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財神爺來啦

蘇家的這個別墅與其說是別墅,倒不如說是一個莊園更合適,四周都是漂亮的綠植花園,平日裡非常的安靜宜居。

可現在,蘇家樓下卻是一派浮誇氣場——

長長的一排黑色豪車宛若長龍一般魚貫開過來,將蘇家門口的道路整個封住。

一群黑衣保鏢率先從車子裡下來,整齊的在蘇家門口站成兩排。

這一片聲勢浩大之中,一輛黑色限量款勞斯萊斯終於姍姍來遲,緩緩停到門口。

車門開啟,一隻穿著黑色西裝褲的大長腿率先落下。

精緻的手工皮鞋,裁剪不凡的手工西裝褲,只是露出那麼一條腿,都能看出主人的講究。

緊接著,一道欣長的身影從車上下來。

那是一個很高大的男人。

一身黑色西裝氣勢不凡,勾勒出他挺拔的身姿,俊朗非凡。

他的長相,也是十分引人注目。

刀削一般的五官,劍眉星目,鼻樑硬挺,薄唇微抿。

這樣奪目的五官,硬朗中卻不失華貴,精緻中卻不失氣派,他整個人只是往那一站,沒有多餘的言語和動作,一股無聲的氣場和矜貴就從周身中散發開來,帶著一種難以言喻上位者氣息,讓人不由自主屏住呼吸。

這就是蘇憐兒的二哥,商場中的王者,金融業首屈一指的大鱷,蘇彥欽。

蘇彥欽下車後,就大步朝著蘇家別墅大門走去。

而與此同時,他的助理也跟著上前,手指一邊迅速的滑動著手裡的平板電腦,一邊快速彙報:“蘇總,我們已經和Alpha公司進行了交涉,他們在合同的細節方面不願意退讓,他們的總裁表示想和您進行視訊通話,再商討一下合同細節。”

“商討?”蘇彥欽冷笑一聲,“不用商討了,直接通知收購部門,把Alpha收購。”

“什麼?”

助理一愣,還來不及反應,就看見眼前的蘇彥欽在大門口站定,微微側首,露出一抹狂狷不羈的笑容來。

“我要讓他們知道,我蘇彥欽的字典裡,沒有商量這兩個字!”

丟下這霸氣沖天的話語,蘇彥欽頭也不回的走進門去。

在樓頂上將這一切盡收眼底的蘇憐兒:“……”

雖然之前看小說的時候,蘇憐兒就意識到這個二哥蘇彥欽,是個不折不扣的Bking總裁,但今天親眼看見,她還是長見識了!

光這回家的陣仗,還有和助理短短一分鐘的交談,蘇彥欽可就將那霸總之氣體現的淋漓盡致啊!

簡直是霸總裡的教科書!龍傲天中的龍傲天!

不過話又說回來,這蘇彥欽雖然說話和陣仗浮誇了點,但人家也是有這個浮誇的資本的。

和蘇祁遠一樣,蘇彥欽雖然出生在蘇家,家裡坐擁白家萬貫家產,但他卻不想依靠家庭,而是靠著自己的能力,創立下了如今的商業帝國。

他是商界和金融界的曠世奇才,當年六歲的時候就透過炒股賺了人生的第一桶金,長大後更是創立公司橫跨多個行業,無往不利。

從某個程度上來講,蘇傲恆這個草包接手白家的生意那麼多年都沒把白家的公司給弄垮,也是多虧了蘇彥欽。

雖然蘇彥欽沒有直接管理白家的那些公司,但因為他名聲在外,所以商界所有人都會給他父親蘇傲恆一個面子,不去耍手段針對蘇傲恆,這也才讓白家的那些公司能平穩的延續至今。

不過蘇傲恆自然是不承認這一切的,他一直堅信是因為自己卓越的管理才能,白家的公司才能安穩至今。

但光是從這一件事中就能看得出,蘇彥欽在商界的地位何等舉足輕重。

不過這現在都不是重點——

現在的重點是,蘇彥欽回來了,蘇憐兒就能攻略他,擺脫窮鬼的命運了!

想到這蘇憐兒只覺得激動不已,迅速的在心裡已經形成了一個計劃,抓起桌上一臺完好無損的膝上型電腦就往外走。

吳嫂被她突如其來的動作嚇了一跳,忍不住:“大小姐,你這是去幹嘛?”

