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憐兒體弱多病

蘇祁遠這才怔住了。

是了。

他想起來了,去年蘇憐兒生日的時候,他人在國外,屬下彙報了是蘇憐兒的生日,他就隨口吩咐了一句,買點東西給她。

後來下屬好像的確提到過,給蘇憐兒買了一款昂貴的限量香水。

蘇祁遠沒想到,他隨便應付送的一個生日禮物,蘇憐兒卻是當做珍寶一樣對待,弄碎後還要仔仔細細的將碎片撿起來?

蘇祁遠低頭看向蘇憐兒手上的傷口,愧疚再一次湧上心頭。

而與此同時——

叮!

“恭喜宿主!”系統高高興興的聲音從蘇憐兒腦海裡響起,“蘇祁遠對你的好感度又增長了5,到達35啦!”

蘇憐兒聽見後也非常滿意,看著蘇祁遠用手帕將她的手包紮起來。

“讓家庭醫生來幫你處理傷口。”表面上,蘇祁遠的神色依舊很淡,看不出什麼情緒,“至於這香水,你喜歡的話,我再讓人買給你,別再弄傷自己了。”

蘇憐兒眼睛一亮,期待的看著蘇祁遠,“真的?哥哥你會再送我禮物?”

“嗯。”蘇祁遠點頭,可突然注意到蘇憐兒的臉,他突然皺眉,“你的臉怎麼了?”

剛才蘇憐兒一直低著頭,散落的長髮遮住了臉頰,所以蘇祁遠沒注意到,現在他才發現她臉竟然紅紅的,好像還有點腫。

好像被人打了一巴掌一樣。

蘇憐兒這才慌張的捂住臉,好像覺得很丟臉的樣子,別開臉倔強道:“沒什麼。”

“是蘇傲恆?”蘇祁遠卻是立刻反應過來,眼底閃過濃烈的殺氣。

蘇祁遠之前聽見蘇傲恆回來,就猜到他會來找憐兒的麻煩。

但他沒想到這蘇傲恆竟然這麼過分,砸碎了憐兒一桌子的東西也就算了,竟然還打她!

蘇祁遠心裡燃起怒火。

“記得處理傷口。”冷冷丟下這句,他頭也不回的離開蘇憐兒的房間。

而蘇憐兒在看蘇祁遠走之後,才不疾不徐在床上坐下,抽出床頭櫃的卸妝棉,一邊哼歌,一邊擦了擦手上的“傷口”,又擦了擦臉上的“紅腫”,

嗯。

雖然她沒被打,但蘇傲恆揚起手想扇她巴掌這事兒也是事實。

所以,蘇傲恆也不算太冤枉吧?

嘻嘻。

……

而與此同時。

另一邊。

一樓客廳,蘇傲恆和蘇輕輕兩個人還沉浸在驚慌之中。

“這蘇憐兒到底是怎麼回事!”蘇傲恆在客廳裡來回踱步,聲音還滿是驚恐,“不僅說話和以前完全不一樣,還能徒手劈開桌子!?”

蘇輕輕坐在沙發上,低下頭,眼底閃過一絲不易察覺的戾氣。

是了。

她也發現了,蘇憐兒自從上次噴泉事件後,簡直就跟變了一個人一樣。

之前生日宴會和暈倒的事,讓蘇輕輕以為她只是低估了她的智商。

可今天徒手劈開桌子,可就更詭異了!

蘇輕輕心裡有些莫名的不安,但面上還是啜泣的小聲抹眼淚,“是我不好,肯定是我把姐姐氣壞了,姐姐才會性情大變。”

蘇傲恆一看蘇輕輕的眼淚就心疼的不行。

“怎麼會是你的錯呢。”他趕緊坐到蘇輕輕身邊寬慰,“是她刁蠻任性,還敢威脅我!要我說,這種孽女就應該滾出這個家門!”

蘇傲恆正憤憤道,不想頭頂突然響起一道冰冷的聲音——

“該滾出這個家門的,是你們兩個吧。”

蘇傲恆猛地抬頭,就看見了從樓梯上走下來的蘇祁遠。

一身黑衣宛若夜的化身,俊美的臉卻不帶一絲溫度,他從樓梯上不疾不徐的一步步走下來,卻彷彿帶著無形的氣場,讓四周的空氣都在瞬間壓抑起來。

蘇傲恆的臉色頓時都僵住了。

“祁遠。”他勉強扯起嘴角,“你……你怎麼在這。”

別說原主蘇憐兒了,其實蘇傲恆這個當爹的,都對蘇祁遠這個閻王有點害怕。

“這是我家,我為什麼不能在這。”蘇祁遠在蘇傲恆面前站定,目光冷冷落在旁邊的蘇輕輕身上,“倒是你,帶她回來做什麼。”

看到蘇祁遠這目中無人的態度,讓蘇傲恆終於有些不爽了。

好歹他才是老子,這蘇祁遠怎麼跟他說話的?

“你這話說的,輕輕是你妹妹,她怎麼不能回家了。”蘇祁遠不悅道,“倒是你,我還想問你呢,我平時工作忙不在家,你這個做長兄的,怎麼也不好好管管你那個妹妹蘇憐兒!”

蘇祁遠聽見這話,俊美的臉上浮起冷笑。

“工作忙?”他諷刺的看著蘇傲恆,“我看你是忙著照顧你的小三和私生女吧。”

“你!”蘇傲恆沒想到平日裡對自己愛理不理的蘇祁遠今天說話竟然會那麼衝,整個人被嗆得噎了一下。

而這邊蘇祁遠卻是已經懶得跟他廢話,冷冷道:“你要怎麼和你的小三恩愛我懶得管,但你今天不應該對憐兒動手。”

蘇傲恆這才聽出不對勁來。

“我對蘇憐兒動手?”他一臉荒唐的開口,“你在跟我開什麼玩笑!我什麼時候跟她動手了?”

是,他剛才是想扇蘇憐兒這個不孝女一巴掌來著。

可他這不是沒扇成麼!

怎麼到蘇祁遠嘴裡,變成他對蘇憐兒動手了?

反而是蘇憐兒,徒手劈開桌子不夠,還抓青了他胳膊!

想到這,蘇傲恆就氣不打一處來,“蘇祁遠我告訴你,我可沒打蘇憐兒,反而是蘇憐兒這個不孝女,為了威脅我竟然劈開了一個桌子!你說說,她到底吃錯什麼藥?怎麼能劈開那麼厚一個桌子!”

蘇傲恆瞪著蘇祁遠,希望蘇祁遠這個做哥哥的能給自己一個合理的解釋。

可不想蘇祁遠卻是用一種看神經病的眼神看了他一眼。

“蘇傲恆,你在胡說八道什麼。”他冷冷道,“憐兒她體弱多病,一根筷子都掰不開,怎麼可能能劈開化妝桌。”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