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壯的跟牛一樣

卡車開了很久,才終於停下來。

後箱門開啟,那個矮個男人很快過來拽著蘇憐兒和方子瑜下車。

蘇憐兒抬頭,就看見他們現在所在的地方看起來好像是一個廢棄的工廠,矮個男人將她們兩個丟進工廠的一個房間後,又派了兩個黑衣男人來看守她們。

“怎麼有兩個?”新來的黑衣男人看見蘇憐兒和方子瑜不由皺眉,“蘇祁遠不就一個同父同母的妹妹麼?”

“有一個是順帶的,也不知道到底哪個是妹妹。”矮個男人回答,“但先不管了,你們先把人看住了,等到時候我們拿到蘇祁遠妹妹的照片,就知道哪個是真的了。”

吩咐完之後,矮個男人就匆匆趕走了,就剩下兩個黑衣男人看守蘇憐兒和方子瑜。

很顯然,新來的兩個黑衣男人根本不把蘇憐兒和方子瑜兩個被捆住了手腳的姑娘放在眼裡,把她們兩個人丟在房間角落裡之後,他們就自顧自的喝酒打牌起來。

看他們沒多餘的動作,蘇憐兒這邊也是偷偷鬆了口氣。

她不露聲色的挪動著身體,靠到房間的窗戶旁,閉上眼靜靜的聽外面的動靜。

她在等蘇祁遠的人。

這群綁匪雖然看著像亡命之徒,但光是連蘇祁遠的妹妹長相都不確定這一點看來,就知道不是什麼特別有組織的團伙,腦子估計也一般般。

就這種角色,蘇祁遠那邊肯定會很快得到訊息過來。

所以她在等待。

大概過去了兩個小時,蘇憐兒終於聽見窗外傳來了一陣類似於打鬥的聲音。

蘇憐兒猛地睜開眼。

來了!

她迅速抬頭,就看見看守她跟方子瑜的兩個黑衣男人因為在忙著打牌,根本都沒注意到窗外的動靜。

這是個機會——

她必須要在這黑衣男人反應過來、帶她們轉移之前,搶得先機,這樣才能保證她們能安全的被救下。

不然到時候就算蘇祁遠的人來了,萬一這些綁匪弄個魚死網破,她們還是會有一定的危險。

想到這,蘇憐兒突然柔弱的咳嗽起來。

“咳咳,兩位大哥。”她抬頭,楚楚可憐的看著那兩個打牌的黑衣人開口,“我口好渴,你們能不能給我一點水喝。”

蘇憐兒到底是個漂亮姑娘,又那麼楚楚可憐的請求,那兩個黑衣人也不好拒絕,其中一個黑衣人拿起桌上的水瓶走過來。

而這邊的方子瑜看見蘇憐兒又是這一副柔柔弱弱的樣子,忍不住啐了一口罵道:“蘇憐兒,你可真是不要臉,對這種下三濫的人也都可以低聲下氣,你們蘇家的臉真是被你給丟盡了!”

方子瑜刻薄蘇憐兒已經成了她基因裡的本能,哪怕是現在這種危機的情況也不例外,反而是她發洩恐懼的方法。

可她卻是沒注意到她這句話不僅罵了蘇憐兒,還將旁邊的黑衣男人也罵進去了。

那送水的黑衣男人臉色一沉,二話不說就狠狠給了方子瑜一個巴掌。

“臭娘們,你說誰下三濫呢!”那黑衣男人罵道,“我最煩你們這種含著金湯匙出生的賤人!不就家裡有幾個錢,還真當自己高人一等了!”

那黑衣男人越說越氣,直接就對著方子瑜拳打腳踢。

最後還是另外一個男人看不下去,皺眉道:“行了,別把人打死了,老大那不好交代。”

聽見同伴這話,那個黑衣男人才罵罵咧咧的停下手。

他正準備回座位,可沒想到剛轉身,就聽見了窗外傳來的騷動。

他頓時臉色一變。

“等等,外面什麼動靜?”

他迅速的想要出去檢視,可不想就在這個時候——

原本坐在地上柔柔弱弱的蘇憐兒猛地站起身。

嘩啦!

與此同時,她手上和腳上的麻繩全部裂開。

明明是那麼粗的麻繩,在她面前卻好像跟牛皮筋一樣輕輕鬆鬆就被斷開。

緊接著,她二話不說就一個抬腿。

砰!

修長漂亮的腿從裙襬下飛起,一腳踹在那個揍方子瑜的黑衣男人身上。

蘇憐兒的這一踹毫無技術可言,可卻帶著巨大的衝擊力,那個黑衣男人還來不及反應,就感到胸口一陣可怕的力道傳來。

轟!