蘇憐兒此時已經迫不及待的衝到門外,聽見這話她才回頭,露出一抹激動的笑容。

“吳嫂,我去拜財神。”

……

而與此同時。

蘇彥欽已經回到了自己的書房。

只見和蘇祁遠低調奢華的書房不同,蘇彥欽雖在不怎麼在家處理工作,但書房卻也裝修的十分豪華氣派。

巨大的木桌後,他正在翻閱ipad上最新一期《人才》的電子雜誌。

《人才》這本雜誌,是全球最有影響力的金融雜誌,每期都會採訪一些在商界金融界舉足輕重的大人物。

而最近,蘇彥欽就接受了一次採訪。

對方給足了蘇彥欽臉面,足足十幾頁的照片和採訪,簡直是史無前例的待遇。

蘇彥欽滿意的勾起嘴角。

但目光落在其中一張照片時,他卻是微微蹙眉。

“這張照片,距離我的完美側顏歪了3度。”他不悅開口,抬起頭,“去跟雜誌說,修正過來。”

是了。

這又是蘇彥欽的又一特色了。

他不僅是個Bking,還是個非常自戀的Bking,對自己所有的形象都極度在意,不允許一點不完美的存在。

而助理也早就習慣了自家總裁這個吹毛求疵的風格,立刻拿著平板電腦記下,“好的,我今天就去聯絡他們。”

蘇彥欽這才滿意的點點頭,剛準備關掉雜誌,可不想無意間卻翻到雜誌的前一頁的採訪,一個熟悉的名字頓時映入他的眼簾——

司夜寒。

他頓時臉色僵住。

司夜寒竟然也接受了《人才》這一期的採訪?

他迅速一翻,才發現司夜寒的採訪內容絲毫不比自己少,只不過司夜寒沒有照片,所以才比他少了好幾頁。

蘇彥欽頓時勃然大怒。

“司夜寒怎麼也接受了《人才》的採訪!”他一巴掌拍在桌上,“而且採訪還放的比我前面!是第一篇!”

助理的臉色頓時僵住。

“這……”求生欲讓助理的大腦飛速旋轉,“可能是因為司夜寒很少接受採訪,這次難得接受,所以才會放的比較前面吧。”

“那也不能比我前面!”蘇彥欽瞪大眼,突然又意識到什麼,“還有,他為什麼沒拍照?”

“這……”助理的汗都要流下來了,“我聽說,好像是司夜寒先生自己拒絕的拍照。”

助理回答的小心翼翼,可蘇彥欽眼睛卻是瞪得更大。

“不接受拍照?為什麼?”

而這一次,蘇彥欽還沒等到助理回答,他自己就已經率先回答了。

“他是不是看不上《人才》才不拍照的?”

想到這個可能性,蘇彥欽頓時氣得眼冒金星——

這算什麼。

司夜寒都看不上的雜誌,他竟然接受了拍照!

不僅如此,哪怕他拍了照,人家雜誌還把司夜寒的採訪放在他前面。

這不擺明了更看重司夜寒麼!

助理此時已經嚇得雙腿發抖了。

“所、所以……”助理嚥了咽口水,艱難開口,“蘇總,還需要我去跟雜誌的人交涉調整照片角度麼?”

“不用了!”蘇彥欽怒道,“讓他們把照片撤了!不對,不止照片,整個採訪都給我撤了!他司夜寒看不上的東西,我蘇彥欽也看不上!”

助理:“……”

就一個雜誌採訪,咱們也要這麼不服輸的麼。

助理在心裡偷偷吐槽,但卻不敢說出來。

畢竟跟了總裁那麼多年,他比任何人都知道,司夜寒絕對是他們家總裁的死穴。

沒辦法,畢竟他們家總裁要顏有顏,要錢有錢,要能力有能力,絕對是整個商界的王者。

直到前幾年這司夜寒橫空出世,手段竟然比他們家總裁還要狠辣,長得也竟然比他們家總裁還好看,這才動搖了他們家總裁在商界的位置。

從那以後,“司夜寒”這三個字就成了他們家總裁面前的高危詞,誰碰誰死。

想到這,助理趕緊答應:“好的,蘇總,我現在就去辦。”

說著助理就匆匆離開了書房。

而蘇彥欽一個人在書房裡原本還在生氣,可不想就在這時候,門外突然傳來一陣敲門聲。

“進來。”蘇彥欽沒好氣的開口,就看見門被開啟一道縫,一個小腦袋小心翼翼的探進來。

認出門口的人,蘇彥欽頓時眉頭皺起來。

“蘇憐兒?”他蹙眉道,“你怎麼來了。”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