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討回公道

接下來的幾天,蘇憐兒一直在家裡待著。

雖然蘇憐兒再三表達自己沒有受到什麼驚嚇,但蘇祁遠還是幫她跟學校請了一個禮拜的假,在家裡休養。

在家休養不能出門雖然有些無聊,但每天能玩玩電腦手機還不算太難過。

蘇憐兒還順便在家裡練習了一下她【凌波微步】的新技能。

蘇憐兒這一邊高高興興的,而另一邊的方子瑜,卻是過得痛不欲生。

她被帶回方家後的第二天,蘇祁遠就上門了。

浩浩蕩蕩的帶了一大堆禮物,親自跟方家登門表達感謝。

這一陣仗,立刻讓蘇憐兒和方子瑜被綁架的事在整個s市傳開了。

於是所有人都知道,蘇憐兒和方子瑜被人綁架,危機關頭,是方子瑜力大無窮,徒手摔了兩個壯漢。

這簡直讓方子瑜氣得要吐血。

她瘋了一樣的跟人解釋自己真的沒有那麼大的力氣,都是蘇憐兒做的,可每個人都是用有點害怕又有點崇拜的表情告訴她:別謙虛,女孩子力氣大不是錯,能保護自己就好了。

方子瑜氣得直接病了。

這天她病懨懨的在家裡休息,沒想到傭人突然過來,說蘇輕輕來看她了。

“蘇輕輕?”方子瑜皺眉,不知道想到什麼,眼神有點微妙,但還是開口,“讓她進來吧。”

穿著白色連衣裙的蘇輕輕很快進來。

“子瑜……”蘇輕輕一看見病床上的方子瑜就紅了眼眶,可不想方子瑜卻只是冷冷開口。

“你來幹什麼,來看我還活著麼?”

方子瑜現在對蘇輕輕自然是沒什麼好臉色。

畢竟她那天回家之後就問了家裡人,蘇輕輕逃走之後並沒有聯絡方家人,方家人最後還是因為司風嵐打電話,才知道方子瑜被綁架的事。

這就讓方子瑜很不高興了。

她想到蘇憐兒的話。難道說這蘇輕輕,真的不顧她死活,逃跑之後為她求救都不求救麼?

想到這方子瑜對蘇輕輕不自覺的就冷淡下來,可蘇輕輕卻好像沒注意到她的冷淡一樣,只是上前一把抱住她,哭的上氣不接下氣。

“子瑜,我對不起你!那天我跑走之後本來想打電話找方家人求救的,可我的手機卻是在逃跑的時候丟在樹林了!我怎麼都找不到手機,只能瘋了一樣的朝著馬路上跑。我跑了好久才終於找到一輛車願意送我回市區,我一回來就來方家找人,想幫你求救,可我終歸還是太遲了,我到方家的時候,就看見你爸爸媽媽已經接你回來……”

方子瑜聽見這話不由一愣,她低頭,這才注意到蘇憐兒露出來的胳膊和小腿上,都是紅色的劃痕,很顯然是那一晚在樹林裡奔跑被樹枝給劃破的。

所以她說的是真的?

她真的是丟了手機才沒求救?

方子瑜本來心裡也是傾向相信蘇輕輕的,再加上蘇輕輕的眼淚攻勢,她最後還是心軟了。

“行了。”她拍了拍蘇輕輕安慰,“大家不都平安無事麼,這樣就很好了。”

蘇輕輕趴在她肩膀上輕輕啜泣,可在方子瑜看不見的地方,她眼底卻是閃過濃烈的怨毒。

是啊。

所有人都平安無事,無論是她,方子瑜,還是蘇憐兒。

多可惜啊。

如果方子瑜和蘇憐兒能有事,該有多好啊……

……

蘇輕輕好不容易哄完了方子瑜,才回到自己和蘇傲恆居住的酒店。

可沒想到她一回到套房就見到了蘇傲恆。

蘇傲恆這段時間很忙。

蘇傲恆透過和白輕月的婚姻,繼承了白家龐大的財產,每個公司都有專業的經理人在打理,所以就算他什麼都不做,只是拿著股份也能過的非常富裕。

但偏偏蘇傲恆還是個不甘心的,他一心想證明自己的能力,所以這些年總是想要對白家的企業進行各種改革和創新。

只不過他那些所謂的改革,到底是在讓白家的企業進步還是增加麻煩,就很難說了。

比如這幾天,蘇傲恆趁著回國,就又開始折騰什麼投資新的度假村,一直忙的腳不著地,也是好幾天沒見到蘇輕輕了了。

“輕輕你回來了。”蘇傲恆看見蘇輕輕立刻露出了慈父的笑容,正準備拿出新買的禮物送給蘇輕輕,可不想剛走近,他就看見了蘇輕輕胳膊上的血痕。

他臉色頓時一變。

“輕輕,你身上這些傷怎麼回事!”

因為這幾天蘇傲恆不在,所以他還不知道蘇憐兒和蘇輕輕被綁架的事。

“爸爸,我……”蘇輕輕低下頭去,淚水在眼眶打轉,這才將前幾天自己差點被綁架的事給說了。

只是她隻字不提自己提前逃跑的事,只是說得好像自己也被那群黑衣人綁走了,受了很多苦一般。

蘇傲恆聽的又是心疼又是勃然大怒。

“這個蘇祁遠!”他一巴掌狠狠拍在桌上,“我早就跟他說過不要去做什麼僱傭兵!這是把我們一家人都放在危險中!他連累自己那幾個兄弟和蘇憐兒也就算了,如果拖累了我和你還有你母親可怎麼辦!”

蘇傲恆越想越生氣,猛地起身。

“不行,這一次我一定要去好好訓訓這個蘇祁遠!讓他給你一個交代!”

說著蘇傲恆就拉著蘇輕輕下樓,準備回蘇家找蘇祁遠討個公道。

可沒想到他們父女倆剛來到酒店樓下,蘇傲恆就突然被叫住了。

“老蘇!”

蘇傲恆轉頭,就看見一個大腹便便的男人滿臉堆笑的走過來。

“老錢。”蘇傲恆一愣,也立刻露出笑來,“你怎麼在這。”

眼前這男人叫錢恆,是蘇傲恒生意上的一個合作伙伴。

“我剛好有個飯局在這個酒店。”錢總熟稔的拍了拍蘇傲恆,湊過來擠眉弄眼道,“倒是你,太見外了吧,和司家的婚約有變都不告訴我,這可是不把我當朋友了。”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