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我和司夜寒誰優秀?

蘇憐兒眼皮一跳,“司夜寒?”

電話那頭的男人又輕笑起來,“是我。”

蘇憐兒微微蹙眉,“你找我有事?”

“是有點事。”司夜寒的聲音聽起來懶洋洋的,“我今晚會舉辦一個晚會,想邀請你作為我的女伴參加。”

蘇憐兒挑眉。

自從上次說了要合作以後,司夜寒那邊就一直沒有動靜。

她還以為司夜寒是忘了這事兒,沒想到他這就有了動作——

在公開的宴會上,他倆成雙入對,這肯定會傳進蘇傲恆和司家耳朵裡。

的確算是一個很好的鋪墊了。

“沒問題。”既然都已經拿了人家的錢,蘇憐兒自然是十分敬業,“今晚幾點。”

“八點。我會來蘇家接你。”

討論好見面的時間,蘇憐兒就結束通話電話,開始忙碌起來。

開玩笑,好歹她是作為司夜寒的女伴的第一次露面,可不能馬虎。

於是她仔細去衣帽間挑了一件新款寶藍色長裙,又精心配合了妝容。

時間很快就到了晚上。

蘇憐兒看看時間差不多,正準備下樓等司夜寒,可沒想到剛走下樓梯,就聽見一道冰冷的聲音從客廳裡響起——

“司夜寒,你在這裡做什麼。”

蘇憐兒腳步一頓,這才抬頭看見了客廳裡的景象。

只見司夜寒竟然提早到了,等在客廳裡,可沒想到卻碰上了剛好下樓的蘇彥欽。

兩個男人都身姿欣長,穿著手工裁剪的定製西裝,俊美非凡,氣場強大。

只不過,蘇彥欽好看的眉頭此時緊鎖,正一臉不高興的看著眼前的不速之客。

不同於蘇彥欽的防備,司夜寒卻依舊是那一副似笑非笑的樣子。

“我來接人參加晚會。”

“接人?”蘇彥欽不可置信的看著司夜寒,“你瘋了吧?跑那麼遠專程來接我?”

是的。

蘇彥欽其實也收到了司夜寒的晚會邀請。

雖然心裡不待見司夜寒,但明面上蘇彥欽還是很得體的,所以就大方的答應下了這場晚會。

所以聽見司夜寒來接人,他第一反應就是他是來接自己的。

他頓時受寵若驚。

什麼情況。

司夜寒那麼重視他的麼,參加一個宴會還要專門來蘇家接自己?

蘇彥欽一臉震驚,可不想司夜寒卻是斜了他一眼。

“誰說我是來接你的。”他抬頭看見樓梯上盛裝的蘇憐兒,這才露出笑來,“我是來接你妹妹的。”

“妹妹?”蘇彥欽一愣,這才反應過來什麼,猛地轉過頭,這才看見從樓梯上走下來的蘇憐兒。

蘇憐兒此時一臉乖巧的看著他,“二哥。”

蘇彥欽卻沒空理會她。

他似乎是明白過來什麼,迅速看向司夜寒,瞪大眼,“你是來接憐兒的?等等,你們倆……”

蘇彥欽敏銳的意識到不對勁,正想質問,可不想司夜寒卻是看了一眼手錶。

“時間有些來不及了,我們車上說?”

於是十分鐘後。

黑色疾行的賓利之中,蘇憐兒坐在後排正中間,一左一右坐著蘇彥欽和司夜寒倆尊大佛。

明明是那樣寬敞的車廂,空氣卻凝重窒息的宛若固體。

蘇憐兒:“……”

這是個什麼情況。

司夜寒和蘇彥欽之間的氣氛怎麼那麼微妙啊。

她正思索著應該如何打破這尷尬的沉默,可不想身邊的蘇彥欽卻先冷冷開口了。

“你們倆是什麼時候的事。”

蘇彥欽不是傻子,雖然蘇憐兒和司夜寒沒有明說,但他卻是敏銳的察覺到了不對勁——

司夜寒回華國那麼多年,身邊從沒有女伴。無論是活動還是宴會,他向來都是形隻影單。

而今晚,司夜寒自己的宴會,卻帶著蘇憐兒出席,還親自來接送,這行為和公開關係已經沒什麼區別了。

所以現在問題只剩下,這兩個明明應該沒有任何關係的人,到底是什麼時候在一起的?

