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投資倒黴蛋

方子瑜:“???”

她一臉懵逼的看著眼前的蘇憐兒,還來不及反應她這演的是哪一齣,她們這的動靜就已經吸引來了講臺上的張教授。

“你們在幹什麼。”張教授走過來,不高興的看向蘇憐兒,“蘇憐兒,全班就你一個人還沒交測驗了,怎麼回事。”

蘇憐兒頓時露出委屈的表情來,“教授,我剛做完正準備交呢,可沒想到方子瑜突然過來,一巴掌把我電腦拍壞了,你看,我電腦現在都打不開了,肯定沒法交了呀。”

是的。

剛才看見方子瑜拍自己的電腦的時候,蘇憐兒心裡就立刻有了個計劃——

她知道她這測驗交上去是鐵定0分的命運,所以她是真的不想交。

但她本來苦於找不到一個藉口,可沒想到方子瑜自己就送上門來了。

那可就可別怪她不客氣啦。

於是蘇憐兒迅速的用自己“宛若蠻牛”的力量捏壞了自己的電腦,再假裝是方子瑜拍壞的。

而這一邊張教授聽見蘇憐兒的話也是一愣,低頭,才看見蘇憐兒的電腦螢幕一片漆黑,是真的壞了。

他頓時不高興的看向方子瑜,“方子瑜,你這是幹什麼!”

一旁的蘇輕輕看到這一幕立刻意識到不對勁,正想開口替方子瑜解釋兩句,但沒想到方子瑜自己的嘴卻是更快。

“我……我不是故意拍壞她的電腦的!”只見方子瑜又是震驚又是著急,“我就是輕輕拍了一下!我哪裡想到蘇憐兒的這個電腦那麼不經拍!”

說著她更生氣的看向蘇憐兒罵道:“蘇憐兒!你這買的什麼破電腦!質量怎麼那麼差!”

原本正想幫忙解釋的蘇輕輕:“……”

妥了。

方子瑜這是不打自招了。

張教授直接氣得鼻孔噴氣。

“簡直是亂來!”他氣得罵道,“就算同學之間有矛盾也不應該這樣動手!方子瑜,你這次的測驗0分處理!至於蘇憐兒。”

張教授看了一眼旁邊一臉委屈的蘇憐兒,“這次測驗,我就用班級平均分給你處理吧。”

說完之後張教授就氣呼呼的走了。

只剩下方子瑜整個人僵在原地。

0分!

她辛辛苦苦做的測驗,就這樣變成0分了!

她整個人還來不及委屈生氣,她面前的蘇憐兒就已經收拾好東西站起身。

“方子瑜。”只見蘇憐兒笑眯眯的開口,“這次可多謝你了哦。”

說著她朝著方子瑜拋了個媚眼,在方子瑜還沒反應過來之前,就已經揹著書包高高興興離開了。

直到蘇憐兒的背影消失在教室門外,方子瑜才終於後知後覺反應過來什麼,震驚憤怒的看向旁邊的蘇輕輕。

“輕輕,我是不是被蘇憐兒給算計了!?”

蘇輕輕:“……”

她看著眼前炸毛的方子瑜,這一刻突然深深的懷疑,自己是不是找錯了隊友。

……

另一邊,蘇憐兒躲過開學的第一次測驗,高高興興的回家了。

可剛到家,她的好心情就又被毀了。

因為她看見張教授給他們發了一封郵件佈置金融課的實踐作業,讓他們每個人用三十萬為起始資金,選幾隻股票做一個小型投資組合,等兩個禮拜後,看每個人的收益如何。

這又是華夏商學院和普通大學很不一樣的地方,非常講究實踐操作。

加上學校是真的財大氣粗,學生投資作業也可以用真金白銀,直接一個人給了三十萬現金去管理,絲毫不心疼。

可蘇憐兒卻是慌了。

她可是非常清楚自己現在的財運人設是【投什麼虧什麼的敗家子倒黴鬼】,讓她現在去投資,豈不是鐵定賠本麼?

她倒不是心疼錢,只是擔心這投資結果太難看,作業直接0分啊!

她趕緊呼叫腦海裡的系統,“系統,我這是課堂作業,難道也算是投資麼?”

“當然算。”系統懶洋洋的回答,“只要你是用了真金白銀投資,肯定就會虧。”

蘇憐兒:“!”

那她豈不是真的要作業0分了?

蘇憐兒欲哭無淚,但她同時想到什麼,趕緊開啟自——

之前她從司夜寒拿拿了一筆錢,她直接丟給了幾個基金經理打理,最近忙進忙出,也不知道收益如何了。

可沒想到當,就看見清一色的綠色。

再仔細看那數字,她差點一口氣沒提上來噴出血來。

這才幾天啊,司夜寒給她的六千萬竟然就已經虧了一半了!

“這什麼情況!”她對著系統哭出來,“我這不是已經把錢給別人打理了麼,怎麼還虧那麼多!”

“沒用的。”系統憐憫的開口,“哪怕是你交給被人打理,只要這錢是你的,就一定會血虧到底。”

蘇憐兒一陣窒息,開啟郵箱,才發現那些基金經理給她們這些投資者發了好幾封郵件,聲淚俱下的表示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會最近投資頻頻踩雷,他們都已經打算金盆洗手,回家種地了。

蘇憐兒:“……”

要知道,這些基金經理原本可是業內業績數一數二的大佬啊。

她竟然憑著一己之力,毀了一群王牌基金經理人!

這是多逆天的倒黴財運啊!

“所以我註定只能做個窮鬼麼。”

蘇憐兒哀傷的在心裡問系統,可不想這時候,旁邊正在幫她打掃房間的吳嫂突然看著窗外開口:“大小姐,你好像有一個哥哥回家了。”

蘇憐兒頓時一愣。

她知道最近蘇祁遠因為僱傭兵的事不在家,所以是別的哥哥回來了?

她立刻問:“是哪個哥哥?”

吳嫂又朝著窗外看了一眼,確認道:“這架勢應該是二少爺。”

二少爺?

那就是那個負責財運的二哥?

她的財神爺!?

蘇憐兒整個人眼睛一亮,瞬間宛若打了雞血一樣從座位上一躍而起,衝到窗邊。

可當她透過窗戶看見樓下的景象的時候,她卻是覺得瞬間被閃瞎了狗眼!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