衣服,好像破的也不是很厲害,大腿都只露出來一點,如果真是蘇憐兒動的手腳,你覺得就蘇憐兒那個性,會那麼客氣?”

四周的人可都是人精,之前是因為對蘇憐兒刁蠻任性的印象先入為主,這才被蘇輕輕給牽著鼻子走。

可此時這細細一思索,大家立刻也都意識到不對勁了。

而蘇輕輕此時整個人則是臉色慘白。

她做夢都沒想到自己精心設計的計劃會出現這樣的變故,失聲尖叫:“我沒有!我沒偷衣服!這是蘇憐兒自己借給我的衣服!”

“我借給你的?”蘇憐兒卻是好像聽見什麼笑話一般冷眼看著她,“蘇輕輕,你胡說八道什麼,我什麼時候說過借衣服給你。”

“你!”蘇輕輕做夢都沒想到,她眼裡的草包蘇憐兒竟然會翻臉不認人,氣得正想尖叫,可突然——

“安靜!”

旁邊的蘇祁遠冷冷開口,音調不高,卻是再一次讓喧鬧的場地迅速的安靜下來。

蘇輕輕這也才理智下來一些,含淚看著蘇祁遠,楚楚可憐的啜泣,“大哥,我真的沒有偷東西,這衣服真的是蘇憐兒借給我的……”

蘇祁遠卻沒理會她。

“我記得家裡的衣帽間裡有監控吧。”他淡淡道,“看過監控,就知道是怎麼回事了。”

大家這才回過神,趕緊讓管家去調來了蘇憐兒衣帽間的監控影片。

監控很快拷來了,警察開啟電腦,一邊調看監控的時間,一邊問蘇輕輕:“你說是蘇憐兒自己借給你衣服的,那你是幾點去衣帽間拿的?”

“前天晚上十二點。”

“晚上十二點?”警察的手一頓,看蘇輕輕的眼神有些微妙。

哪有人借東西,是半夜去的?

蘇輕輕自然也知道他怎麼想,可卻是有口難辯——

那天蘇憐兒說要先收拾一下衣帽間,然後再通知她去取衣服,她在房間裡一直等著,可不想她一等就是等到了半夜,吳嫂才讓人送來訊息。

蘇輕輕當時還以為,蘇憐兒這是變著法子折騰自己,所以也沒放在心上。

可沒想到現在是有嘴也說不清了!

警察沒繼續追問蘇輕輕,只是將監控調到了前天晚上十二點,大家果然看見蘇輕輕獨自一人走進衣帽間,開啟燈,開始四處挑選起來。

警察又一次皺眉,“你不是說這衣服是蘇憐兒借給你的麼?那怎麼就你一個人進衣帽間?”

“因為蘇憐兒說衣帽間裡的衣服隨我選!”蘇輕輕著急道,“所以我才一個人進去的!”

“隨你選?”聽見蘇輕輕的話,四周蘇憐兒那幾個假閨蜜都聽不下去了,“怎麼可能!憐兒這衣帽間裡還有好幾件今年的新款呢,她自己都沒穿過,怎麼可能讓你進去隨便選!萬一你弄破她別的衣服或者珠寶怎麼辦!”

說著那幾個閨蜜就指著影片裡卡羅拉之心旁邊的幾件衣服和珠寶。

“比如這件,是前幾天才到的新款,是設計師定製。還有這個珠寶,也是她上個月剛才拍賣會拍來的,那麼多好東西,價錢都好幾個億了,她怎麼可能讓你隨便選?”

“什麼?”蘇輕輕這才傻眼了。

蘇憐兒不是說這衣帽間裡都是她穿過不要的衣服麼?

怎麼會有新款?

她猛地意識到什麼,抬頭看向蘇憐兒,這才發現蘇憐兒正似笑非笑的看著自己。

“你騙我!”蘇輕輕終於明白過來,整個氣得眼睛都紅了,“蘇憐兒你竟然敢騙我!”

如果此時的蘇輕輕還沒反應過來這是怎麼回事,她可就太愚蠢了。

這很顯然是蘇憐兒下的一個套,故意讓她往裡面鑽!

可是怎麼可能?

蘇憐兒不明明是個花痴草包麼,怎麼會猜到她的計劃,又怎麼有本事將計就計,給她下那麼大一個套!

蘇輕輕又驚又怒的看著蘇憐兒,可蘇憐兒卻是一個多餘的眼神都沒給她。

“警察大哥。”她只是看向旁邊的警察,“我想事情已經差不多水落石出了吧?”

“沒錯。”警察點頭,看向旁邊的蘇憐兒,冷冷道,“蘇輕輕小姐,麻煩你跟我們走一趟吧。”

蘇憐兒身子一顫,這才猛地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

“不!我沒偷東西!”她此時真的是快嚇死了,甚至都忘了去偽裝平日裡的柔弱,失聲尖叫,“我不能跟你們走!不能!”

如果去了警察局,就會留下案底。

她可是要做司家少奶奶的人,怎麼可以留下案底!

想到這,她趕緊看向旁邊的司風嵐。

“司少。”她死死抓著司風嵐,哭的楚楚可憐,“我沒有……我真的沒有偷東西。你幫幫我,求求你幫幫我……”

蘇輕輕宛若抓著救命稻草一般抓著司風嵐,可沒想到司風嵐卻是躲閃開她的眼神,甩開她的手。

“如果真不是你做的。”他故作鎮定道,“警察會查明白放你出來的。”

是的。

現在的司風嵐可還沒有被蘇輕輕迷的死去活來,剛才出手幫她是出於憐愛。可現在證據確鑿,他堂堂司少,怎麼可以跟一個小偷扯上關係?

蘇輕輕臉上最後一絲血色退去。

眼看那警察就要拿手銬來拷她,她徹底崩潰了,大喊:“不就是一件衣服麼!就為了一件衣服!你們憑什麼抓我!”

“一件衣服而已?”聽見這話,旁邊蘇憐兒那幾個假閨蜜又聽不下去了,嘲笑出聲,“你可真是農村來的土包子呢,你知不知道你身上這件每一根線都是用最好的鑽石和珍珠磨粉嵌進去的,所以才會在燈光下有這種流光效果。整個製作過程更是花了幾十個頂級工匠三個月,這衣服拿出去賣,隨便賣個三千萬都不是問題,你說你偷了三千萬,該不該被抓?”

“什麼!?”

蘇輕輕雖然心眼多,但到底不是上流社會長大的,她做夢都沒想到這件衣服竟然會要三千萬,整個人都傻眼了。

三千萬!

這如果真的判了罪,她……她要被關多少年?

驚慌之中,她整個人徹底懵了,這才呆呆的被警察帶走。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