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軟飯硬吃

蘇傲恆、蘇輕輕:“???”

體弱多病?

你確定你說的是那個徒手劈開桌子的蘇憐兒麼?

還有,一根筷子都掰不開?

啊我呸!

就她那力氣,估計吹口氣都能把筷子給吹嘎嘣裂了,怎麼可能掰不開!

“大哥,爸爸說的都是真的。”就連一旁的蘇輕輕此時都聽不下去了,著急道,“蘇憐兒真的當著我們的面劈開了桌子,我們親眼——”

“夠了!”

蘇祁遠冷聲開口,打斷了蘇輕輕的話。

他看向眼前的蘇輕輕和蘇傲恆,宛若夜一般漆黑的眸子不帶一絲溫度。

“蘇傲恆,我最後說一次,帶著你的私生女滾我母親的房子,再胡說八道誣陷憐兒一個字,就別怪我不客氣。”

是的。

蘇祁遠是真的覺得蘇傲恆在胡說八道。

畢竟他前陣子才帶著蘇憐兒去過醫院,醫生都說了,蘇憐兒身體不好,心跳呼吸都不太穩定,需要好好休息。

這樣一個體弱多病的女孩子,能徒手劈開化妝桌?

對於這種漏洞百出的謊言,他一個字都懶得多聽,只是想讓蘇傲恆帶著蘇輕輕趕緊滾蛋。

蘇傲恆的臉徹底綠了。

他一個做父親的,被兒子這樣指著鼻子罵,簡直是沒臉面到了極點!

可偏偏他也不敢反抗。

要知道,蘇祁遠可是個殺人不眨眼的主兒,真惹惱了他,他把他和蘇輕輕給一槍崩了都有可能。

想到這,他只能嚥下滿肚子的怒火,拉住蘇輕輕的手,吼道:“走就走!我還不想和你們這種不孝子不孝女呆在同一個屋簷下!”

說著他正氣沖沖的想走,可不想身後的蘇祁遠又冷冷開口——

“哦對了,忘了提醒你,我已經讓人改了母親市區那套公寓的密碼,畢竟那是媽媽以前最喜歡的房產之一,我不希望不三不四的人進去。”

蘇祁遠說的公寓,很顯然就是蘇輕輕現在住的那套了。

蘇傲恆臉色瞬間更白,氣得牙齒都在打顫,拽著蘇輕輕就往外走。

一路走到外面上了車,蘇輕輕才終於敢哭出聲來。

“爸爸,我那個公寓是回不去了是麼?那……那我們現在去哪裡啊?”

“去哪都行!”蘇傲恆氣急敗壞道,“反正不去他們白家的房子!”

蘇傲恆惡狠狠說,但突然意識到不對——

等等。

他名下好像所有的房產都是白輕月當時帶來的,不去白家的房子,他們豈不是哪裡都去不了?

“草!”

蘇傲恆氣得一拳頭狠狠砸在車座上。

……

蘇傲恆“很有骨氣”的不想帶蘇輕輕去白家的房子住,但自己又沒房子,於是最後只能帶蘇輕輕去酒店住。

雖然他付酒店的錢,算起來其實也是白輕月當年帶來的嫁妝。

但他選擇性忽略了這點。

這些事都是後來吳嫂彙報給蘇憐兒的,蘇憐兒聽了只想送給蘇傲恆八個字——

又當又立,軟飯硬吃。

不過蘇憐兒此時也懶得理會蘇傲恆了。

因為她要開學了。

在《霸道司少的小嬌妻》這本書裡,蘇憐兒和蘇輕輕都還是學校的學生,就讀於整個華國最頂尖的商業學府華夏商學院的管理系。

華夏商學院作為華國首屈一指的商學院,和華國普通的高等學府很不一樣,走的是國際化接軌教育,有大量優秀畢業生,在國內外都有非常殷實的人脈,是很多學子夢寐以求的學校。

而學校裡的學生基本可以分成兩批,一種是靠著自己的真才實學考進來的,拿著豐厚的獎學金;而另一種就是靠家裡捐棟大樓或者成立個基金進來的。

很顯然,蘇輕輕是前者,蘇憐兒是後者。

蘇憐兒上輩子沒有拜過師,修煉都是靠著自己摸索,現在第一次要去上學,不免有幾分激動。

她按照原主的記憶她用電腦開啟學校系統,想檢視一下原主去年期末的成績。

然後她就看見清一色紅豔豔的不合格。

蘇憐兒:“……”

看來這原主蘇憐兒是個學渣啊。

只是這滿分100分裡的6分是怎麼考出來的!瞎蒙都不至於吧!

“別難過。”系統卻是安慰她,“你看,蘇憐兒這好歹能考個6分,你現在的智商屬性是0,估計6分都考不到呢。”

蘇憐兒:“……”

哦,她想起來了,她現在的智商設定是【考試次次0分的大傻子】,的確是還不如蘇憐兒這個能考6分的學渣呢。

扎心了。

突然失去了上學的激情怎麼辦。

但再沒激情,還是得上學。

幾天後,蘇憐兒換上一套漂亮的學院風小裙子,背上書包,憂憂慮慮的去上學了。

華夏商學院作為一個國際化商學院,校園也是一等一的漂亮。

蘇憐兒按照記憶找到教室,剛坐下來,上課鈴聲就響起,任課老師走上講臺。

“一個暑假沒見,歡迎大家回來。”

今天的第一節課是金融課,任課老師張教授,出了名的嚴厲,只聽見他嚴肅道。

“為了避免大家一個暑假都忘了上學期的知識點,我們今天先來做一個簡單的隨堂小測試。”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