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拆臺

蘇憐兒睫毛一顫,睜開眼,就看見自己躺在病房的vip套間裡,房間裡不見蘇祁遠的身影,只站著司夜寒。

司夜寒就那麼似笑非笑的看著自己,深不見底的眸子裡似乎帶著幾分興味的光。

蘇憐兒頓時蹙眉。

她實在是想不明白司夜寒怎麼會在這裡,但她更在意的是司夜寒剛才的話——

他似乎是看穿她的小把戲了。

既然被看穿,蘇憐兒也懶得演了,她矯健的從床上坐起,皺眉道:“你怎麼在這我?我哥哥呢?”

看著眼前女孩臉不白、氣不喘的樣子,司夜寒不由微微挑眉——

說不讓她裝,她還真不裝了?

看來他還真不是她在意的觀眾呢。

“你哥哥去跟醫生討論你的病情了。”司夜寒回答,“至於我為什麼在這裡……”

他輕笑一聲。

“其實我也就是好奇,這種控制氣息心跳的方法,應該是古武術才會有的,可古武術早已失傳多年,蘇小姐又是從哪裡學會的呢?”

蘇憐兒眼皮子劇烈一跳,看著司夜寒的目光裡終於有了一絲震驚。

她沒想到司夜寒不僅看出來自己是裝的,還能看出自己控制心跳呼吸的方法和古武術有關!

這傢伙到底什麼來路!

心裡雖然震驚,但蘇憐兒面上卻沒顯露。

“司先生。”她一臉無辜的抬頭,拿出白蓮花的拿手好戲,裝傻,“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我就是天生柔弱不能自理,動不動就會暈過去那種體質呢。”

柔弱不能自理?

司夜寒聽見蘇憐兒這解釋,實在沒忍住,“撲哧”笑出聲來。

蘇憐兒:“……”

笑屁啊笑。

“不好意思。”似乎是看出蘇憐兒眼底的不悅,司夜寒用指節抵住唇,輕笑著,不怎麼真心的道歉,“我只是在想,蘇小姐你那麼有意思一個人,到底是怎麼看上我那個草包侄子司風嵐的。”

是的。

蘇憐兒倒追司風嵐這事,在整個華國上流社會早就是傳的沸沸揚揚,所以哪怕司夜寒之前沒見過蘇憐兒,也聽說過她那些“光輝事蹟”。

蘇憐兒:“……”

麻蛋。

原主倒追司夜寒那些事,看來真要成為她這輩子抹不掉的黑歷史了。

“司先生。”她沒好氣的說,“請問你小時候尿床麼?”

司夜寒沒想到蘇憐兒會突然問這個,微微挑眉,“誰小時候都會尿床吧?”

“那你現在還尿床麼?”

司夜寒嘴角一抽,“不。”

“這不得了。”蘇憐兒皮笑肉不笑,“就像小孩子小時候會尿床,長大了就不尿了一樣。我小時候眼瞎喜歡司風嵐,現在我長大了腦子清楚了,自然就不喜歡了。”

司夜寒聽見蘇憐兒這個解釋,忍不住又覺得好笑,正想開口說什麼,可不想這時候,門咔嚓開啟,蘇祁遠回來了。

蘇憐兒頓時顧不得司夜寒了,迅速倒回床上,憋住呼吸,臉色瞬間蒼白,柔若無骨的抬頭看向門口。

“哥哥,你回來了啊……”

看著她一連串嫻熟操作的司夜寒:“……”

而蘇祁遠卻是不覺得有任何問題,他快步走到病床邊,低聲道:“憐兒,你感覺好些沒?”

“咳咳。”蘇憐兒輕聲咳嗽,故作虛弱的支撐著自己坐起來,“我好多了,哥哥,你別擔心。”

既然都裝昏了,蘇憐兒自然是一口氣將自己最拿手的這套病弱戲碼給演了個全套。

畢竟她知道,蘇祁遠最吃這一套了。

果不其然,她就聽見蘇祁遠自責道:“這次是我疏忽,低估了蘇輕輕的麻煩程度。不過你放心,我已經讓她搬出去了,以後你眼不見為淨。”

蘇輕輕竟然被趕出去了?

這倒是超出了蘇憐兒的預期,她立刻做出高興的表情,但突然又想到什麼,忍不住擔憂,“那爸爸那邊呢?爸爸會不會怪你?”

小說裡原主蘇憐兒在蘇輕輕第一天進門的時候就想趕她出去了,但奈何蘇傲恆不同意,遠在

啊啊啊!

能不能來個人把這個拆臺的討厭鬼帶走啊!

——******——

【木瓜的話:為了怕有的小可愛混亂,特此宣告一下,司夜寒是本文真正的男主角,官配!而司風嵐,是《霸道司少的小嬌妻》這個文中文的男主而已哈,不要搞混哦。麼麼扎!】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