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啪,打臉的聲音

整個店鋪陷入一陣微妙的死寂。

司風嵐瞪著眼前的蘇憐兒和銷售員,半天才消化了剛才那番對話的意思——

所以這禮物,不是給他的,而是送給蘇祁遠的?

“怎麼可能!”司風嵐幾乎是脫口道,一把奪過那禮物盒上的賀卡開啟,果然看見裡面寫著——

【大哥蘇祁遠,生日快樂】

真的是給蘇祁遠的!

司風嵐頓時只覺得臉一陣火辣辣的疼,還來不及消化這丟人的事實,不想手裡的賀卡就被蘇憐兒一把抽走。

“司風嵐。”蘇憐兒看著司風嵐,滿臉寫著關愛智障,“自戀是病,得治知道麼?”

司風嵐:“……”

他臉色漲得通紅,正想說什麼,可蘇憐兒卻是突然想到什麼,停下腳步轉過頭。

“哦對了,差點忘了問你了,司風嵐,你上次說要和我解除婚約,你跟你家裡人商量的怎麼樣了?”

司風嵐沒想到蘇憐兒會突然問這個,先是一愣,但隨即他反應過來什麼,整個人又得意起來——

切。

他還以為蘇憐兒這女人能嘴硬多久呢。

搞了老半天,還是那麼擔心被他解除婚約。

他正想冷冷出聲說自己一定會解除婚約,讓蘇憐兒別再心存僥倖,但沒想到就聽見蘇憐兒繼續開口——

“要解除婚約就趕緊的。”只見她一臉真誠,“別成天就一張嘴只知道叭叭叭的,浪費本小姐的青春,知道了麼?”

說完之後,她就拿起禮物盒,瀟灑的離開了。

只留下司風嵐一個人在原地錯亂。

蘇憐兒最後那番話是什麼意思?

她竟然也迫不及待的想要和他解除婚約?

可她不是明明愛他愛的發狂,恨不得立刻馬上就嫁給他麼?怎麼會想跟他解除婚約?

人真的是一種很奇妙的動物。

以前蘇憐兒死纏爛打,死都不肯跟司風嵐解除婚約的時候,司風嵐只覺得不厭其煩,恨不得一腳踹了這個牛皮糖。

可現在當蘇憐兒真的同意跟他解除婚約,他反而有些不甘心起來——

憑什麼!

憑什麼蘇憐兒這樣的繡花枕頭會看不上他,還想跟他解除婚約?

司風嵐心裡不甘心的正想追上蘇憐兒去問個清楚,可沒想到這時候身後突然響起蘇輕輕怯生生的聲音——

“司少,你也別生氣了,姐姐這麼做,其實也是因為太喜歡你了呀。”

司風嵐的腳步這才一頓,轉頭看向說話的蘇輕輕,皺眉,“你什麼意思?”

“我……我其實也是無意間聽見姐姐和她閨蜜打電話。”似乎是被司風嵐看的緊張,蘇輕輕的臉有些紅,小聲道,“我聽見姐姐說,她追了你那麼久都沒效果,不知道該怎麼辦。她的那個閨蜜就推薦她,不如試試欲擒故縱……”

“欲擒故縱?”司風嵐愣住了。

而蘇輕輕似乎是有些被自己嚇到了。

“我、我其實也只是聽見姐姐閨蜜那麼說而已!”她幾乎要哭出來,“我也不知道姐姐是不是真的就故意對你欲擒故縱。但我知道的是,姐姐是真的很喜歡你!所以司少你千萬不要生姐姐的氣好不好?”

蘇輕輕慌亂的在為蘇憐兒“辯解”,可司風嵐卻是已經沒心情去聽了。

他回想起蘇憐兒最近一連串莫名其妙的行為,生生的給氣笑了——

他就說,蘇憐兒最近怎麼不僅不對自己死纏爛打,反而還故意對自己冷言冷語和保持距離起來。

搞了老半天,她是在玩欲擒故縱!

好啊!

為了得到他,蘇憐兒可真是煞費心機!

司風嵐喜歡的女生型別是單純善良,所以意識到蘇憐兒這樣算計自己,他頓時對蘇憐兒更厭惡了。

“不管她用什麼方法。”只聽見他憤憤道,“我都絕不會喜歡她!”

說完這話司風嵐逛街的心情都沒了,直接也甩頭離開了專賣店。

蘇輕輕目送他離開,臉上那驚慌的表情才慢慢退去。

她抬頭看著遠處蘇憐兒走出商場的身影,眼底閃過冰冷——

是的。

她承認,最近的蘇憐兒變得很不一樣。

無論是生日宴會上的那場反算計,還是後來的暈倒,都遠遠超過了蘇憐兒以前的段位。

但蘇輕輕並不擔心——

之前的她會被蘇憐兒算計,歸根結底還是她太輕敵了。

但現在開始,她不會再輕敵了。

她會全力以赴。

所以蘇憐兒,你等著吧,你休想從我手裡搶走司風嵐!

——******——

【小劇場】

蘇輕輕:蘇憐兒,你休想將司風嵐從我手裡搶走!

蘇憐兒:不好意思,我沒有搶垃圾的習慣:)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