而且更重要的是,蘇憐兒不是明明喜歡司風嵐喜歡的死去活來麼?怎麼會突然轉移了物件,關鍵是這新物件還是司風嵐的堂叔?

饒是見過無數大風大浪的蘇彥欽此時都是有些跟不上節奏,不由看向身邊的蘇憐兒,希望她給一個答案。

而蘇憐兒:“……”

糟糕。

她突然發現,她好像還沒有和司夜寒統一過口徑他們是怎麼“好”上的。

她大腦正飛速運轉,但沒想到旁邊的司夜寒倒是淡定開口。

“也就是最近的事。”

“最近?”蘇彥欽被這個敷衍的回答給氣笑了,“行啊,那你們動作倒是很快。不過司夜寒,別怪我沒提醒你,我妹妹可還是你那個白痴侄子司風嵐的未婚妻。”

蘇彥欽是真覺得荒唐。

雖然他很看不上司風嵐這個草包,但蘇憐兒和他有婚約這也是事實。司夜寒作為司風嵐的堂叔,直接帶著蘇憐兒拋頭露面,怎麼看都不合適。

對於蘇彥欽的質疑,司夜寒依舊很淡定。

“婚約而已,退了就是。”他微微挑眉看向蘇彥欽,“難不成,你還真想把你妹妹嫁給司風嵐那個草包?”

蘇彥欽:“……”

說實話,他不想。

如果是以前,蘇憐兒愛嫁給誰就嫁給誰,他才懶得管。

可隨著最近他對蘇憐兒好感提升,他再看司風嵐,可就哪哪都看不上眼了。

似乎是看出蘇彥欽的猶豫,司夜寒趁熱打鐵道:“你仔細想想,我當妹夫,怎麼都比司風嵐當妹夫好吧?是不是,二哥?”

司夜寒最後這一聲“二哥”,直接讓蘇彥欽虎軀一震!

的確,司夜寒無論是看臉還是看本事,都比司風嵐好上千萬倍。

更重要的是,如果司夜寒和蘇憐兒真結婚了,司夜寒以後就是他的妹夫,見了他就得喊哥!

想到這,蘇彥欽突然覺得,蘇憐兒和司夜寒在一起,好像也不是不可以。

但心裡或多或少還是有些膈應,他忍不住抬頭看向蘇憐兒,沉聲問道:“憐兒,你覺得,是我厲害,還是司夜寒厲害。”

一直被夾在中間努力降低存在感的蘇憐兒:“?”

她懵逼的抬頭看向蘇彥欽,一下子沒反應過來,“什麼?”

“我剛問你。”蘇彥欽耐心的重複道,“我和司夜寒,誰比較厲害比較聰明比較帥?”

蘇憐兒:“???”

不是。

這是個什麼小學雞問題?

她錯愕的看著蘇彥欽,卻發現蘇彥欽滿臉嚴肅,似乎她的這個答案對他來說非常重要一樣。

蘇憐兒這才後知後覺突然想起來什麼——

等等。

《霸道司少的小嬌妻》裡是不是曾經提到過一句,蘇彥欽對司夜寒非常在意,無形之間已經將司夜寒當做了自己的假想敵,四處比較。

蘇憐兒:“!”

失策!

太失策了!

她當初答應司夜寒合作的時候,只是想著擺脫司風嵐和掙點小錢錢做起始資金。

可沒想到,招惹了司夜寒,卻是有風險得罪蘇彥欽這尊真正的財神啊!

再看蘇彥欽現在這個問題,簡直就是一道送命題!

蘇憐兒絲毫不懷疑,自己如果現在回答的不好,蘇彥欽對自己的好感度會直接重新跌回0!

不!

她才不要重新變成窮鬼!

想到這,蘇憐兒的小腦瓜飛速運轉起來,與此同時,她的演技也在瞬間加滿——

“哥哥。”她秀眉微蹙,似乎是不太高興的看了一眼蘇彥欽,“你這個問題,我不想回答。”

不想回答?

蘇彥欽眸色微沉,眼底閃過危險的光,“為什麼?”

難道蘇憐兒是覺得司夜寒比他厲害,但卻又不敢直接那麼回答,所以才說不想回答?

想到這個可能,蘇彥欽的臉色更陰霾,可不想就看見眼前的女孩氣鼓鼓的開口。

“因為我雖然喜歡司夜寒,但我早就說過了,哥哥你是全世界最好的人!所以就算是司夜寒,也根本不配和你放在一起比較!”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