瞬間他整個人都飛起來,重重的砸在牆壁上。

“噗!”

牆上直接被砸出一個窟窿,男人一口鮮血噴出,瞬間就眼前一黑,失去了知覺。

“你!”旁邊另外那個黑衣男人看見眼前的這一幕也是傻眼了,迅速的就想去拿桌上的槍。

可蘇憐兒的動作卻是更快。

房間不大,她一個健步過去,對著桌子就是一掌。

砰!

放著酒和牌的桌子瞬間應聲裂開。

嘩啦啦!

酒瓶和槍支都掉在地上,稀里嘩啦碎了一地。而那黑衣人還來不及震驚,就看見蘇憐兒猛地過來,蹲下身,一把抓住他的腿和胳膊。

緊接著,她竟然生生的將他給橫著舉起了起來!

是的。

那麼一個人高馬大的男人,足足比蘇憐兒高出兩個頭,可竟然就被蘇憐兒給這樣橫著舉了起來!

“你……你幹什麼!”那男人也嚇瘋了,趕緊想掙扎,可蘇憐兒直接就將他往前輕輕巧巧的一丟!

190公分的大男人,少說體重也有一百六十斤,可在蘇憐兒的手裡,就好像一個布偶一樣被丟了出去。

砰!

男人直接被丟在牆上,一聲巨響,牆上又是一個巨大的窟窿。

男人也瞬間昏死過去,渾身是血。

做完這一切,蘇憐兒才鬆了口氣。

她轉過頭,就看見已經被嚇得臉色慘白、一句話都說不出來的方子瑜。

“你……你……”方子瑜眼睛瞪得滾圓,指著蘇憐兒的鼻子,“你”了個半天,卻是說不出一個字來。

此時的方子瑜是真的被嚇瘋了。

蘇憐兒竟然就這樣徒手將兩個壯漢給打趴了!

徒手!

這是什麼可怕的力氣!

而蘇憐兒這一邊卻是一臉淡定。

她走到方子瑜身邊,輕輕巧巧的用一根手指頭斷開了她手腳的麻繩,淡淡開口。

“方子瑜,今天算是我給你上一課。”她神色淡漠,“以後記住,除非你有絕對的把握打到對方,不然就不要那麼嘴賤的去挑釁別人。”

方子瑜眼睛瞪的更圓,顫抖著嘴唇剛想說什麼,可不想這時候——

砰!

房門突然被人一腳踹開。

“憐兒!”

一行人衝進來。

只見走在最前面的便是一身黑衣的蘇祁遠,而讓人詫異的是,後面竟然還跟著司夜寒和司風嵐。

“風嵐哥哥!”方子瑜在看見司風嵐的剎那,簡直宛若看見了主心骨,幾乎都要哭出來。

她起身就想撲到司風嵐懷抱裡,可不想旁邊的蘇憐兒的動作卻是更快——

“哥哥!”

只見蘇憐兒驚喜的大喊了一聲,整個人直接撲進了蘇祁遠的懷裡。

“哥哥你可算來了!”只見此時的蘇憐兒哪裡還有剛才的虎虎生威,蒼白柔弱的小臉上早就已經滿是淚水,漂亮的眼睛裡更滿是害怕和驚懼,“你知不知道那些綁匪好可怕!我都快嚇死了!”

看見眼前的蘇憐兒安然無恙,蘇祁遠明顯的是鬆了口氣。

蘇憐兒被抓的瞬間,蘇祁遠那邊就得到了訊息。

他立刻反應過來,這次對蘇憐兒下手的是他之前剿滅的一個團伙的餘孽。

不是什麼厲害的團伙,這次也是瞎貓碰見死耗子,才抓著了蘇憐兒。

但偏偏就是這種亡命之徒,有時候做出來的事更瘋狂可怕。

於是蘇祁遠不敢耽擱,立刻調查到這群餘孽的藏身之地,帶人過來,三下五下就解決了這群人。

幸好,蘇憐兒也沒有受到什麼傷害。

“別怕。”

蘇祁遠輕輕拍了拍蘇憐兒的肩膀,抬起頭,這才看見暈倒在地上、渾身是血的那兩個綁匪。

他這才愣住了。

“這是……”

他還沒來得及震驚這是怎麼回事,就看見眼前的蘇憐兒抬起頭,一臉激動的開口。

“大哥,這些綁匪都是子瑜打到的!”只見她眼睛亮晶晶的,眼底滿是崇拜,“你知道麼,她真的好厲害,力氣特別大,一下子就把那群綁匪給打到了,簡直壯的跟頭牛一樣!”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