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我還能劈了你們

是的。

在得知攻略蘇傲恆沒有任何屬性獎勵的時候,蘇憐兒就懶得跟他廢話了。

她本來是想拍一下桌子讓他們滾,但沒想到一下子沒控制好力度,直接把桌子給拍劈了。

唔。

但沒事。

現在看來效果也不錯。

系統:“……”

它本來還想勸蘇憐兒要不順便就攻略一下蘇傲恆,氣氣蘇輕輕。

可現在看來。

算了吧算了吧。

旁邊的蘇傲恆和蘇輕輕,則是徹底被嚇傻眼了。

他們原以為蘇憐兒會吵會鬧,但沒想到她竟然直接把桌子給劈了!?

要知道那可是個桌子!

看起來起碼有半米厚,就算換個彪形大漢來劈都劈不開吧!?

可蘇憐兒竟然輕輕鬆鬆就劈開了!?

還是徒手!

“你……你……”蘇傲恆此時哪裡還記得自己的興師問罪,只是顫抖的指著那桌子的廢墟,聲音都在發抖,“你劈了桌子!?”

他聲音都直接給嚇劈叉了,可蘇憐兒卻只是淡淡看他一眼。

“怎麼了?”她冷冷道,“這整棟房子都是我媽媽的,我高興劈什麼就劈什麼,你有意見?”

這一句話瞬間戳中了蘇傲恆的痛處——

蘇憐兒這是在提醒他,他現在擁有的一切,都是白輕月從孃家帶來的。

他頓時氣不打一處來,甚至都顧不得害怕了,指著蘇憐兒的鼻子就破口大罵:“蘇憐兒!你什麼意思!”

“我的意思就是你是個吃軟飯的渣男。”蘇憐兒毫不客氣,“這話難道還要我直接說麼?”

“你!”蘇傲恆整個人氣瘋了,抬起手就想去扇蘇憐兒的巴掌,可不想他手剛抬起來,蘇憐兒就一把抓住他的胳膊。

輕輕巧巧的那麼一抓,卻是疼的蘇傲恆整張臉都扭曲了。

“我最後說一次。”蘇憐兒冷冷開口,眼底是不耐的光,“蘇傲恆,帶著你的私生女滾出我的房間,不然別怪我把你們兩個都劈了。”

說完這話,她一把甩開蘇傲恆,蘇傲恆頓時被甩的踉蹌後退,如果不是蘇輕輕扶住他,他估計要直接摔個狗啃泥。

可蘇傲恆卻是顧不得生氣了。

胳膊上的劇痛傳來,他抬頭看向蘇憐兒冰冷的目光,意識到她說的是認真的——

他們如果再在這裡糾纏,她可真會劈了他們!

就跟劈開那桌子一樣!

“你……你給我等著!”驚慌之中,他倉皇大吼,“看我下次回來怎麼收拾你這個不孝女!”

說完這虛張聲勢挽尊的話,他趕緊牽起蘇輕輕,逃一般的離開了蘇憐兒的房間。

蘇傲恆他們前腳剛走,吳嫂就回來了。

“小姐,我看見老爺帶那個私生女走了,他沒為難……”

吳嫂急匆匆的進來正想詢問蘇憐兒的情況,可不想一進門就看見滿地狼藉,還有蹲在這一地化妝品碎片裡、不知道在找什麼的蘇憐兒。

“大小姐!”她頓時傻眼了,“這……這是發生了什麼!”

蘇憐兒原本正在滿地的化妝品裡找什麼,聽見吳嫂進來頓時眼睛一亮,忙不迭的招手。

“吳嫂你快來,幫我找找我的液體腮紅和高光掉到哪裡去了。”

……

蘇傲恆帶著蘇輕輕回家的訊息,很快也傳到了書房裡蘇祁遠的耳朵裡。

“什麼?”聽見傭人的彙報,蘇祁遠皺眉,“他一回來就去找了憐兒?”

“是啊。”傭人侷促道,“而且好像老爺和大小姐還起了爭執,我們聽見房間裡有好大的動靜。”

蘇祁遠好看的眉頭頓時皺得更緊,放下手裡的工作,來到蘇憐兒的房間。

可沒想到一進門,他就看見蘇憐兒正蹲在滿地的化妝品碎片裡,小心翼翼不知道在撿什麼。

蘇祁遠臉色頓時一變。

“你在做什麼!”他快步過去,一把拽起蘇憐兒,這才發現蘇憐兒的手竟然因為撿玻璃而被劃破了一塊,鮮血淋漓。

他頓時臉色一沉,“你沒事碰這些碎片做什麼!”

蘇憐兒看見突然出現的蘇祁遠好像被嚇了一跳,但還是不甘心的看著地上的碎片。

“我……我只是想把這個香水瓶子的碎片撿起來。”

香水瓶子?

蘇祁遠一愣,低下頭,才看見蘇憐兒將那些撿起來的碎片小心翼翼的拼湊在旁邊,正是一個香水瓶子的形狀。

他頓時皺眉,冷聲道:“就為了一瓶香水,至於麼?”

“那才不是普通的香水呢!”蘇憐兒卻是不服氣的抬起頭,“是哥哥你送給我的生日禮物!”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