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送給我的禮物?

蘇憐兒:“???”

哪怕她這麼個活了千年的白蓮花精,此時聽見司風嵐的話都震驚了。

這世界上怎麼可以有人那麼自作多情啊!

蘇憐兒氣得眼冒金星,正想好好教育教育這個司風嵐,讓他多點正確的自我認知,可沒想到這時候——

“先生,請問您對這套衣服還滿意麼?”

一道輕柔熟悉的女聲突然從身後響起。

蘇憐兒和司風嵐轉頭,就看見是一個新過來的售貨員,怯生生的站在她們身後。

看見那售貨員的臉的時候,司風嵐一下子愣住了,脫口道:“蘇輕輕?”

是的,此時這突然出現的售貨員,竟然就是蘇輕輕。

蘇憐兒這時候也反應過來——

她想起來了。

小說裡似乎是有一段寫的就是蘇輕輕在這家專賣店打工,偶遇司風嵐的戲份。

所以她這是不小心撞到這段男女主的劇情裡了?

“蘇輕輕,你怎麼在這。”司風嵐皺眉看著蘇輕輕,看見她身上的售貨員衣服,才反應過來什麼,“你在這裡打工?”

“是的。”蘇輕輕輕聲回答,“我被蘇家趕出來了,爸爸給了我房子住,可我不想不勞而獲,所以我要自己打工,付房租給爸爸。”

“房租?”司風嵐愣住,似乎是對這個詞彙非常陌生。

“沒錯。”而這邊,蘇輕輕已經是昂起頭,倔強而又堅強的開口,“我不喜歡依靠別人,我想要靠我自己的雙手好好生活下去。”

旁邊的蘇憐兒聽見這話,沒忍住翻了個白眼。

是的。

這就是小說給蘇輕輕除了真善美之外的第二個重要人設——

獨立、自主,不貪圖享受蘇傲恆給她的一切,而是想靠自己的雙手和勞動獲得幸福。

小說裡蘇輕輕就是靠著這個人設,深深的吸引了司風嵐,可蘇憐兒卻只想吐槽——

拜託了大小姐,你住的那個房子,一個月租金少說十五萬,你在這打工,能付得起一間廁所錢麼?

但很顯然,司風嵐不是那麼想的。

他聽見蘇輕輕的話,瞬間只覺得眼前的蘇輕輕彷彿整個人都在發光!

好特別的女孩!

好獨立的想法!

和外面那些只知道花錢的妖豔賤貨,真的是完全不一樣!

其實經過之前蘇憐兒生日宴會那件事,司風嵐對蘇輕輕的印象是有變差的。

畢竟他也懷疑,蘇輕輕是不是真的故意假裝衣服撕裂,陷害蘇憐兒。

可聽見今天蘇輕輕的這番話,司風嵐立刻改變了自己的看法——

這樣獨立自主的女孩,連父親給的房子都想要努力攢房租,又怎麼會去偷裙子陷害別人呢?

這其中肯定是有什麼誤會!

司風嵐正充滿讚賞的看著蘇輕輕,可沒想到這時候旁邊的蘇憐兒卻是突然對著蘇輕輕伸出手來。

“給房租是吧。”蘇憐兒笑眯眯的,“那行,趕緊付錢吧。”

蘇輕輕被蘇憐兒這一出給整蒙了。

“我……我的房租是給爸爸的。”幾秒後她才反應過來,“跟你有什麼關係!”

“什麼?蘇傲恆沒告訴你麼?”蘇憐兒故作訝異的眨眨眼,“你現在住的那套房子是我媽媽的嫁妝,所以按道理,你把房租給我這個女兒,也不過分吧?”

蘇輕輕的臉色瞬間一白,就聽見蘇憐兒又好心補了一句。

“放心,我知道你打工工資不高,給個廁所的錢就行了,算你三萬吧。”

蘇輕輕:“!”

蘇輕輕的大眼睛瞬間蓄滿淚水,委屈而又譴責的看著蘇憐兒,而旁邊的司風嵐也看不下去了。

“蘇憐兒,你別太過分!”他義憤填膺的看著眼前的蘇憐兒,“你憑什麼為難蘇輕輕,她懂得靠自己的雙手勞動,可你呢?你一個只知道花家裡錢的敗家女,有什麼資格跟蘇輕輕要房租!”

“司風嵐……”聽見司風嵐維護自己,蘇輕輕不由感動的看向他。

而旁邊的蘇憐兒卻是冷笑一聲。

“司風嵐,你有什麼資格說我?”蘇憐兒輕蔑的看著司風嵐,“我只知道花家裡的錢,那你呢?你從頭到腳哪樣東西,又不是靠家裡給你的?”

是了。

蘇憐兒可真是看不慣司風嵐這故作清高的臭德行。

如果今天斥責她的人是司夜寒也就算了,畢竟人家的確是靠自己才有瞭如今的一切。

可司風嵐呢?

不過是個繼承家業的公子哥,哪裡比她高貴了。

“你!”

司風嵐做夢都沒想到,以前只會在自己面前花痴草包的蘇憐兒會突然變得那麼伶牙俐齒,整個人又驚又怒。

而就在這時候,那個幫蘇憐兒包裝禮物的售貨員回來了。

“蘇小姐。”只見那售貨員恭敬的將手裡包裝精美的盒子遞給蘇憐兒,“您要的禮物。”

司風嵐看見那售貨員送來的禮物,才突然反應過來什麼。

“蘇憐兒。”他頓時也不覺得難堪生氣了,只是冷笑的看著眼前的蘇憐兒,“我說你怎麼會突然來逛男裝店,搞了老半天,你是想買禮物送給我啊?”

是的。

看見蘇憐兒在店裡買了禮物,司風嵐立刻想當然的以為,這禮物是送給自己的。

沒辦法,畢竟以前蘇憐兒就三天兩頭的買禮物給他,只是那些禮物都很沒品味,他從來都是看都不看就直接扔了。

但沒想到最近蘇憐兒品味倒是提升了一些,知道投其所好,送他這家設計師店的東西了。

司風嵐發出一聲輕蔑的冷笑。

呵。

女人。

嘴上對我冷嘲熱諷,身體卻還是那麼誠實,情不自禁的買禮物給我!

可不好意思,我不稀罕!

想到這,司風嵐一掃剛才的侷促,只是冷笑看著眼前的蘇憐兒,居高臨下道:“蘇憐兒,雖然你這次的禮物比以前用心,但不好意思,我還是那句話,我討厭你,所以你的禮物,我全都不要!”

說著,司風嵐只覺得心裡好像出了一口惡氣一樣,得意洋洋的看著蘇憐兒。

他以為蘇憐兒會傷心會難過甚至會哭鬧,可不想蘇憐兒卻是用一種看弱智的表情看了他一眼。

她沒直接回答司風嵐的話,只是看向旁邊的售貨員小姐,問:“我麻煩你寫的生日賀卡寫了麼?”

“寫好了。”那售貨員小姐立刻回答,“寫給蘇祁遠先生是麼?我們已經用燙金賀卡都寫好了,就放在禮物盒上。”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