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你還是個人麼你

這騷亂的一幕,全部落入二樓司夜寒的眼裡。

眼看著蘇輕輕被帶走,他身邊助理的司寧都忍不住輕聲感慨一句:“沒想到這蘇家新找回來的私生女,竟然是這樣的人。”

司夜寒沒馬上回答。

他從頭到尾都沒正眼看過那個叫蘇輕輕的私生女一眼,他的目光只是落在旁邊那一身紅裙的蘇憐兒身上。

聽見司寧的感慨,他薄唇輕勾。

“你應該說,沒想到這蘇家大小姐蘇憐兒,是這樣的人。”

“什麼?”司寧沒反應過來自家三爺話裡的意思,整個人一愣。

而司夜寒也沒有要解釋的意思。

他只是一口飲盡了杯裡的紅酒,輕笑一聲。

“這蘇家和司家,以後可都有的要熱鬧了。”

……

蘇輕輕被帶走,宴會才終於恢復正常。

大家繼續跳舞的跳舞,喝酒的喝酒,彷彿剛才的鬧劇沒發生過。

而蘇憐兒這邊,忙完了蘇輕輕的事,對這宴會也徹底沒了興趣,她正準備上樓去休息,可不想突然——

“蘇憐兒。”

一道僵硬的聲音從身後響起,蘇憐兒轉頭,這才看見是司風嵐。

蘇憐兒頓時皺眉,“有事麼?”

司風嵐眼底閃過一絲尷尬。

他是真的沒想到,今天的事蘇憐兒是無辜的。

想到自己剛才一臉篤定的指著蘇憐兒的鼻子責備,他只覺得尷尬丟人。

“這次的事,是我誤會你了。”他輕咳一聲,不自然開口,但說完之後,他突然又想到什麼,瞪大眼,“但也不怪我誤會你!誰叫你平時做了那麼多壞事,被誤會了也是活該!你應該好好反省一下自己,為什麼得不到我的信任!”

蘇憐兒:“?”

這個司風嵐,腦子是不是有坑?

“司風嵐。”她用一種看傻子的表情看著眼前的男人,“請問我說過需要你信任我麼?”

司風嵐沒想到蘇憐兒會來那麼一句,整個人一愣,還沒來得反應,蘇憐兒就已經懶得理會他,頭也不回的走了。

她正準備上樓,但沒想到剛到樓梯口,她又被叫住了——

“憐兒。”

蘇憐兒轉頭,就看見是蘇祁遠。

她頓時一掃剛才對司風嵐的愛理不理,渾身的演技細胞都在瞬間覺醒了。

只見她眼眶一紅,微微咬著唇,似乎是別開眼去不願看蘇祁遠,彆扭開口:“哥哥。”

蘇祁遠走到蘇憐兒面前,一下子也不知道怎麼開口。

他知道,剛才的事是他誤會了蘇憐兒。可從小冷漠慣了的他,卻也不知道該如何道歉。

他只能低聲道:“憐兒,既然不是你做的,剛才為什麼不解釋?”

“因為我不想。”蘇憐兒紅著眼眶,委屈道,“因為我以為,無論發生什麼,哥哥都會相信我,不需要我的解釋,只可惜……”

蘇憐兒眼眶更紅了。

“似乎是我想多了。”

說完這番話,蘇憐兒彷彿終於忍不住淚水一樣,捂著臉轉身跑上了樓。

“憐兒!”

蘇祁遠皺眉,正想追上去,可不想剛好看見吳嫂從走廊盡頭走過來。

蘇祁遠想到什麼,停住腳步,喊住了吳嫂。

“吳嫂。”

吳嫂抬頭看見蘇祁遠,立刻過來,“大少爺,有什麼事麼?”

“我記得前幾天,你在家裡找針線包和剪刀。”蘇祁遠直接了當的問,“那到底是做什麼用的?”

是的。

蘇祁遠之前之所以會懷疑蘇憐兒,其實很大一部分原因,也是因為吳嫂借剪刀這件事。

現在證明蘇憐兒是清白的,他也想弄清楚,蘇憐兒要剪刀針線包到底是想做什麼。

吳嫂的眼底頓時閃過一絲尷尬。

“這……大少爺,我如果告訴了你,你可千萬別告訴小姐是我說的啊。”她緊張道,“小姐可是特地吩咐了,不能讓你知道。”

特地吩咐了不能讓他知道?

蘇祁遠臉色微冷,“說,到底是幹嘛的。”

“是這樣的。”面對蘇祁遠強大的氣場,吳嫂似乎被嚇壞了,趕緊實話實說,“大少爺你記得你前幾天讓人縫補你的那個槍套麼?”

蘇祁遠沒想到吳嫂突然說這個,先是一愣,隨即皺眉,“這跟我的槍套有什麼關係?”

“你拿出來你的槍套,開啟看看。”

蘇祁遠這才狐疑的拿出自己的槍套來。

作為僱傭兵首領,蘇祁遠是隨身帶著武器的。而這個槍套,是當年他的母親白輕月親手做給他的,所以那麼多年了,他一直貼身攜帶,只是偶爾讓人縫補一下。

前幾天,他就讓家裡的下人拿去縫補,今天才拿回來。

他照著吳嫂所說的開啟槍套,看見裡面的東西,他卻是愣住了。

“這是……”

之前槍套拿回來之後他沒仔細看就直接貼身放著了,可此時吳嫂一提醒,他才發現槍套裡塞了一個紅色的小東西。

他拿出來,才發現那竟然是個平安符。

紅色的小小平安符,很顯然是手工做的,估計做手工的人手藝還不怎麼樣,上面“平安”兩個字,繡的有些歪歪扭扭。

蘇祁遠反應過來什麼,“難道說……”

“是的。”吳嫂嘆息一聲,“這是小姐做的。她說你每天在外面出任務很危險,想親手給你繡一個平安符保佑你平安。我跟她說直接把平安符給大少爺你就好了,可小姐偏不肯,說平安符在當事人不知情的情況下才是最靈驗的,所以才偷偷地塞進你的槍套。哎,大少爺,你是不知道,大小姐這養尊處優的,哪裡做過這種針線活,為了給你做這平安符,熬了整整一夜,手都扎破了好幾處,看的我可是心疼死了!”

吳嫂在那絮絮叨叨個不停,可蘇祁遠卻是已經完全聽不進去了。

他只覺得腦子一片空白——

所以說,蘇憐兒借針線包和剪刀,就是為了熬夜給他做這個護身符?

可他卻因為這件事,而誤會她想陷害蘇輕輕?

蘇祁遠一把捏住那平安符,眼底閃過深深的懊悔。

蘇祁遠。

你特麼的還是個人麼你!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