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你看仔細我是誰

蘇憐兒和司夜寒剛才的那一場互動,被四周宴會的不少客人看在眼裡。

大家聽不清他們到底在說什麼,只是看見他們倆個人貼著臉在那說話,那親密程度,一看就關係不一般。

不少賓客的表情都微妙起來,紛紛竊竊私語——

“剛才那是司夜寒和蘇憐兒?這是什麼情況?我記得蘇憐兒不是司風嵐的未婚妻麼?怎麼和司夜寒那麼親密?”

“誰知道呢。我以前聽說是司風嵐不喜歡自己這個未婚妻,可今天看來,怎麼好像是蘇憐兒不想要司風嵐,和司夜寒好上了?”

“不過也不意外吧,司夜寒的確是比司風嵐更厲害。我如果是蘇憐兒或者蘇家,我也選司夜寒吧。”

“噓,你們快別說了,司風嵐就在旁邊呢。”

大家原本正在津津有味的八卦,但突然注意到旁邊的司風嵐,他們這才收斂了起來,趕緊故作無事的散開了。

可哪怕如此,他們剛才那些議論聲,還是都一個字不落的傳進了司風嵐的耳朵裡。

司風嵐頓時只覺得臉上火辣辣的疼。

如果說他剛才還對蘇憐兒的話存在懷疑的話,剛才的那一幕,卻是徹底的打了他的臉——

蘇憐兒真的和司夜寒在一起了。

而司夜寒這個魔鬼,竟然真的喜歡蘇憐兒!?

想明白這一切,司風嵐只覺得心裡頭好像有一股氣被憋住一樣,讓人說不出的惱怒——

從小到大,他一直以為只有他看不上蘇憐兒的份,可他做夢都沒想到,有一天會是蘇憐兒先丟下他,另尋新歡!

更沒想到,她找的人,竟然還是他最害怕也最討厭的司夜寒!

想到剛才女孩踮起腳尖,對著男人輕笑的樣子,他只覺得一股血湧上心頭,手上不自覺的用力——

嘩啦!

瞬間,他手裡的玻璃杯都直接被捏碎,殷紅的紅酒灑落,似乎還混雜了血跡。

可司風嵐都顧不得。

“蘇憐兒……”他只是恨恨的咬牙,從牙縫裡喊出那兩個名字,“司夜寒……”

……

司風嵐和蘇憐兒的事,迅速的在宴會上傳開了。

自然也是傳到了蘇彥欽耳朵裡。

大家拿這個事問蘇彥欽的時候,都是帶著試探,想確認蘇家是不是真的放棄司風嵐,改選了司夜寒。

畢竟這可是個大風向,這些人精一般的人自然得有所準備。

而蘇彥欽卻只是面帶微笑,不露聲色的將這些打聽的人都打發回去了。

等打發完這些人,他臉上的笑容才退去,露出一絲不悅來。

他的確承認,司夜寒怎麼看都比司風嵐好一些,但他還是有些不爽蘇憐兒和司夜寒今天在宴會上的舉動——

這蘇憐兒和司風嵐的婚約還沒解除呢,兩個人就在大庭廣眾卿卿我我的,成何體統!

想到這,他冷冷問身邊的助理,“蘇憐兒呢。”

助理立刻回答:“大小姐好像去休息區休息了。”

蘇彥欽立刻放下手裡的酒杯,朝著旁邊的休息室走去。

……

另一邊的蘇憐兒,在和司夜寒進行“親密貼臉對話”後,她就知道自己今天的任務完成了。

不出意外,過幾天華國豪門圈內都會知道她和司夜寒“非同一般”的關係。

雖然不是板上釘釘,但作為一個預熱卻也已經非常合適了。

就等著看到時候司家還有她那個渣男老爹的反應吧。

既然完成了任務,蘇憐兒也就懶得在宴會待著了,直接到旁邊的室內休息室裡休息。

大家都在忙著應酬,所以休息室裡空蕩蕩的。

蘇憐兒懶洋洋靠在沙發上,打著哈欠正準備眯一會兒,不想抬頭就看見蘇彥欽臉色陰霾的走進來。

蘇憐兒心裡有種不好的預感。

果不其然,只見蘇彥欽走到她面前,冷冷開口:“蘇憐兒,你剛才和司夜寒在幹什麼。”

蘇憐兒心裡咯噔一聲——

糟了。

她差點忘了,蘇彥欽也還在這宴會上呢。他肯定也是聽說她剛才和司夜寒的“親密舉動”了。

看過小說的蘇憐兒知道,她這五個哥哥里,不同於三哥、四哥和五哥的桀驁不羈,大哥和二哥其實骨子裡還是比較傳統的,所以這才來教育她這個妹妹。

但到底身經百戰的白蓮花精,蘇憐兒心裡迅速有了應對之策——

只見她抬起頭,一雙大眼睛裡已經瞬間染上了醉意朦朧。

“嗝。”她打了個可愛的酒嗝,看著眼前的蘇彥欽,迷茫的歪了歪腦袋,“你是誰呀。”

蘇彥欽原本是來興師問罪的,不想卻看見蘇憐兒這個模樣。

聞到鼻尖淡淡的酒氣,他頓時皺眉,“你喝醉了?”

他記得他這個妹妹的確是酒量不好,以前還在宴會上喝醉了酒,就會抓著司風嵐又是哭又是喊又是親的,將他們蘇家的臉都丟盡了。

所以她今天又是喝醉了?

“我才沒醉。”蘇憐兒聽見蘇彥欽的話,卻是氣鼓鼓的鼓起臉,一邊皺眉看著他,繼續問,“你還沒回答我,你是誰啊。”

蘇彥欽聽見這話直接氣笑了。

“還說沒喝醉,連我都不認識了。”他俯身,冷笑的看著眼前醉醺醺的女孩,“你再仔細看看,我是誰。”

蘇彥欽這話明顯是帶了幾分不悅的,可沒想到眼前的蘇憐兒聽了他的話,竟然真的瞪大眼睛,死死盯著他。

那帶著幾分醉意朦朧的眼睛放肆的上下打量著蘇彥欽,繞是蘇彥欽,都被看的有些不好意思了。

“你……”他皺眉,剛想說什麼,但沒想到眼前的蘇憐兒卻是突然一拍手,露出歡喜的表情。

“我知道了!”只聽見她興高采烈的開口,“你長那麼好看,你是神仙哥哥對不對?”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